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曼曄在上海女子監獄遭受的迫害

【明慧網2005年9月19日】上海市普陀區大法弟子楊曼曄在上海女子監獄(也叫松江女子監獄)經歷了4年9個月的迫害,於2005年8月回到家中。她曾經遭電擊、強迫奴役、被強制在3個平方的籠子裏一關就兩個月。

楊曼曄,現年39歲,大學本科畢業,家住普陀區新村路。在2000年2月在散發真象資料時被普陀區不法人員抓捕,後被非法關押在上海普陀區看守所。當時被非法關押在看守所的大法弟子很多,有上北京上訪押回的,有發真象資料被抓捕的,有在外地製作小喇叭被轉送到看守所的。其中包括長期絕食的大法弟子熊文琪,還有仇伸。每個監房幾乎都有大法弟子,大家為了捍衛大法,為了還大法清白而經常在看守所內大聲背經文,聲音洪亮,那種無畏的精神震撼宇宙,真的有泣鬼神的威力。不法人員懼怕正義,就把大法弟子給吊起來,但是即使這樣,也沒有嚇倒真修的大法弟子。看守所裏的人對大法弟子都投注敬佩的眼光。

楊曼曄在普陀區看守所被非法關押了8個多月,2001年,她被直接送入了上海女子監獄三大隊。高強度的奴役使得她整天渾渾沉沉的,每天的日子就是拖著疲憊不堪的身體匆忙度過。因她堅持不認錯,時常寫或背師父的經文而受到體罰,上皮帶銬,被關禁閉。楊曼曄利用機會對人講大法的美好或教她們經文。在她的影響下,有的罪犯會背論語等一些簡單的經文。三大隊的不法人員看到她對大法這樣的堅定,對她這樣的嚴酷迫害沒有一點使得她有所轉變,就把她轉到四大隊去了。

到了四大隊,楊曼曄堅定修煉大法,曾多次被關禁閉。女子監獄的禁閉室為3平方米的籠子,所有一切的生活全部都在裏面,再熱的天不允許洗澡,密不透風,還要加上囚餐和打手的拳打腳踢,使得每天的生活就像在地獄一樣。

有一件事在整個過程中顯得尤其突出,就是發生在2003年的一天。中隊長那天把她叫出並讓她脫下衣服,她不肯脫並說這是違反人權。三個隊長惡狠狠地把她推倒在地,不斷翻她的衣服。當時她就大聲背師父的經文,一直不斷地在背。她的身體被全部抄過後,不法人員在沒有發現她藏匿的所謂違反紀律的東西時,顯得非常的憤怒,三個不法人員當時各拿一根電警棍對著她怒吼「你再背試試看」。楊曼曄沒有被嚇住,繼續背。不法人員為了不讓她背經文,不讓她說話,三個惡徒同時把三根電警棍對向她的臉和嘴,而且是惡狠狠地不斷在電,一直不停地電,直到她的臉部被電焦了為止。當天楊曼曄又被拖進禁閉室裏,雙手反銬在鐵窗上,因她不斷背,惡徒還拿來了封箱帶把她的嘴給封了起來。可堅定的她依然可以通過封箱帶把聲音傳出來。後來不法人員看了還能有聲音,就只好把封箱帶給撕了。等第二天大隊長來上班找楊曼曄談話時發現她的整個臉部都變了形,而且很明顯被電焦的疤痕。事情雖然是這樣,但不法人員繼續對她的迫害,強制她在3平方米的籠子裏一關就關了兩個月。

每天的強勞役,整天整月整年的思想洗腦折磨,使得楊曼曄的身體虛弱和疲憊,2003年期間她在走路時摔倒了,當時覺得還可以動,可沒過幾天腿無法走動只能送到監獄醫院,最後診斷下來是粉碎性骨折需要動手術。這時不法人員擔心是因為自己的迫害過重而導致今天的事情,作為監獄方面清楚法律,在服刑期間的人在獄中發生的事情,家屬知道實情,監獄方面是擺脫不了責任的。不法人員嘴不說其實心中是非常清楚又害怕曝光。不過中共監獄是邪黨一手打製的,在邪黨一貫「欺騙性教育」 指導下,就是只要邪黨需要時:對的可以是不對的,不對的也可以是對。監獄方面在這樣的思想下,對大法弟子實行迫害手段,對家屬實行欺騙手段。松江女子監獄開始對楊曼曄的家屬實行了連哄帶騙,再加上威脅,使得她的家人認為監獄方面是多麼關心楊曼曄,就因為她是太犟了等等來迷惑她的家人。楊曼曄在被迫害得這樣情況下不給保外就醫,她在上海第六人民醫院動了兩次手術。整個刀疤的長度有30公分左右,第一次手術在腿的骨頭裏放了鋼筋,第二次手術把鋼筋去掉。楊曼曄為了抗議迫害,表明自己是無罪的,好幾次絕食。

上海女子監獄不法人員為了要達到殺一儆百的作用就在楊曼曄的身上打起了主意,那些不法人員開始起訴楊曼曄在服刑期間仍然在傳播法輪功為名,給楊曼曄最後加刑了9個月。

在經歷了4年9個月的迫害後,楊曼曄於2005年8月回到家中。

在此正告不法人員:神佛都在看著你們,對於你們來講,只有停止迫害,選擇做為一個人應有的準則和良知,抓緊時間彌補自己的過失,只有這樣才可能在法律或是在上蒼那裏得到平安;不然你們將在無休止的痛苦中去償還你們的罪惡。我們大法弟子本著善心一直不希望你們走到這一步,所以我們的師父和眾神一直在給你們時間補過,不要認為是一個笑話,時間已經不多了,等一切來到眼前的時候就晚了,請你們自己珍惜一下來之不易的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