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歐衛事件更廣泛的向政要講真相、救度眾生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三日】

尊敬的師父好!
各位同修好!

我這裏想彙報一下就歐衛事件向政府講真相的一些體會,不足之處,請慈悲指正。

今年六月十六日總部位於巴黎的歐洲衛星公司藉口技術問題關閉了新唐人對中國的播出信號,使廣大的中國民眾失去了唯一的一個可以了解真相的中文電視頻道。我體會到,歐衛事件中,我們要向政府、媒體和社會大面積、深入講真相。

師父在二零零七年《美國首都講法》中說,「其實無論舊勢力怎麼做,在宇宙中的相生相剋的關係中就是這樣,它無論怎麼做都是在替大法弟子做廣告。比如說大法弟子搞的很多項目,邪惡一干擾,正的善的力量也隨之而來。壞人做的甚麼事情都一樣,只要它一抹黑我們,要幹點壞事、搗亂的事的時候,本身就是替我們擴大影響。」

向歐洲議會向政要講真相

五位歐洲議會議員在了解真相後,於九月底共同在歐洲議會裏發起了支持新唐人電視通過歐衛向中國播出的書面聲明。如果有超過半數的歐洲議會議員簽署,就會自動成為歐洲議會決議。我們就拿著這個書面聲明,去向歐洲議會的來自二十七個歐盟成員國的七百多名議員們徵集簽名,並利用這個機會向他們全面講真相。同時把我們向政府講真相的工作拓廣、做開、做大。

從七月份至十月份,我們多次在比利時的布魯塞爾和法國的斯特拉斯堡的歐洲議會所在地講真相。一部份學員在議會大廈外打出橫幅請願,一部份學員進到議會大廈裏面對面向議員們講真相。我們充份利用當前社會上發生的一切來救度眾生;比如大陸的毒奶粉事件,用來揭露中共的新聞和信息封鎖,以及新唐人電視對中國人、歐洲以及世界的重要。

有歐洲議會議員的助手告訴我們,我們針對一個個議員的面對面講真相,是最有效的辦法。由於學員們的努力,很多議員明白了真相,採取各種方式支持新唐人,如有的議員直接給歐衛寫信、發傳真、打電話,要求恢復新唐人對華的播出;有的議員向歐盟委員會提起書面質詢,要求歐盟向歐衛施壓,有的當面向法國部長提出要求,幫助開通新唐人對華播出的信號。有的議員還通過自己的途徑,把事情的真相讓更多的人知道,比如,向媒體發布新聞公告,在自己的網站上撰文等等;有一位歐洲議會議員在還特意冒雨去看望並支持在議會大廈外請願的學員們。

在我們向政要講真相時,歐衛公司也在同時向政要寫信迷惑他們,在證據面前還在抵賴,試圖逃避責任。在正念清除這個事件背後邪惡因素的同時,我們悟到,必須持之以恆、深入細緻的向政要講真相。

這些政要在人中都是精英,鑑於其在常人中的角色,我們講真相做的好,在常人社會中影響面會大;做的不好,影響也會很大。我們應該充份考慮他們的執著和觀念,但不是陷入其中,而是不執著於結果,不帶觀念的、用善心、謙虛的向他們講真相,與他們交朋友,即站在更高境界對法的認識上,去圓容人這一層的理,讓其在我們的慈悲中擺放他們的位置。

目前,雖已有一百四十四位歐洲議會議員簽署聲明支持新唐人。但離需要的人數還差不少,仍需要我們繼續的不抱觀念和執著的深入講真相,需要我們整體的配合。這包括在歐盟外面和平請願的同修,進到歐盟大樓裏面對面給議員講真相的同修,也包括不能親自去的同修的正念對待和支持。

在一起工作、配合中修煉

在安排十月八、九日兩天在布魯塞爾的歐洲議會講真相活動的過程中,我與幾個來自其它國家負責協調的學員商量具體事宜。在討論中,由於缺乏應有的溝通,我很晚才拿到安排,而且我覺的安排不完善。當時我就指出了一位德國的協調同修的不足和導致的問題,馬上,我就收到對方據理力爭的強硬回覆。當時心想,不管如何,我一定得指出對方的問題,這樣才可能避免進一步的錯誤。就這樣,我們在幾個來回的電子郵件上唇槍舌劍,各自指責對方。另一位也同時收到所有這些郵件的協調人同修後來對我說,「看你們倆個人,半夜裏,電子郵件一來一去的爭執……。並不解決問題。」當時我不是在想著如何大家一起做好下一步,而是一味的強調責任,明知是頂著勁,可還是在做。

師父在二零零六年《美國首都法會講法》中說,「問題出現了,是自己和法理發生了擰勁。找一找問題所在,把這個擰著的勁放開,理順理順。最好的方式就是遇到甚麼事情不要往前頂勁、往前搶、往前追逐著去解決,把心放下來,往後退一步,去解決。(鼓掌)一有事就要搞個你對我對,這是你的問題,這是他的問題,我做的如何如何,看上去好像是在解決矛盾,實際上一點都不是;看上去很理智,其實一點都不理智,沒有往後退一步、把心完全放下來在思考問題。冷靜的、平和的從這個矛盾中退出來看這個矛盾,那才能真正解決。」

我自己往往在學法不足時,各種干擾,如人心、情慾、求安逸等就會上來,就會造成講真相的工作延誤和學員的配合中的隔閡。另一方面,我發現,同修之間不同的觀念對整體配合的影響真是不可忽視。有時是來自不同國家的學員之間的不理解、有時是同一地區學員與學員之間的固有的隔閡,這些都阻擋我們更好的配合。

十月十八日晚,我們當地學員集體學法,讀《轉法輪》第四講。我內心深處強烈的感受到,法中展現出的師父洪大的慈悲,那種完全無條件的對眾生的慈悲救度深深震撼了我,無以言表,感動的止不住的流淚。大法教給了我應該如何對待與同修的配合以及向政要的講真相;讓我們以法中修出的慈悲和大法賦予我們的堅定正念,更好的助師救眾生,圓滿完成作為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責任。

謝謝師父!謝謝同修!

(二零零八年歐洲法會發言稿)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