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籌備神韻晚會過程中的修煉體會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三日】

尊敬的師父,您好!
各位同修,大家好!

一九九九年初,我幸得大法,身心受益匪淺。九年多來,由於自己修煉的不精進,沒有處處嚴格以法要求自己,並珍惜師父所安排的修煉環境,一路走過來都是磕磕絆絆、起伏不定,白白失去了許多修煉的時間與機會。感謝師父慈悲的救度之恩,讓我今天能有這個機緣與同修們在這兒共同切磋。個人層次有限,如有表達不妥之處,請同修們慈悲指正。

二零零八年春季,在同修們的正念正行下,荷蘭舉辦了神韻晚會。當時心中清楚的認識到,準備神韻晚會將是一個去執著心、淨化與提升自我的整體修煉過程。雖然準備的時間較短,但是在這過程中,看大家是否能彼此充份配合,成為一個整體將晚會共同做好,發揮出最大的整體力量。

由於自己的性格與心性問題,我一直都怕和別人接觸,怕發生矛盾,怕麻煩,怕別人誤會我,也怕做不好等等。種種人心,都在干擾著我。因此,我很少與同修們主動的連絡與交流。久而久之,自己的內心深處也一直都認為協調與我並沒有太多的關係,遇事幾乎都是被動的去做,沒有向師尊的要求的那樣,不等不靠,在證實法中堅實的走出自己的路。

在晚會的準備過程中,雖然我也參與了部份協調的工作,但我並沒有很主動、積極的去做協調,承擔起自己應盡的責任。當我在遇到困難與矛盾時,表面上我會儘量忍著,並且平和的去處理或沉默的將部份工作承擔下來;但實際在內心深處卻想:我已經盡力而為了,做不做那是你們自己的問題,我可顧不了那麼多了。其實這種想法還是個只把協調當成工作,又放不下自我的自私心態;我並沒有真正的以一顆純淨、慈悲的善心與同修們一同來證實大法。

雖然我經常和大家一起做證實法的項目,參與講真相的活動,但實質上卻沒有真正的將自己圓容到整體當中,並無條件的與同修們充份配合。當這不正的念頭被暴露出來後,讓我清楚的意識到自己極端的自私與不善。長期以來自己的執著心,不好的觀念與業力已被舊勢力鑽了空子,逐漸將我和同修們隔離開了而自己卻不自覺。

現在我隨時糾正自己不正的念頭,並理解到只有在真正的能放下自我、心性提高上來時,才能夠把自己默默的圓容於整體之內,與同修們一起做好救度眾生的大法項目,達到正法時期大法弟子應有的境界。

晚會演出的那兩天,工作繁忙,在人手不足的情況下,大家壓力都很大。部份學員對工作的安排有許多怨氣與誤解。我心中很清楚,由於自己的執著與不足,某些方面是沒做好,所以也不想再多解釋些甚麼了。但心中總覺的那又不是我一個人的問題,為甚麼全都把矛頭指向我呢?那種委屈與不公平的常人心還是被挑動出來了。

師父在《新加坡法會講法》中曾指出過:「我們往往碰到任何事情的時候都是在向外看,你為甚麼這樣對我?心裏頭有一種不公的感覺,不去想自己,這就是所有生命的一個最大的、致命的障礙。」

的確,我一直不能真正向內找,往往遇到矛盾時,自然而然的都往外看,找別人的不足,有時甚至都會感到不平。久而久之,對同修就有了不正的觀念,再加上自己的正念不足,安逸心重,不願主動找同修及時溝通,彼此間的隔閡也就愈來愈大了,不知不覺就落入了只為做事而做事的漩渦之中,忘了自己是在修煉。

在神韻演出的兩天中,雖然自己認為在許多方面都「忍」下來了,但當時都只是為了顧全大局的常人之忍,並沒有及時用師父的法來衡量自己,深入的向內找,及時把自己的執著心去掉。因此人就處在一種心力交瘁的不好狀態中而無法跳脫出來,最後無可奈何的選擇了逃避。

事後想到師父在《精進要旨》〈何為忍〉中說:「忍是提高心性的關鍵。氣恨、委屈、含淚而忍是常人執著於顧慮心之忍,根本就不產生氣恨,不覺委屈才是修煉者之忍。」

此刻的我覺的是如此的慚愧,在修煉的路上,我並沒有時時刻刻把自己當成一個真正修煉人來看,沒有以修煉人的標準來要求自己,以致修煉數年來仍停留在常人之忍的層次當中。

唯有多學法,放下自我,在矛盾面前嚴格的無條件向內找,就會找到自己的執著,找不到是因為自己內找的力度還不夠。純淨自己的心態,多看別人的長處,當自己心正了,逐漸的自己忍的境界會再提高,才會有更寬容的心胸與同修們配合的更好。

師父在一九九八年《歐洲法會講法》也曾清楚的指出:「那麼發生矛盾的時候要各自向內找自己的原因,不管這件事情怨不怨你。記住我說的話:不管這件事情怨你還是不怨你,你都找自己,你會發現問題。如果這件事情絕對的與你沒有關係,沒有你應該去的心,那麼這件事情就很少會發生在你身上。」

由於我是家中最年幼的,環境寬鬆,求安逸心重,從小到大都不太懂的照顧別人。準備晚會期間,很多事情都沒從整體的角度來衡量,譬如說一些遠道來協助的同修的住宿問題,我就沒有很積極的主動去協調安排好,以致造成部份同修的不便。經由同修們慈悲、善意的指出,讓我理解到自己一定要從舊宇宙的「私」中走出來,用「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標準來要求自己。今後凡事都要先為別人著想,不要只執著於自己。

晚會演出日,也有些同修一到會場就主動詢問能做些甚麼?協調人當時分配給甚麼工作,他們就默默認真的去做,沒有任何怨言,很快的就將事情完成。那時同修們無私的奉獻與寬容無條件的配合,讓我深刻的體會到整體力量的強大,能破除舊勢力的一切間隔,讓大家齊心共同證實大法,完成救度眾生的使命。

由於經常有機會與同修們碰面交流,大家也都認識到神韻能到荷蘭的演出是師父給我們最大的榮耀,也是荷蘭眾生的福氣。最後願每位同修都能珍惜這萬古機緣,抓緊時間,做好三件事,相信在我們大法弟子和諧、慈悲的場中,一定會將各種證實法的項目做好,與救度更多的有緣人。

謝謝師父!
謝謝各位同修!

(二零零八年歐洲法會發言稿)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