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女子監獄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情況

【明慧網2005年7月24日】上海女子監獄(也叫松江女子監獄)在松江區泗涇鎮,有兩幢東南型的五層樓房。女子監獄有五個大隊。一大隊是後勤大隊主要關押老殘和經濟犯。二大隊是新手大隊,所有新到犯人在此整訓3個月後分流。三大隊和四大隊為勞役大隊,年紀輕的全部被分到此大隊,被關押的犯人幾乎沒有睡覺,稱自己和床沒有關係,因為女子監獄的獄警的收入是直接與犯人掛鉤的。

五大隊專非法關押法輪功學員,那裏的待遇比死刑犯還低,大法學員就被全部關押在第一幢樓的4樓。東部為嚴管區,南部為寬鬆區,東南部各有11個監室,每個監室為18平方左右有12個床位,為了防止東南部的流通就把東南部給隔開,大法學員所有的一切全部在這一層樓面。

五大隊主要的負責人:正大隊長侯瑞勤,副大隊長顏世萍,兩位中隊長都來自上海提籃橋監獄,張永梅和仇敏穎,還有舒雷、陳遙淵、小長隊陳謠(音)、徐英。他們對大法學員的管理辦法就是不斷的虐待和折磨。明文規定只要被分到五大隊,就要開始軍訓,整天在太陽下做隊列操,直至精疲力竭,還有就是抄寫行為規範到深夜不讓睡覺,全監室人員整天陪同新來弟子一起看誹謗資料和錄像逼「轉化」。「文明」的折磨使人感到時間的煎熬和漫長。

在裏面最多運用了捆綁制,挑起仇恨來逼迫堅定弟子「轉化」。如果在這樣的情況下仍然堅持那就單個關押,一個監室就關一個,圍攻的打手有4、5個,每天監視大法學員的一言一行,逼迫抄寫到清晨才放睡覺,哪怕就是在睡覺時的一個翻身也要記錄,一個眼神也不會放過再加罵,在這樣的精神壓制下還堅定那就是關禁閉。

禁閉室朝西所有一切的生活全部在小小的不足3平方的籠子裏,無論再冷或者再熱,不給洗澡密不透風。還有就是不讓堅定的大法學員出監室,不讓她們洗澡,在36度的高溫也不給她們喝水,每天給小半盆的水來擦拭身體,在監室中規定小便的量,這個管理還只是在寬鬆的南部。

在嚴管的東部就是每天5點多起床,一直罰靜坐和靜立到深夜11點半,這是規定的時間,其實多數的邪惡打手會利用手中的權力儘量不給大法學員睡覺,大法學員整天生活在辱罵和打罵中,如果這樣還不能使大法學員「轉化」,那就要拉到3大隊或者4大隊去進行超強的勞役生活。有的大法學員在3大隊每天只能睡幾個小時。

在女子監獄中有監獄法,但是裏面的獄警從來就不遵守,她們想怎樣整人就怎樣整人,一切就來自於心情。監獄超強的勞役使得人無法在裏面正常生活,獄警為了自己的利益就不管他人的死活,有一次在與家人接見時,就聽到旁邊的犯人講:「媽媽也許我不能等到出去的那一天了,你就在這附近幫我買座墳墓吧」!可想而知松江女子監獄對待犯人的情況到了何種地步?

下面是在上海女子監獄被關押的大法學員部份名單:

楊潔、李鋒、楊曼曄、沈足英、秦紅仙、戴之穎、李瑋玲、宋金花、劉向書、吳小鋒、俞培英、劉文英、高林娣、賀美雲、劉進、樓成英、蔣林英、熊玲、張秋沙、鮑文珍、楊金娥、王志萍、李歷茂、李上芬、項健、顧繼紅、樊詠、王雪飛、宋X娥、馮平平、和宗天、姜麗英、瞿玲娟。

上海松江女子監獄的警察們,對大法學員的迫害是非法的,因為公民信仰的權利是受到憲法保護的,你們現在的行為不是在公正執法而是在違法、在迫害,借用法律為工具來迫害善良的人。

大法學員只想跟你們講:不要再繼續為邪惡賣命了,為了自己的將來為了家庭為了不被淘汰請慎重選擇道路,因為留給你們的路和時間太有限了,請珍惜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