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正念正行方面的修煉體會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十月二日】我是烏克蘭的法輪大法學員,今天和大家分享我對同修間關係的想法。

對同修持正面態度

近來我們小組裏發生了一些矛盾,對日常的協調工作造成了負面影響。這讓我感到相當沮喪,但不知道該做甚麼能讓雙方看見自己的不足而有所讓步。就在我想這件事的當下,立刻有了答案:當我們小組裏的學員都能向內找,去掉自己的人心時,矛盾就會獲得解決的。我就想:自己還有甚麼樣的人心?為甚麼我看見學員彼此之間不能接受對方?

通常我們國內的民眾會提出這樣的問題:「你們為甚麼要為中國的問題這麼關心?我為甚麼要關注這個問題?」雖然我們有不少具有說服力的答案,但問題依然存在。對我而言,常人的態度反映出了學員心裏的狀態以及我們對其他同修的問題和他們所負責的證實法工作的態度。

最近,我身邊發生了一些事讓我悟到:對其他同修持有正面想法的重要性與對他們生氣的危險性。

一個星期六,我們去別的城市進行講真相活動。活動前夕我發現傳單不夠,我也知道從其它地方前來的學員不可能會印資料,因為他們多數人經濟上很拮据,我很快決定找印刷店印製傳單。我很急切的和一位學員談這個想法,但是被他的態度與行為給激怒了;而且正是他,在星期四那天還叫我不要印資料。

於是我上街找印刷店,一直還不斷的想這個學員的行為很差勁,我被這股憤怒的情緒給牽著走,認為他不夠精進。我在街上邊走邊問哪有印刷店?我問路人,但沒人知道。我問自己:我有這樣純淨的願望要為活動印傳單,救度眾生之事如此重要,但為何我就是找不到印刷店?這時一個內在的聲音告訴我:當你去掉對這位同修不好的思想時,你會找到印刷店的。

突然間我悟到了這個問題,不論我如何掩蔽自己對協調結果和工作進展的不滿,在關鍵時刻我經歷了和宇宙「真、善、忍」特性對立的不好狀態,更重要的是我對同修產生了不好的想法。我執著於他的不足,我只想改變他而不是改變自己。在悟到這一點之後,我決定放棄不正確的想法,後來就找到了印刷店。就在附近,我還發現了一家中國餐館,那正是我們要向當地華人講清真相的對像。

還有另外一件事情:我帶著另一位學員到另一個城市講真相,那位學員並沒有太多的向高階層人士及媒體講真相的經驗。一位編輯邀請我們參加當地媒體俱樂部的開幕,在那個場合會有很多的記者,而且我們會有機會向他們講真相,因此我們很高興的答應參加。在某次會面中,我發現我帶去的這位學員講的太高了,以至於記者無法很明確的知道他的意思。

在那次會面之後,我向他指出他講真相的方式不好,我告訴他應該以常人能夠了解的方式講真相。他告訴我,我的理解是錯的。在一陣沉默後,我們都坐了下來並且開始交流我們的執著。不觸及心靈不好使。我為我的不寬容道歉。後來我發現我所坐的位置是才油漆過的地方,我白色長褲因此變成紅色,而那位學員的衣服卻幾乎是乾淨的,他笑著對我說:「看起來你無法去講真相了,我會自己去。」

師父在《精進要旨》〈再認識〉中說:「你們知道嗎?只要你是一個修煉的人,無論在任何環境、任何情況下,所遇到的任何麻煩和不高興的事,甚至於為了大法的工作,不管你們認為再好的事、再神聖的事,我都會利用來去你們的執著心,暴露你們的魔性,去掉它。因為你們的提高才是第一重要的。」

對情的認識

大法弟子在中國遭到嚴酷的迫害,但舊勢力也同時迫害全球大法弟子。其中一個使我們放棄修煉的手段是透過我們錯誤的觀念及人的情影響我們。

在我居住的城市中有許多學員是年輕人,一個阻撓他們繼續修煉的普遍的干擾現象就是情。有許多年輕弟子放棄修煉就是因為情,某些學員因此處於沮喪或消沉的狀態或不再精進。因此,這個問題相當嚴重。

最近我們的一位同修離開大法,他已修煉五年以上了,曾印製大量真相材料,而且不論走到哪兒都在發材料,在工作後也會在火車站分送材料,有許多學員都十分敬佩他。

舊勢力鑽了他在修煉中的空子,他離開了大法。他離開了大法修煉,變的消沉、失神。我們商量後,決定每天發正念消滅干擾他的邪惡。很快他過一段時間後又回到大法中。這是我們同心協力的結果。

去掉怕丟面子的執著

最近,我有機會在一次會議中向烏克蘭總統請願,要求他協助終止這場在中國的迫害。然而在最重要的關頭我卻沒有這樣做,某種無形的力量阻擋著我,讓我無法向他走去。過後我分析這個狀況,因為這已經不是第一次了,在關鍵時刻我就是無法向前邁進一步,堂堂正正的講清真相。我在想:到底是甚麼樣不正的觀念阻礙了我?

當天我在學《轉法輪》第九講時讀到:「有人說:走在馬路上,誰踢我一腳,也沒人認識我,這我能做到忍。我說這還不夠,將來說不定就在你最怕丟面子的人面前,叫人給你兩個嘴巴子,讓你丟了醜了,你怎麼去對待這個問題,看你能不能忍。你能忍的住,但心裏放不下,這也不行。」在這段經文中我看見自己的問題:害怕丟面子。

常常在關鍵時刻我想到的不是我要講真相的對像,而是當我走向他時,我會不會看起來很奇怪。我首先就落到了常人的觀念上,而不去考慮到這個有緣相逢並且有機會被救度的生命。有時人的想法很強,我被所謂的表面文明和害怕讓人感覺到冒失的想法給阻礙;但是,當數以千計的法輪功學員遭受到中共不人道迫害之際,我怎麼能夠想著所謂的表面文明而耽擱下來呢?我怎麼能不利用每次機會,喚起人們對這個問題的關注呢?

稍後我告訴父親自己錯過和總統講真相和給他資料的機會,他很嚴肅的指出我沒有想到中國的學員,這樣的機會是早已安排好讓他來明白真相的。我悟到這是師父藉由父親來指出我根本上的漏,師父在《越最後越精進》中說道:「人的執著,干擾證實法、救度眾生的觀念,都是必須去除的。對於走在神路上的修煉者,除去這些人心的執著與觀念的改變就那麼難嗎?如果一個修煉的人連這些都不想去除,那麼修煉人的體現是甚麼呢?」

這件事讓我找到自己錯誤的觀念並且清除以自我為中心的自私念頭,現在我更留意自己在講真相時的心理狀態。當我遲疑要不要將資料遞給一個路人、銷售員或是鄰居時,我讓自己不去想是否自己看起來很奇怪,而是這個盼望在此刻得知真相並為自己選擇一個美好未來的人。我怎麼能夠不給他這個機會呢?當天,在我失去和總統說話的機會後,我向一位負責媒體關係的官員講真相。最初那位女士對大法有著不好的看法,在明白真相後她告訴我:「如果你堅持下去,一定能成功的。」

最後,我希望所有的同修在正法期間的修煉上更加精進,救度更多眾生。

謝謝大家!

(二零零七年歐洲法會發言稿)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