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不同環境中向中國人講真相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十月二日】慈悲偉大的師尊好!同修們好!

下面,我就將自己如何向中國人講真相這方面的點滴體會,與大家共同交流。因本人層次有限,如有不妥之處,請同修們慈悲指正。

在中領館前講真相

我是從二零零四年四月開始一直在中使館前揭露邪惡,講真相。在先生和兩個孩子從大陸到愛爾蘭來之前的兩年多時間,幾乎每天我都去那裏講真相、發正念。無論春夏秋冬、無論颳風下雨,除了特殊的日子,特別惡劣的天氣外,每天上班前,下班後,甚至有時週末都能見到我,每逢休息的日子有時從早晨到晚上的最後一班巴士,一整天守下來。我在中使館前抗議,學法、煉功、每逢整點發正念,真的是感到每天都溶於法中。從中使館前講真相離開後,每次全身都像被沖刷過、被淨化過,那種昇華後的喜悅,無以言表。同時我感到自己的正念越來越強,執著心也越來越少。

我悟到,中使館是海外的「天安門」,是邪惡的黑窩。大法弟子在中使館前學法、發正念、煉功都是在直接近距離清除邪惡,對中國大陸的同修起到很大的幫助。同時也對清除抑制西方政府、媒體及人民明白真相的邪惡起到一定的作用。對清理干擾大法弟子整體配合與整體提高的因素,對推動當地的正法進程,起著推動性的作用。

我們在中使館前抗議,經常有車輛路過時把車速放慢,看橫幅,有的行人駐足停步,拿真相資料。有時聽到司機按喇叭「嘀嘀嘀」表示助威,有的豎起大拇指,有時也有媒體、報社來拍照,我知道這是師父在鼓勵我。這裏每天都有很多到中國旅遊、辦事、做生意的西方人,也有很多中國人來辦事,這些人有機會拿到真相資料,有的甚至還當場要求我們幫忙三退。有的中使館工作人員經常對我噓寒問暖,有的說:「你今天幾點來的呀?天太冷了,也太晚了,早點回家吧!」有一次,連續幾天都刮大風,一天中午使館的工作人員下班了,他們都衝我笑,一個年齡比較大的工作人員說:「我真佩服你,你太了不起了!」我為他高興,因為他明白真相了。有一次,中使館的主要官員看見我掛的橫幅(法辦「江澤民、羅幹、劉京、周永康」),他衝我吼:「你看你掛的啥,簡直血口噴人」,說完就走進使館。我意識到,不是他在說話,是他背後的邪惡在操控他,利用他的嘴傷人,我不停的發正念,清理他背後的邪惡。中午下班,他出來時,我衝他一笑,他沒再說甚麼,以後我再遇見他時,都會向他問好,他也會向我微笑,他變了!我悟到,我們經常在中使館門前發正念,對使館的工作人員也是極大的幫助,因為我們也在直接清理背後操控抑制使館工作人員明白真相的邪惡,每個生命都有他們明白的一面。

有一次,中共的一個高官訪問愛爾蘭,我們愛爾蘭大法弟子正在起訴他,那天晚上九點多下班後我又到中使館發正念。來了一位愛爾蘭警察,說要保護我,我告訴他,我是大法弟子,我不怕,叫他先回家。他在我身邊站了兩個多小時,直到我回家他才走,那時正是寒冬。有的時候經常遠遠的看到有警車停在中使館附近的路邊,等我離開時,我看到那輛警車也開走了。

後來,我搬家了,由於那不屬於我的安逸心很強,有一段時間我很少去中使館。後來一同修希望我同他一起去使館,大概五個月前,我約他一同守在中使館前發正念,他上夜班,每天早晨六點下班,他可以在單位學一會兒法,大概七點半左右,我就開車路過他的單位,接他一起去使館,有時還帶上另外一位女同修。就這樣,每週一到週五,我們堅持了兩週,他的正念越來越強了。有時我去晚了,他都能堅持自己去,有時他還帶動他的太太。這五個多月,這位同修幾乎每逢週一到週五的上午都堅持在中使館前證實大法,修煉狀態越來越好,還帶動其他的同修參與進來了。

在中使館門前講真相、發正念,錘煉自己,我的感受很多,從中看到那骯髒的證實自己、顯示自己的心、求安逸心、怕苦怕累的心、怕心等執著心也修去了不少,我感到這個環境為自己正法修煉的提高邁了一大步。

成立退黨服務中心,向中國人講真相,勸三退

《九評共產黨》橫空出世後,正法進程又進入了一個新的階段。我們成立了愛爾蘭三退服務中心,經常到華人聚集的地方分發「九評」報紙、DVD光碟、播放「九評」,向中國人講真相、勸三退。在講真相的過程中,我們發現這裏的很多中國人大部份是學生,大都覺的自己沒有入過黨,或者超齡了,早就不是少先隊、團員了,沒必要退,或者覺的退黨與自己無關。針對這種情況,我們通過交流決定專門設計了幫助中國人解答三退問題的小冊子。

我們三退服務中心通常打著一面隨時可更換數字的中英文橫幅「愛爾蘭聲援二千四百萬中國勇士退出中共的黨、團、隊」。打出信息讓路過的人都知道我們在做甚麼。我們還在那播放「退黨歌」及其它一些大法弟子創作的樂曲,有些在餐館上班的及搞飯店裝修的中國人都會唱了。我們經常用麥克風播放退黨問答,同時一些同修在人行道上向過往華人發退黨資料,勸三退。我在勸退中講中共的腐敗、講天滅中共的預言、講和蘇聯的對比等。然後告訴他們我可以替他們辦三退。

我理解,講真相我們不追求數量,不重視結果,但要重視過程。在講的過程當中要重視調整自己的心態,不要輕易的被對方的態度帶動。當然這也是一個修煉的過程。從開始不知從何講起?該如何講?到講一兩句,越講越多,越講發覺口才越好,越發覺自己講真相的智慧源源不斷,越講越想講,就怕您不敢開口。只要講,哪怕對方聽進一句您講的話,您都是在清理他背後的共產邪靈的毒素。有的眾生只要講一次就退了,有的眾生今天拿到資料了沒退,回去看看,但下次可能另一位同修從不同的角度告訴他真相,他可能就退了。

我還鼓勵華人把這個信息告訴自己的親朋好友,有一個福建女孩一次拿了十八個名字,要我幫他們退。

在工作和其它環境中向中國人講真相。

我在一個離中使館很近的超市上班,那裏經常有中國人來買東西。包括使館的工作人員,有時他們也會到我的櫃台前結賬。我意識到不管他們的身份如何,他們都是來聽真相的,都是有緣人,所以我就利用幫他們結賬的短暫時間向他們講真相、勸三退。有的當場就讓我幫他們退,有的記下了退黨的網址,有的說考慮考慮。

平時在公共汽車上、在機場上、飛機裏、馬路邊等所遇到的中國人都是我們講真相的對像,也都是有緣人等待我們告訴真相,我的手袋裏通常都放著一些真相資料,只要時間允許,我通常都是先同對方聊幾句,然後進入話題勸其退黨、團、隊,並告訴其法輪功的真相及中共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真相。

以上是我修煉中的一點體會,當然我做的還很不夠,與精進的同修相比差距還很大,如有不足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謝謝師父!謝謝大家!

(二零零七年歐洲法會發言稿)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