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女監第五大隊的非人管理和奴役迫害

【明慧網2006年7月29日】上海女監第五大隊是共產邪靈迫害大法弟子的又一座人間地獄。我在上海女監第五大隊被惡警迫害了三年。

一.非人待遇

1. 「包夾」:在第五大隊,大法弟子在裏面受到監獄惡警和惡警利用的刑事犯雙重迫害。每一個大法弟子身邊至少有六,七個刑事犯,叫「包夾」,大法弟子不但失去人身自由,而且還遭到人格侮辱。每個監室都不分晝夜,有電視監控、竊聽、錄音。「包夾」日夜不分的零距離的迫害。「包夾」一不高興,將大法弟子當出氣筒,髒話、粗話脫口而出,整天罵罵咧咧的;為了能得到分,到獄警那裏打小報告,無中生有,捏造。

上廁所時,每個大法弟子身邊總有兩個「包夾」,前後盯著,在去廁所的路上,大法弟子目光只能直視,如果對面看到某人來,眼睛一看,「包夾」犯馬上彙報,從而導致大法弟子扣分,「包夾」加分。

每星期一次洗澡的時候,每個大法弟子身邊二個「包夾」犯。大熱天,只能在洗碗的地方端個面盆洗,只有一刻鐘的時間,身上的肥皂沫還沒有洗下,就聽到囚犯叫時間到了,只能把衣服穿在沒有擦乾的身上,而惡警已經叫排隊回監室。即使是冬天,西北風強勁的日子,堅定的大法弟子在朝北的廁所裏拿2個水瓶洗,還有一部份只准在監室裏洗,吃喝拉撒都在監室裏。

2.罰站:強迫大法弟子站起來,一站就10個小時以上,2隻腳腫得像蒲扇,誰要講一句公道話,立遭圍攻,還要受惡警的訓斥。

3.「學習」:每天的「學習」更是像開批鬥會,刑事犯自由發揮,罵人、罵大法、罵老師。他們幾個對一個大法弟子,又罵又喊,每「轉化」一個大法弟子,他們可以加高分。

二.勞役迫害

在上海女監第五大隊,人就像一部機器一樣被奴役,連吃飯時間都被剝奪。吃飯時間,實際上只有幾分鐘。每到就寢時間,還有勞役要做,為了做完勞役,就要割捨吃飯睡覺的時間,不然難以完成。由於多人偷著做,整天釘珠子,釘珠片,很多大法弟子被迫害成高血壓,頸椎炎,腦梗塞,視力越來越差,如果不完成就麥克風點名,惡警還上榜公布。

當然,他們有時又會裝出偽善的樣子來,帶你去看病,檢查,並在大會上宣傳他們的「人道」。其實這些病就是他們迫害出來的,整了人還要裝好人!要是你想家,你要「轉化」,就給你探假,用這種東西來誘惑。惡警對大法弟子還要挑撥離間,他們就用打一個,拉一個的惡劣手法來瓦解大法弟子的關係。在這裏看不到人性、公正和良知。

我認識到,如果我不把惡人對我們大法弟子的迫害揭露出來就等於是承認了它,默許了它;大家揭露它的邪惡,鏟除它,否定它,就能夠制止迫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