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法的需要就是修煉者的選擇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三日】一年半前,由於一次看似偶然的機會,我參與了大紀元的廣告銷售工作。那時我只是準備臨時幫幫忙,結果一做就是一年半。在這裏,我的修煉有了很大的突破,對法的認識也有了很大的提高。那些長期困擾我、使我裹足不前的執著一個個的暴露出來。有些甚至是我一直把它當作我的優點和長處來對待的,有些甚至在我小時候就表現出來了。

我有一些所謂的特點:很固執,喜歡堅持自己的觀點,總想說服別人同意我的看法;好為人師;說話直來直去,直扎人心;遇事好心急,急於求成;情緒易受外界干擾,做好一點就樂,一有麻煩或困難就垂頭喪氣;以我為中心,自以為是,做事不考慮別人的需求,不注意周圍人的反應。

此外,我多少年來都是念書,搞科研,不樂意也不善於與人打交道;而且養成了所謂「嚴謹的科學態度」,一是一,二是二,嚴格按照試驗結果作出結論。我對買進賣出的事反應非常遲鈍,沒有一點經濟頭腦。而銷售要注意客戶的反應,對價格的接受能力等,及時改變自己的策略,頭腦要靈活。具有我這些特點的人,在常人中是不具備做銷售員的素質的,但卻偏偏讓我走入了大紀元的銷售行列。

帶著我的「特點」,我開始拉廣告,可想而知,做成廣告有多難。最初,我都不知道應該怎樣開頭和客戶談。一位同修告訴我幾句話,我把它順手寫在一張紙片上,幾乎有兩個月,每天我拿著這張紙片給客戶打電話。如果客戶問了其它問題,我就不知道怎樣回答了。

想給客戶寫信,結果寫出來的信沒有商業氣息,不能吸引人,根本不像商業信件。有位同修每做完價格單或合同書之類的文件總是讓我先看,但她的理由是只要我這個外行能看懂了,其他客戶就都能看懂了。

對銷售一竅不通的我沒有了好為人師的資本。幾乎每一步都要向別人請教。看著別的同修不斷有大廣告拉進來,而我只能做做分類小廣告而已。心裏非常不平衡:奮鬥多年,還拿到個博士學位,難道就為每天打電話給客戶重複那幾句相同的話嗎?

所有這些都不斷的衝擊著我的那顆虛榮心,爭強好勝的心和做事追求完美的心。有一段時間我覺的沒法做下去了,我實在不是做銷售的料。

與此同時,為了打垮我的意志,舊勢力又在最能牽動我的心的那個執著上下手了。就在我開始做廣告的第二個月,就在我女兒身上不斷發生著一件件出乎意料的事情。每天,那些個執著揪著我的心,真是剜心透骨的痛,讓我沒有心情去給客戶打電話。這一件件事,一個個難,所有執著加在一起向我壓下來。舊勢力的目地就是想要把我壓垮。

幸虧生命中還有著一種堅韌不拔的意志在支撐著我,讓我沒有選擇放棄。我在心裏默默的對師父說:沒問題,師父,我行。這段路我能走過來。每天,我對自己說:別趴著,沒甚麼了不得的。就這樣,我堅持給客戶打電話。奇怪的是,打完電話心情就會好起來。

我想,如果我從高層下來時,曾簽下誓約,要在正法的最後時期以為大紀元做廣告的形式參與助師正法,那麼如果舊勢力為了干擾正法,為了給我製造實現誓約的障礙,強加於我那些不適合做銷售的特點。如果我以沒能力、不適合做銷售為理由而離開,那不就是走了舊勢力安排的路了嗎?

我悟到,在常人中,不管你具備甚麼能力,不具備甚麼能力,當正法需要你時,就不應該強調想不想做,能不能做,有沒有條件做。不把個人原因作為選擇的標準。正法的需要就是修煉者的選擇。人中的能力和本事是大法賦予的。無論是參與哪個證實法的項目,還是做負責人、協調人,都包含著在這個環境中有要去執著的因素。不是修煉人為大法做了甚麼,而是師父慈悲為我們創造了各種機會和條件,使得我們能夠修煉,能夠救度眾生。

由從事自然科學的研究到報社的廣告銷售員,看似簡單的過程,這中間必須要去掉很多執著,對我是個心性的考驗。這兩種職業除了專業知識不同外,對人的素質要求也不同,這兩點直接影響廣告的成功與否。大紀元銷售組平時與我有聯繫的幾位同修具備我完全沒有的特點,通過和他們的交往,我認識到了在其它環境中認識不到的執著。有位同修在和我交流時,說我和別人說話時不看對方的眼睛,對別人說的話有時候好像沒有聽見一樣,這是不在意別人的感受的表現。我想,說話不看對方的眼睛是個甚麼執著呢?剛剛這麼一想,就像有人回答似的在腦海中閃現出一句話:沉浸於自我之中。

平時「我」的意見最重要,「我」對法的認識是怎樣的,「我」認為這個事情要這樣做,「我」要告訴你,「我」多忙,「我」做了多少洪法的事。在家庭中那個「我」字就更大了,忽視家庭成員的存在,忽視他們的需求,只強調「我」要學法,不要吵,「我」要煉功,別影響「我」,「我」在打電話,別打擾,等等。

為了這個「我」,做了甚麼要顯示,會有歡喜心。別人不順「我」的意,要生氣,要指責。別人和我的做人風格不一樣,我就覺的這個人怎麼這麼不可思議?做事心急,急於滿足自我成就感。所有這些執著都是為了這個「我」的存在而存在。

回想我平時講真相的方式,完全是站在自己的角度上,把自己想說的告訴對方,滔滔不絕,講的上氣不接下氣,為的是不讓對方有插嘴的機會,以便我把所有的真相一股腦倒給他。我不注意觀察對方的反應,不是根據對方的需要和接受能力去講。常常是並沒把真相講清,對方採取的是不置可否一走了之的態度,或掛電話。而要拉廣告,不僅不能讓他掛掉電話,還要讓他把錢拿出來。這對我的要求顯然是變高了。

後來我努力調整平時習慣的處世方式和思維方式,向有銷售經驗的同修學習;並保留了我說話直的特點,而注意說話的語氣,方式和心態。如何站在聽話人的角度上說,替客戶考慮,贏得客戶的心,這也是作為銷售員所必須具備的特質。當然,還要熟悉常人這個行業的運作方式,特點,具備做這行的能力。我開始注意閱讀人際溝通,市場營銷等方面的資料,參加銷售員培訓,提高自己的業務能力。

師父在《二零零七年紐約法會講法》中告訴我們:「世間的各行各業都是給你提供的修煉場所。」拉廣告的過程中,會接觸到很多各種想法的人。我的修煉在其中經過了三個階段:從很容易被人帶動,到不論客戶說甚麼都不動心,再到努力做到由我來帶動客戶。剛開始,我說話的聲音和心態會隨著客戶而變化。如果他的嗓門大,對大紀元有看法,我就會不知不覺的用同樣大的嗓門,用說服他、壓倒他的心態給他講真相。後來不論客戶是甚麼態度,認同還是反對,想不想做廣告,我都努力保持慈悲祥和的心態,用平和的語氣講話,不被對方帶動。

與此同時,師父也幫我清理掉了身上很多不好的東西。有段時間我的嗓子經常會變啞不能大聲說話。幾次之後,我發現嗓子每啞一次以後,說話的語氣語調都會變的柔和一些。現在打電話時常會有客戶說:哎呀,你的聲音怎麼這麼好聽啊!是我們以前認識嗎?也有人說,「本來不想理你,但我聽你的聲音這麼好聽,就想和你說幾句。」結果我和他聊了二十幾分鐘。

隨著我在修煉中的變化,客戶的反應也在變化著。一個客戶曾經氣呼呼的說:你們的報紙太過份,我絕不會在你們那兒登廣告。幾個月後,我打電話時又碰到她,結果她讓我傳真小廣告定單。現在,我不再是拿起電話直奔主題,說完就掛;而是像朋友一樣與客戶聊聊天,建立良好的關係,贏得客戶的信任。經常會有客戶把他們的私事也告訴我;也有的要看《九評》,要我給他寄「解體黨文化」特刊,還有人要我幫他訂大紀元報紙,或問我怎麼接收和安裝新唐人電視等等;還有人問我在哪裏可以看到《轉法輪》。一個廚師告訴我說,他回國時帶了十幾份大紀元報紙給村裏的人看。越來越多的客戶說,你們大紀元報紙越辦越好啦,我們很愛看。

短短的一年半,修煉的體悟很多,正念也越來越強。我自己也明顯的感到自己從說話到心態都有很大的變化。我驚嘆大法的威力,使我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從一個一竅不通的入門者變成一個成熟的銷售人員。

我體會到,在做證實法的項目中,我們的提高是第一位的。我也認識到,那些所謂的特點,其實是束縛我的一層層人的殼;在拉廣告的過程中,它們一個個的被破掉。感謝同修給予我的幫助,感謝師父給了我這個修煉的機會。

謝謝大家!

(二零零八年歐洲法會發言稿)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