馮蓉霞遭上海女子監獄迫害患重病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月九日】從2007年9月17日被送入上海女子監獄起,今年43歲的馮蓉霞已先後十多次被送進監獄醫院住院,幾乎是每月一次。雖然身患重病,但上海松江女子監獄裏的惡警為了迫使馮蓉霞放棄修煉,大冷天指使刑事犯殘酷的打她,打的她昏死過去,再用冷水把她澆醒,然後再踢打折磨。

馮蓉霞家住上海市閘北區彭浦新村1565弄46號106室,從17歲開始患上再生障礙性貧血(俗稱白血病)。以往為了輸血,她每年在醫院裏要呆上半年,雖然這樣也不見病情好轉,長期的慢性病不只給全家經濟上帶來拮据,更是在精神上遭受痛苦與折磨。1998年8月,馮蓉霞喜得大法開始修煉,僅一個月時間所有的身體指標都正常,一個危重病人竟奇蹟般獲得新生,從此她的人生發生了巨變渾身輕鬆舒服,從此快樂而愉快的生活!

這樣的愉快日子不長,1999年7月中共邪惡全面對善良的法輪功弟子鎮壓與迫害。2006年12月1日,閘北區「六一零」六、七個邪黨流氓人員撬門強行闖入馮蓉霞家,為了對付一個手無寸鐵的弱女子,「六一零」當時出動了六輛警車和一輛武警車,穿制服的警匪就有75個,還不包括穿便衣那幾個。在整件綁架案中還非法動用警棍綁架馮蓉霞。家人為了維護自己的權益抵制違法撬門行為,非法組織「六一零」當時竟把她家人也一起綁架。

當時整個行動所表示的一個信息,就是虛張聲勢、野蠻無恥欺壓百姓。小區居民議論紛紛,覺得太不可思議:人家煉法輪功有甚麼不好?人家煉了功身體好了,這就比甚麼都好!為甚麼要這樣整人家!當時圍觀人員多達200多人,整個事件從下午5點開始,一直持續到晚上10點左右。

馮蓉霞被非法關押在閘北區看守所期間,由於被迫害導致免疫力低下,出現了發燒等以前患病時的症狀,在那種極其惡劣的環境中,再加上與那些患有性病的刑事犯關在一起,衣物晾在一起,又不幸的染上性病。她先後兩次被送進監獄醫院住院。醫院說:「她這種病是沒法看好的」。兩次住院血液指標都不好。醫生對閘北區「六一零」的人說:「她以前患的是再生障礙性貧血,不能使用抑制性病的藥物」。

在這期間,馮蓉霞的家人向閘北區「六一零」要人,「六一零」人員薛青等人多次對馮蓉霞家人信誓旦旦的承諾:對馮蓉霞這樣身體弱的女子,一定會特殊照顧的;我們對她只是教育教育就會放人的;我們不會為難她的等等。就在法院非法審判前夕,馮蓉霞的家人向閘北區國保處要人,他們還欺騙說不會判她實刑的。開庭前劉敏法官電話裏講:「馮蓉霞這樣的身體不會送監獄的。要麼監外執行,要麼保外就醫。」國保處薛青處長曾經許諾家人:「怎麼抓進去,怎麼還給你,我們會還一個健康的馮蓉霞給你們的。」

2007年7月16日,馮蓉霞被非法判刑3年6個月,在法院外,馮蓉霞的家人當時就質問國保處湯某等人,他們以馮蓉霞在法庭上態度不好為由,將她們騙離現場,並敷衍說可以協助馮蓉霞辦保外就醫。

2007年9月13日,閘北區看守所王教導講:馮蓉霞送監獄不收被退回來了。家屬便讓看守所放人,他說我決定不了,你們回去等通知。然後就沒有下文了。

馮蓉霞於2007年9月17日被送到上海市女子監獄五監區一分區。在監獄裏,監獄惡警逼迫她寫放棄修煉的保證書、悔過書等,由於遭到她拒絕,就被罰站從早上7點站到晚上9點,中午吃飯僅15分鐘。而且監獄惡警藉口她得的是傳染病,不准她洗澡,不准她用公用廁所,只讓用痰盂,並且不讓她自己倒痰盂,而讓其他刑事犯替她倒。通過挑動其他犯人對她的憤恨,以此達到進一步操控刑事犯來逼近大法弟子放棄對法輪功信仰的目的。

上海松江女子監獄口口聲聲說馮蓉霞的病重,但實際情況女監惡警並沒有因為馮蓉霞的身體狀況而放過對她的殘酷迫害。2008年7月馮蓉霞又被從醫院帶到女監,短短一個月體重下降了7斤,接見時家人看到她臂上滿是瘀青,並且臉色蒼白,面頰紅腫。當聽到馮蓉霞對家人說是因為在監獄裏不肯寫決裂書被打的,在一旁監控的主管隊長姚笛惡狠狠的說,「你講這些情況幹甚麼?」 馮蓉霞說,當時向隊長反映被打情況時,根本沒有答覆,並且他們變本加厲的打她,而且不讓她睡覺。姚笛在一旁態度十分惡劣,怒氣沖沖的喊道:「是打人了,打人的人已經處理了。」

一年來馮蓉霞的父母家人幾乎天天奔走於派出所、閘北區「六一零」辦公室、看守所、監獄、區法院、市區檢察院、市信訪辦、市婦聯、市人大、市政協、市司法局、市紀委、市監獄管理局、市區紅十字會。對於非法判決,家人聘請律師提出上訴。結果在沒有經過二次開庭的不正常程序下,維持原判的非法判決,原因還是態度不好。全家人無時不在關注著馮蓉霞的生命安危,她們不斷寫信給以上所有部門,強烈要求儘快釋放馮蓉霞!可是,除了相互推諉就是哄騙,至今沒有得到任何明確答覆。

家人也曾多次與監獄方交涉,就馮蓉霞當時的身體狀況要求釋放。為馮蓉霞治療的主治醫生告訴她,她住院這麼長時間了,現在給她用的藥已經不起作用了,並產生了抗體,他們現在也沒有辦法了。監獄方都聲稱「象她這樣的病例,我們是不要的,從來也沒有先例,我們也沒有辦法,但是辦理保外就醫不是你們說就能辦的。」 按照《監獄法》中關於保外就醫的規定,像馮蓉霞這樣的病例明確屬於保外就醫的範疇,可是有法不依的邪黨人員直到現在仍不顧馮蓉霞的生命安全,以各種理由推諉搪塞。面對這樣的情形,家人非常非常擔憂和憤怒!擔心馮蓉霞目前的身體狀況,能否經受得住在身心兩方面受到的折磨。

令人憤怒的是,閘北區「六一零」的人竟威脅馮蓉霞說:「你這病死不了,保外就醫是不可能的,你死了這條心吧!」當初,家屬提出保外就醫時,國保、地區街道、區「六一零」、派出所等部門口口聲聲答覆說,馮蓉霞的身體狀況符合保外就醫條件的,可如今卻又拋出此等惡狠狠的話來。

2007年,全國人大在原來憲法上增加了「國家尊重和保障人權」的條款。《監獄法》中關於保外就醫也明確規定,像馮蓉霞這樣的病例屬於保外就醫的範疇,為甚麼直到現在有關人員仍不顧馮蓉霞的生命安全,以各種理由推諉。如果因此而帶來馮蓉霞身體,生命的損害,相關人員一定要負法律責任的,並要追究到底的。

馮蓉霞目前的情況必須立刻放人就醫。在此呼籲國際社會關注大法弟子所遭受的迫害。

惡人:姚笛
610:薛青
閘北區公安局國保:鐘某某,021-63172410*41315,
湯錦峰,方建榮,63172110*41327,
閘北區法院:3604666*0,刑庭 劉敏
閘北區檢察院:33034520*公訴科 ,柳燕
上海市監獄局:35104888
上海市司法局:24029999
上海松江女子監獄五監區:57616356*4505 ,中隊長 姚笛(女)
閘北區彭浦新村街道綜治辦:56472027*8108 陳主任
上海市婦聯:6433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