信師信法 沒有過不去的坎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八日】我是一九九七年有幸得法的老年大法弟子。得法前由於體弱多病,平時走路都很困難,甚至多站幾分鐘,就難以邁步。修煉後沒多久,我身上所有的病痛全都消失了,感到一身輕,身體非常舒服。

為了讓更多的有緣人得法,我們在附近的小花園增加了煉功點,在我們家還成立了學法小組,煉功的人越來越多。

九九年七二零之後,江氏集團開始瘋狂的、鋪天蓋地的造謠、誣陷、打壓,不准我們煉功。當時的確很緊張,好像空氣都凝固了,但我們沒被嚇倒,堅持繼續不斷的在家煉功學法。見證了大法的殊勝、威德及美好的修煉人,怎會放棄這萬古機緣呢?

一、信師信法,否定舊勢力的安排

記的去年九月的一個晚上,我夢見和老伴、姪子坐在一方桌邊,三人一人一方。突然間一特大的屋基石從我的腦後飛過落到桌子上,好像我的後腦被輕輕的擦了一下,雖然是輕輕擦了一下,當時好像傷的很厲害,非常危險,要我醫治,我想我是有師父管的,我便喊師父救我,便看見一個金碧輝煌的屋子,裏面有不少金色的東西,但當我準備好好看清楚時就醒了。沒過幾天,正好是九月十五晚上八點鐘,我的牙突然出血不止,先是用碗接,後用盆子接,衛生紙都用了一卷多。當時雖然有些頭脹、背脹,耳朵也嗡嗡作響,自己還能挺的住。老伴有點穩不住了說:上醫院吧?我堅決回答說:「不!」也沒害怕,腦子裏想的是師父的法:「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師徒恩》)。正念正行,全盤否定舊勢力的安排,師父不承認,我們也不承認,我有漏你舊勢力也不配迫害,同時嚴格向內找。在這期間老伴求師父救弟子後,大概有半個小時沒流血,我便甜甜的睡了半個小時。之後又被流血驚醒,我便跪在師父的法像前求師父保護,弟子始終只走師父安排的路,徹底否定舊勢力安排的迫害,沒有做好一定要做好,決不能讓舊宇宙的生命再鑽空子,堅修大法緊隨師,完成史前大願。同時我找到了自己的漏洞──不修口,之後再沒流血了。整整流了八個鐘頭。我睡了幾個小時起來後,老伴要我休息,一切事情由他去做。我沒有那樣,照樣做著該做的事情,精神也很好,而且臉的氣色依舊,白裏透紅。要是一個不修煉的常人,後果可想而知了。

有一次我拉肚子,五六天不想吃東西,精神還頂的住,對面鄰居見我瘦的很厲害,說年輕人都受不了,勸我上醫院,我說沒關係。我知道這是好事,是師父為弟子清理身體,消業哪有不痛苦的,哪有舒舒服服長功的?到了第六天就好了,也想吃東西了。在這期間雖然沒勁,我也照常煉功,只是分開著煉。有時突然間就這裏痛哪裏痛,我不把它放在心上,很快就會好,哪怕晚上高燒,一身疼痛,早上起來甚麼事都沒了。悟到一念之差確實很重要的法理,業來時不把它當病就能坦然度過。

有一次老伴腳腫痛,五天四晚沒上床,因移動不得,移動一下就鑽心的痛,就坐在沙發上學法,睏了就靠在沙發上睡一睡。師父說:「這都是你自己的難,我們為了提高你的心性而利用了它,都能讓你過的去。只要你提高心性,就能過的去,就怕你自己不想過,想過就能過的去。」(《轉法輪》)。老伴通過學法向內找,找到了自己的執著,心性提高上去了,很快就好了。好了之後整個腳都脫了一層皮。只有信師信法,就沒有過不去的關。

二、難忍能忍,難行能行

迫害初期,由於明慧資料來源困難,一份資料要傳著看,很寶貴。一同修資料拿過去兩三天了沒見拿來,我有點著急,想把資料拿過來,打電話催了這位同修。同修很不高興的把資料送來了,並說了一些氣話。當時我表面上是忍了,但沒做到真正的忍,心裏很難受,放不下。心想:「為大夥跑腿、聯繫,反倒對我這個樣子。」動的是人念。那幾天真的很魔心。晚上做夢,夢見一個院子裏有不少同修,只見一年輕男同修匆匆走在前面,有個同修走第二,我也跟在其後。只見年輕同修上到一鍋爐台上,突然迅速頭朝下往鍋爐栽下去了,見第二個同修也下去了,不管溫度多高,我也沒害怕進去了。出來後又到了原來的院子裏,同修個個都是乾乾淨淨的,只有自己手裏有黑。醒來後馬上悟到是師父點化我沒有修好,沒做到忍,有漏。修煉人遇到甚麼事都要向內找,處處事事都要用大法的標準要求自己,多為別人著想。心結解開了,不好的念頭沒有了,主動和同修聯繫,我們之間又融洽了。

在修煉路上遇到的第一關便是我非常孝順的女兒病逝,對我打擊很大,我非常痛心。要不是修煉了,我真是活不了了。難過時儘量排斥,背師父的法:「人各有命」「執著於親情,必為其所累、所纏、所魔,抓其情絲攪擾一生,年歲一過,悔已晚也。」(《精進要旨》)因此在女兒安葬的第二天,我便去參加聽師父的講話錄像,回來打坐一下就延長到一個小時,而以前只能坐三、四十分鐘,我悟到這是師父對我的鼓勵和加持。

開始走入修煉時,心性關開始過的很痛苦。一次與老伴爭吵時,他還打傷了我的肩膀,我也沒有守住心性,更談不上忍。過後痛苦的跪在師父的法像前痛哭流淚,這一關根本沒有過,很是後悔。以後隨著學法的深入,知道忍是提高心性的關鍵。師父說:「因為矛盾產生的時候,會突然間出現,可是卻不是偶然存在的,那是為了提高你的心性的。你只要把你當作煉功人,你就能夠把它處理好。」「所以你遇到甚麼矛盾,我說就是要使你本身黑色物質轉化成白色物質,轉化成德。」(《轉法輪》)所以忍是關鍵,一個修煉的人必須要做到真正的忍。以後發生矛盾時,我都能用煉功人的標準要求自己,即使偶爾沒做到,能馬上悟到今天的功白煉了,知道提高心性才能長功的法理,所以修煉必須做到忍。

平時在日常生活中,按大法的標準要求自己,言談舉止時時都不忘自己是個修煉的人,在常人面前都得表現出堂堂正正大法弟子的風貌,使人們能夠對大法有個很好的印象。但還是有沒修好的地方,有很多沒修好的執著心,比如爭鬥心,不能寬容善待別人的心,以及情等,都隱藏的很深,表面上還難以發現。一天晚上,我夢見我走在街上,忽然看見我老伴正與一個我平時對她有成見的人在一起進餐,我沒想我是修煉的人,隨手拿起一隻碗,氣憤的砸過去,雖沒砸著,過後也很後悔。不一會我好像在往天上飛,飛著飛著,突然間向下輕飄飄的降了下來,在月光下的一個村莊,黑色的瓦屋就展現在眼下。驚醒後知道自己沒修好,掉下來了。「心性多高功多高」(《轉法輪》)。師父講的法我沒做到,真的好好反省自己了。只有把所有的執著心都去掉,才能達到一個修煉人的標準。感謝師父的苦心救度,慈悲點化。

三、講真相救眾生 堂堂正正證實法

迫害當初,由於邪惡的宣傳,使的人們中毒很深,加之幾十年的洗腦控制,人們不明真相,對我們不理解,那個緊張成度真是無法形容。有位剛剛得法的老年同修,家裏人聽了邪惡的宣傳,怕受株連,怕受影響,逼迫她不准煉功。這位老年同修非常堅定,但沒甚麼文化,又講不出甚麼話來,覺的說服不了她的子女,壓力非常大。我們商量後決定由我出面去找她女兒談談。我去她家後向她女兒講了大法真相說:「我們師父要求我們只做好人,更好的人,不做壞事。你媽有病,通過煉功很快都好了,每天勁鼓鼓的忙家務,把家裏安排的舒舒服服,不用你操心。你媽的為人處事你是清楚的,煉功決不會給你們帶來不好的事情,只會給你們帶來福報。」她女兒沒多講甚麼了。為了把事情進一步辦妥,我還去了她女兒的領導家(也是我的熟人),給她講了大法的美好,要她幫幫同修的女兒做做工作。她不但答應了,還說等退休後和我們一起煉。從此,同修的環境寬鬆了,後來她的子女們都三退了。

迫害剛開始時,我們這裏沒有甚麼真相資料,有同修用絲綢製作了一些「法輪大法好」的橫幅,我和同修拿了幾個。晚飯後我與老伴帶著去體育中心散步。見天黑人少,立即從衣袋裏掏出橫幅掛到樹上。第一次走出去,有點緊張、害怕,急忙攔了一輛客的,轉了一大圈才回家。那天正好是聖誕節,才發現慌忙中將自己的小絲巾也甩出去了,想起來真是好笑。

隨著正法進程的推進,學法的深入和心性的提高,現在我們講真相、發資料也沒甚麼可怕的了,堂堂正正的走出去,利用所有的機會去拜訪老同學、老同事、老街坊、老鄰居,一家家一個個講真相,勸三退。記的有一次去菜市場,遇到很久以前在一個大院住過的國安頭子,此人迫害法輪功很賣力,閒談中他說我倆身體很好。我見機會來了,便告訴他是因為煉法輪功才這樣好的。他聽了竟倒退了兩步說:「你們也煉啊?!」我說:「是啊,這麼好的功法為甚麼不煉呢?」並告訴他煉功人都是善良的好人。不管他有甚麼想法,為了證實法、維護大法,我說了該說的,我想這也許是師父的安排。

我的一個當小學教師的老同學和一個剛認識的醫生,她們三退後立即覺的身上有東西掉了,一身輕鬆。還有一個縫紉店的小燕,三退沒幾天,她丈夫騎摩托車被汽車撞出去很遠,當時真是很嚇人的,卻沒有受傷,他們見到我們後非常感激。我們說:「不要謝我們,是大法師父救了你,就謝師父吧。」

另外還有一位做服裝生意的宋女士,一年後再次相遇時告訴我們,她三退後生意非常紅火。我們也為她高興。

當然與做的好的同修相比還有很大的差距,但我們會在以後的日子勇猛精進,修好自己的同時,做好證實法和救人的事,兌現自己的史前大願。

不妥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明慧網第五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