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青年同修的心裏話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十月十二日】我今年二十七歲了,看到明慧網上同修的切磋文章,有些心裏話想談一談。首先介紹一下我個人的情況。我家三口人都修煉,母親和父親相繼在九四年底、九五年初得法,我受他們影響在那個時候(大概是上小學五、六年級)也算得法了,只是不精進,不知法的珍貴。爸媽去煉功點學法煉功,我就賴在家裏看電視,這個大執著是正法修煉開始以後才去掉的。

九九年「七﹒二零」的時候我正好高中畢業,在家等高考成績。迫害來了,我們全家也走入了正法修煉,父母因上北京、傳經文、發資料等等被一次次迫害,我也在其中成長了起來。二零零零年冬天的一個夜晚,我和爸爸一起去農村發真相資料,爸爸不幸被邪惡綁架,在家鄉看守所過了一個年,被邪惡非法勞教三年,等爸爸勞教回來,我已經大學畢業參加工作了。

我於二零零零年開始背法,這讓我受益太大了,在那個邪惡猖狂的時期,爸爸被非法關押、媽被「六一零」及單位逼著去洗腦班寫保證、家門外有人監視、親朋鄰里嘲笑鄙視甚至落井下石、我全身長滿疥瘡,流膿水還奇癢無比,如果不是背法打下的基礎,早就掉下去了。那個時候不知道發正念,只是以為師父給淨化身體,就硬撐著,受了半年罪,才算過去。後來環境漸漸好了,爸爸也回來了,我家也建立了小資料點,在正常運作著。

我以前因在學校班級演講的時候講真相被同學舉報給警察,在學校、警察的壓力下做了欺騙自己的蠢事:寫下了不再講真相的保證書,雖然早已聲明作廢了,但依然沒有多少進步,一直到現在開口講真相一直是我的弱項,想來是當時被深深傷害了的人心,而一直到現在,這人心還是沒有去。今天借此機會,我再次鄭重聲明:我要勇猛精進,救度世人!

其實說心裏話,我挺難過的,生在大陸就是來救人的,我卻這般無能,有張嘴用不上,真是白來了。

從得法到現在,一晃十多年過去了,我也由當初的小學生,長成青年人了,這就碰上了婚姻問題。以前小不懂事,不知道男女結婚是怎麼回事,後來知道了,這就接受不了了,怎麼說呢,想都不願想,不說是噁心吧,骯髒、齷齪,反正是絕對接受不了,所以我就決定不找對像了。但是父母不同意,說我不聽師父的話,有合適的還得找。問題是哪能那麼巧也找個像我這種狀態的(就像同修講的大迦葉和他媳婦的修煉故事,只做名義夫妻)。這期間還有幾個阿姨同修上門來給說媒,大部份都擋回去了,因我堅決不找,父母也不勉強,只有一位很要好的阿姨同修(也是多年的老朋友)來介紹,說對方也是同修,便操持著讓我去相親。實在拗不過,只好去了,此事也不了了之。

我覺的這些阿姨同修別再管這種事了,大法弟子是來救人的,說甚麼媒嘛,人與人之間的姻緣都是天定的,修煉人無須管人間閒事,難道這不屬於修口的範圍嗎?我知道也有同修因這些事而苦惱,其實我們完全可以用正念制約住。真的,我自己有親身體會。當我精進的時候,決不會有人來給我提媒,甚至當著我的面都沒有說找對像之類的話題的;但當我懈怠的時候,這麻煩就來了,不只是常人來提,同修也來提,在外面就有人問我有沒有對像,在大馬路上一抬頭就看見前面有熱戀的情侶。所以關鍵還是自身的修行,那麼只要我們保持精進實修,維持一個正常平靜的生活應該還是可以的。

明慧網上有同修說背法去色慾之心,其實師父講過「法能破一切執著」(《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擾〉),不光是色慾,所有的人心都能在自己溶入法中去掉。平時也要注意自己的一思一念,我是一旦聽到有人在我面前說這些事,我就知道是自己有漏了,趕緊發正念滅掉男女之情、色慾之心,嚴格要求自己才能不招來麻煩。

看到弟子切磋中有一位女同修跟一個準備得法的常人結婚的事,心裏有種說不出來的滋味。當然師父講「佛法無邊」,「大法有的是辦法」,最後肯定會圓容的很好,但是這過程值不值的我們付出這麼多的精力和時間來實踐,實在是應該考慮考慮。如果一開始這位同修能以法為師,不受其他同修的瞎指揮,也許會是另一番景象:大法無所不能,也許該得法的照樣得法,同修自己也不用經歷這樣多餘的難關。從中我也看到了教訓,如果不能時刻站在法的基點、神的角度看問題,不能把自己的一思一念都溶入法中,也就是法學的不好,碰到事情就容易受干擾,左右為難。

師父講「主意識一定要強」,我悟到是讓我們的主意識時刻同化法,用大法來衡量就能很容易做出正確的決定。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