曝光邪惡的上海女子監獄

【明慧網2005年7月17日】上海女子監獄(也叫松江女子監獄)在松江區泗涇鎮,是一個納粹式集中營,裏面關押著大批法輪功學員。監獄大門一側辦公區(東邊)外牆非常妖豔,牆上貼的都是玫瑰紅牆磚,獄警的辦公樓窗口還透著盆花的影子。西邊圍牆上是鐵絲拉成的電網。

上海女子監獄於2001年3月開始非法收押法輪功學員,於2001年12月20日正式成立專門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所謂「法輪功中隊」;2002年7月20日成立了專管大隊五大隊。

上海女子監獄的惡警經常到上海女子勞教所(位於青浦區青東農場)去學習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邪惡經驗,迫害手段顯得更加狡猾和殘酷。上海女子監獄運用在迫害的方法有以下幾個方面:

在原本陰森恐怖的環境下,換用「溫情」誘惑和欺騙法輪功學員達到「轉化」目地;不行就加上暴力;對堅定的大法學員更是殘酷,如加長刑期、關禁閉、用電警棍電,強迫做繁重的勞役,以加重身心和精神的雙重迫害。

惡警指使打手們迫害大法學員的手段:每個大法學員在監室裏有看管犯來夾包,那些打手們都是惡警一手挑選出來的,都是最邪最惡的,打手在邪惡的指使和縱容下,只要大法學員轉化就可以得到加分獎勵和減刑,所以那些打手失去人心的在積極幹著違法亂紀的事情。打手們每天沒事找事,甚麼都挑最難聽的講,最髒的話來罵,最惡的事來做,利用手中的權力讓大法學員抄寫所謂的監規監紀到半夜三更不給睡覺來迫害大法學員,罰靜坐靜立,不讓大法學員相互間說話,不給出監室,限制小便和用水在生活方面來進行迫害,甚至把大法學員打的鼻青臉腫,導致大法學員大腿骨折,致使大法學員整天生活在地獄之中,使大法學員在裏面的地位比死刑犯還低,更不要談不上待遇和權利了。惡警不能當面做的就讓打手們去做,暗箱操作如果成功打手們就得獎分,如果失敗承擔的後果就是打手。在那樣的環境之中惡人想讓大法學員活著生不如死,這一切都是背後邪惡的警察指使和所為,所有的這一切的環境就是要逼迫大法學員放棄修煉而轉化。

下面是部份大法學員被迫害的情況:

大法學員溪嬌,25歲左右,家住浦東新區(丈夫被非法關押在提籃橋監獄)被非法判刑3年,在強大的精神壓力的摧殘下於2003年初她被迫害成精神失常,據悉她在服用精神病的藥物,後來就失蹤了沒有她的消息。

大法學員楊曼曄,36歲左右,大學本科,家住普陀區新村路,2000年底被非法抓捕後判刑4年,送進上海女子監獄先把她關在4大隊,由於她堅信大法,堅信師父曾多次關禁閉,女子監獄的禁閉室為3個平方,所有的一切都在裏面,再熱的天不允許洗澡,密不透風,還要加上囚餐和打手的拳打腳踢,使得每天的生活就像在地獄一樣。她為了堅持真理被迫兩次絕食,現在得知她的腿骨嚴重斷裂,當時因傷勢嚴重不得保外就醫讓她住院在上海第六人民醫院接骨,有一次在家人去接見她的時候發現楊曼曄的臉上都是青一塊紫一塊的,而且臉是腫的,上海女子監獄這樣對她的迫害還不夠,就因她把經文寫在紙上被猶大出賣,惡警就羅織罪名給她加刑8個月。

大法學員樓霞書,60多歲,家住上海近郊,原是上海市「三八紅旗手」先進稱號,被非法判刑3年,2002年底被誤導轉化,2003年初醒悟,馬上嚴正聲明作廢,表明堅修大法後被栽贓陷害,羅織旁證後受到警告處分,每天晚上不讓睡覺,強制抄寫所謂的行為規範,每天在打手的夾持下洗刷廁所,同時威嚇家屬會加刑,樓霞書在各種和壓力下沒有後退,最後堂堂正正的走出監獄。

大法學員凌小雲,46歲左右,家住延安西路,被非法判刑3年,她被送進女子監獄就直接關進禁閉,剝奪了她的一切最基本的人權,一關就是幾個月,生活一切都在裏面,惡警張家梅中隊長暗中指使打手,打手大膽把不沖洗的痰盂給她用,把內衣內褲用肥皂後不沖洗就去曬然後讓她穿。強制立、坐,抄寫反思,每天幾乎要到凌晨3點還寫不完,在高溫36度不讓她喝水洗澡,惡警和打手把她折磨得筋疲力盡,時常發熱,到衛生站治療了回來再變本加厲折磨。有一次樓霞書在清晨3點倒在床上被打手拉起時,手往後抽就被惡毒打手說成是打人,惡警正好又把她關進禁閉。

大法學員李鋒,30多歲,碩士學位,原是上海工商外國語教師,被非法判刑3年,2001年被送進上海女子監獄迫害。因李鋒堅持信仰真善忍,強制李鋒看欺騙謊言的錄像電視,李鋒的回答一句話「瞎編」,因李鋒不肯叫警管好,不配合邪惡,惡警中隊長仇敏穎就不讓她坐下,還讓整個監室陪李鋒靜立,這樣的處罰是挑起犯人對大法學員的仇恨來施加壓力,還不讓李鋒出監房洗澡和上廁所,惡毒的打手就在痰盂上來做文章。痰盂是規定打手們倒的,只要他們不倒大法學員就無法上廁所,所以只得少吃食物,就在這樣的情況下打手還要惡言惡語,時時刻刻罵大法學員。李鋒因不配合邪惡幾次放下生死來反迫害,惡警大隊長侯瑞勤氣急敗壞在大隊講評會上講李鋒反改造,並用加刑來威脅等等。李鋒經歷了強大的精神壓力與折磨,終於在03年堂堂正正走出監獄,她的精神和行為震撼著邪惡,使有良知的人無不敬佩。

大法學員宋衛玨,46歲左右,家住普陀區,被非法判刑3年6個月,2001年被送入上海女子監獄,因不配合邪惡,被關禁閉1個多月,剝奪人的最基本的權利,在專管中隊,專管大隊長期嚴管,罰靜坐、靜立、強制抄寫行為規範,她在看守所時多次絕食抗議。在2002年被誤導而認罪,03年醒悟後寫書面聲明,受到瘋狂的精神迫害。不讓睡覺,用加刑來威脅,長期在高壓的折磨下身體非常虛弱,但邪惡打手不放過她,還要逼宋衛玨拎大鐵桶沖廁所,在她出獄前不久受到極大的身心摧殘。

大法學員宋金花20多歲,上海理工科大學四年級學生,被非法判刑4年,02年底被送進女子監獄,由於宋金花不肯轉化,有一段時間每天早上被邪惡打手拖到五樓,有惡警中隊長張家梅,仇敏穎用電警棍電擊宋金花,使宋金花的手臂上,頭頸上多處受傷,惡警張家梅蓄意在地上寫上師父的名字,叫宋金花用腳去踩,她不肯,打手們就拖她往師父的名字上去,惡警還在旁邊叫喊「來看看這個大法學員」,用這樣的方法來造成大法學員的精神的最大痛苦。

大法學員沈足英,60多歲左右,上海人被非法判刑4年,2001年下半年被送進女子監獄,2002年送進專管大隊後,不管惡警採取甚麼手段迫害都不動心,邪惡罵大法她正面制止,由於她堅信大法,不放棄真善忍,她被送入專管大隊後被剝奪了最基本的權利,被罰靜坐靜立,抄寫行為規範,一直被監禁在監室裏,並強制勞動。惡人打手在外面值班時,就跟她講話來拖延她的休息時間,到了深夜又會推延睡覺時間,這樣長期這樣不讓人休息身體就更加虛弱。打手們為了達到大法學員的轉化,在各個方面來為難大法學員,如每天只給沈足英不到小半盆的水,就這一點點的水要從臉到腳,長期這樣使得沈足英皮膚出現炎症,每天的謾罵、恐嚇、侮辱就更不用說了,從早上可以一直罵到晚上,從大法學員一直罵到家裏的媽。04年沈足英堂堂正正走出監獄。

大法學員李瑋玲,45多歲,家住長寧武夷路,非法判刑8年,2001年被送入上海女子監獄,因堅信大法,不參加勞動被多次關進禁閉,其母親俞培英近70歲現在也被非法關押在上海女子監獄,被非法判刑3年,現在據消息被關押在1大隊,俞培英在被非法判刑前在2001年時已被非法勞教2年,年邁的她遭受非人的折磨和失去親人的痛苦。

大法學員戴之穎,47歲左右,家住普陀區新村路,被非法判刑8年,2001年被送進上海女子監獄,因她以前在和平時期是具有影響力的弟子,得到過師父的親自面授故對同修有一定的影響,邪惡得知這些消息就對她加大力度的進行洗腦,運用的手段五花八門,最後在02年被邪惡欺騙迷惑了一時後馬上清醒就嚴正聲明,邪惡就把她關進禁閉,在高溫下不讓她洗澡,不讓睡覺,罰坐等,看到沒有辦法使她改變對大法的堅定信念,邪惡害怕對專管隊影響就把戴之穎單個調到3大隊勞動大隊進行精神和身體的雙重迫害。讓她常期處在超長時間的奴役中來打擊她的意志。

上海雖然是一個國際型的大都市,但在這樣的所謂文明開放的城市裏也同樣在發生隨意抓人,打人,抄家,勞教和非法判刑的事情,剝奪人的最基本的權利和信仰。用外表的繁華和虛假來遮蓋真正的犯罪,用謊言來迷惑世人毒害世人,上海女子監獄對大法學員殘酷的迫害還在繼續著,可我們正告那些邪惡和還有良心的警察,不要再往黑暗中走了,張開眼睛看看現實,觸犯法律就一定會得到懲處的,珍惜自己選擇良心給自己留一條光明的道路。神佛慈悲於人,但一切都有一個限度,時間已經不多了清醒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