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水穿石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十月二日】二零零五年九月在漢堡文化節上,我參加舞蹈隊表演活動時,住在一位學員家裏,她為一個大法弟子自己的網頁義務工作。她告訴我她還在找一位校對,而且她其實去年就想跟我提這個話題了。我感到很意外,而且懷疑自己是否適合做這項工作。我在二零零五年一月才添置了一台電腦,我還得先熟悉熟悉呢,而且我根本就很反感電腦。

這位同修告訴我,這個網頁對她來說有多重要。我理解她,因為我拿這個工作和我的舞蹈活動做了比較,可是那時我還沒意識到,這個網頁對我會有多重要。

參加文化節的舞蹈活動以及二零零五年在巴黎的新年晚會上跳舞是一個很重要的任務,也是一個很好的完善我這方面才能的好機會,從而使我通過這種方式救度生命。直至今天我也在不同的場合跳舞,展現大法的美好。

跳舞的時候會得到觀眾的掌聲,許多人都誇讚我們太美了。可是每天對著網頁,在家默默的對著屏幕改稿件,沒有旁觀者,舞台上表演舞蹈可比這個帶勁多了。這項工作是長期的,對於講真相來說非常重要。因為今天不改稿件,明天網頁上會出現甚麼文章呢?

在我開始修煉法輪功以前,我曾經在不同的花店工作,高中畢業後,我從事過很多不同的職業,如酒吧招待、售貨員、清潔工、電話接線員等等。那時候我做不了持續性的工作,我需要不斷變換,否則我就會覺的日子無聊。單調和重複性的工作讓我感覺沉重難熬。有段時間我從事戲劇表演,這是個不斷有新花樣的行當。當一輪演出結束後,我有很長一段休息時間,幾週之後又有新劇讓我演出。那段時間我過的很愉快,我形成了一個觀念:我只能做此類的工作。後來我開始參與了大法弟子辦的網頁的工作,協調人告訴我這項工作要每天堅持,包括週六和週日。這樣的話我的生活就被鎖定住了,我覺的我很可能做不來;但同時我也感覺到了這個工作的重要性,很想要試一試。開始時我跟協調人說每天只能修改一篇文章。但每天就這一篇文章也讓我感到吃力,我需要好幾個小時的時間來完成,因為我的思想總是溜號,而且思想業力阻擋我對文章的正確理解。這種情況持續了幾個月,我每天晚上都痛苦的坐在電腦前做這項工作。有時候我覺的自己好像一個常人在工作,就跟從前我沒修煉時做事一樣。

二零零五年十二月,為參加在巴黎舉行的新年晚會,我和柏林的舞蹈小組一起排練,在這期間我住在一個學員家裏。我總是把電腦和網線帶在身邊,因為排練之後我還必須得做文字糾錯的工作。練舞之後常常已經很累,我沒有學好法,功煉的也不夠。但是我知道那裏還有別的做網頁工作的同修,他們也有很多事情要做,於是我振作精神,在電腦前坐下來。

還有很多次出門在外,我跟我的電腦、網線和編輯工作一起度過週末。

二零零六年夏天,我暫住在一個學員家裏,當時思想中的壓力大的讓我哭了出來,我以為所有的事情(此前我還參加了一個長達幾週的職業培訓,而且剛剛搬家,現在在做一份新工作)都做不好了,尤其是編輯工作。等我再次平靜下來的時候,我忽然看到了自己開始修煉以來的每一步,看到了自己和修煉以前有多麼不同。這讓我深受觸動──我發現自己堅持每天做這項工作已經近一年時間了,還不包括其它項目。我瞬間意識到師父給了我一個多麼殊勝的修煉機會。我被賦予的是一個我都不敢相信自己能勝任的證實法工作,那是一種對我來說難度很大的工作方式。我看到了我的進步,而且領悟到,在大法中修煉,我們真的是無所不能。

「有人說:走在馬路上,誰踢我一腳,也沒人認識我,這我能做到忍。我說這還不夠,將來說不定就在你最怕丟面子的人面前,叫人給你兩個嘴巴子,讓你丟了醜了,你怎麼去對待這個問題,看你能不能忍。你能忍的住,但心裏放不下,這也不行。」(《轉法輪》

今年在萊比錫(Leipzig)的一次活動中,一個學員在信息台那裏找東西,我正站在旁邊,不經意看了她幾秒鐘。這時,她穿的雨衣上印著我們的這個網址。我看著這個網址,心裏不禁一動。我感受到我和這個網站的緣份,胸中一種榮耀之感油然而生,因為這裏面也有我的一份付出。隨後我又想到,這裏面有些工作我本來可以做的更好;下一步還有更多的事情要去做。

跳舞經常是在幾天後就結束了。如果在這些天裏很多世人看到了大法弟子的風貌,當然也非常好。而我想說的是,為了救度眾生,堅持不懈的工作態度非常重要。因為如果世人每天都在看我們的網頁(很可能有幾百萬),那麼他們每天都在聽到真相。人們常說,「滴水穿石」。由此我想到,我們的網站是不可缺少的,我也是在過去的一年才意識到這一點。

我想,我們所做的一切,無論是舞蹈、腰鼓隊、器樂表演,或是寫文章、攝影、美術,還是文字糾錯工作,都是在救度眾生,都是在證實法,因此都非常重要,每一個項目都要用嚴肅認真的態度來對待。

在寫這篇修煉體會的過程中我還悟到,師父給我們安排了很多修去執著心和救度眾生的機會;還有,不能讓這場完全不應該發生的迫害再延續了,因此,我們作為一個整體應該徹底否認和結束它。近幾個月來,明慧網上登出的不同學員通過各自修煉體悟寫出的交流文章從各個方面說明了這一點。

衷心感謝師父為所有眾生所做的一切!

(二零零七年歐洲法會發言稿)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