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了這一關,真是如夢初醒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四月十八日】我是一名法輪大法女弟子,年已七旬,文化成度不高。退休前曾是原國營企業的中層幹部。

得法前,我多種疾病纏身,不惑之年老伴去世,孤兒寡母度日艱難。在99年7.20之前,一個偶然的機會,一位同事不經意的給我介紹了法輪功和法輪大法。大法把我多年來被邪黨灌輸在頭腦中的各種毒素一下子清理了很多、很多,使我有幸得了千古未有的宇宙大法。時間不長,多年的冠心病、膽囊炎、胃病、慢性腸炎等沒有了,幹活、走路從不感覺累,感覺一身輕。

99年7.20之後,為了證實大法,我們幾個同修一起買車票去北京上訪,沒上車就被惡警關了起來。我被送回原單位審查、沒收了車票,罰款5000、子女停止工作、停發我的工資,接下來就是世人的冷嘲熱諷,子女的埋怨等等,等等。儘管如此,我還是認準了大法,認準了師父,學法修煉講真相救度眾生,發正念清除邪惡。

然而修煉是艱難的,來不得半點麻痺大意。師父在《美西國際法會講法》中講:「因為在你走的這條路的過程中會有困難,會有各種各樣的考驗,會有你意想不到的魔難,會有你意想不到的各種各樣的執著與情的干擾。這種干擾來源於家庭、社會、親朋好友、甚至於你們同修之間,而且還有人類社會的形勢的干擾,人類在社會中形成的觀念的干擾。」

就在我自以為能夠堅定的以法為師,不被社會上的名、利、情帶動和干擾的時候,色情的東西偷偷的鑽了我的空子。我40歲老伴去世,自己帶著子女艱難度日,從未想到再婚及成立新的家庭,而單單在這個時候腦海裏產生了再嫁、再婚,幾乎形成事實,而且還替自己找了一個最大的藉口──最大限度的符合常人狀態的修煉。這個情干擾了我很長的一段時間,差點毀掉了修煉的前程。

事情是這樣的,退休前我們兩個在本單位同一個部門當領導,他是書記,受邪黨文化毒害較深,堅信邪黨的歪理邪說,但其為人較好,本質不壞,去年他老伴去世幾個月後,向我提出結為夫妻,我當時沒有答應。但是,人的觀念不斷地冒出來了,我當時想,這個人受邪黨毒害較深,勸其「三退」難度很大,搞不好他還會去揭發,如果藉這個機會使他辦了「三退」,這也是他的機緣,可能也是我應該救度的一個眾生,沒有想到藉機勸「三退」實際上是動用了人世間的情。人世間的情、人世間的念是沒有任何威力和制約力的,結果他寫了「三退」聲明,並且討價還價,再次提出結為夫婦。

因為沒有用大法的威力用神的威力去救度眾生,而是用了人的情。結果是我的執著出現了,有漏暴露無遺了,我們在一起吃飯,他買東西送我,我也買東西送他了,他幫我家幹活,我給他洗衣服,他幫我接送孫子…… 我們生活在常人中了,逐漸的離大法越來越遠,人的觀念越來越強了。當時,我並沒有認識到它的危險性,而且還為自己找了一個看似合理的藉口──別人都是有夫之婦的修煉者,我就不可以是一個有夫之婦的修煉者嗎?這不也是最大限度的符合常人形式的修煉嗎?

接下來,便是你來我往,世人的議論,子女的不同意見,大人小孩洗衣做飯,人情差使,終日不得安寧,修煉的環境破壞了,學法煉功沒有時間了,從神的路上慢慢的走向常人了,原來的病狀又出現了。原來接送上學的孩子走路很輕鬆,腰不酸腿不痛,現在又感覺全身無力,腿腳麻木了。

怎麼辦?是拒絕還是答應,我處在了神和人之間的十字路口,必須做出選擇,我當時痛苦極了,一天的晚上,我看到同修的一篇文章,嚇的我出了一身冷汗。文中說的是一個人因為色的問題,全身化為膿血下到了地獄,只剩下了一顆頭。我突然清醒了,明白了,也害怕了,也許我也只剩下頭部了,要是再不清醒,就是頭部也沒有了,全在地獄了。

修煉的人是要修去一切情、一切執著,修得執著無一漏。最大限度符合常人的修煉是要我們在常人環境的修煉中去掉各種常人的執著和情,而絕不是過常人的生活。我怎麼反而去求這個情和執著,這不是自己人為的增加了一關一難嗎?萬幸,沒有形成再婚的事實。

我想起了師父,我告訴師父弟子錯了,我請求師父點化我拒絕這件事的方式,師父告訴我,用慈悲解決。於是我善意的告訴他說:我做了個夢,夢中有人說咱倆不能結為夫妻,否則對誰都不好。我還告訴他,我的身體不好,特別是近些日子,請不要再來我家,我們的關係就此結束。

我感激師父救了我,我流淚了,我也該反思了,反思我修煉了這麼多年,對情的執著如此突出,這不是給修煉的路上增這一難嗎?別人都在抓緊實修,修去各種執著和情,而我都差點墜入情中,欲拔不能,差點葬送了自己的修煉前程。

為甚麼情魔突然出現來折磨我、懲罰我,我想這決不是偶然的,因為我有求了,求和別人一樣做一個有夫之婦,求有個安逸的家,求有人幫助料理家務。這個求字隱藏的很深,深的使我已經覺察不到,甚至不承認有求。舊宇宙的理就是為私為我,情能使人顛三倒四、神智昏沉、欲壑難填,情能使人充滿妄念幻想,使修煉者忘了歸真之路。

為甚麼覺察不到?是觀念二字做了擋箭牌,人的觀念是長期以來人類自己形成的,其根深蒂固,只有明白了真理,才能衝破它的控制和束縛。特別是末法時期,整個宇宙及人類的變壞,人的觀念也相應的發生了變異,一些本來是見不得陽光的東西敢於擺在光天化日之下,形成了一種習慣勢力。近幾年老年喪偶重組家庭的現象到處可見,被變異的觀念的帶動,自己求了修煉路上的一關、一難、一個執著。實際上,產生色情關的根本原因是一個「我」字,舊宇宙就是為私為我而成的,因為有漏,「我」字佔了主要位置,因為有漏產生了以「我」為中心的看待一切。為了我的方便、我的觀念、我的心,求對自己的安逸。

師父一語道破,在《越最後越精進》中說:「可是還有一少部份學員,甚至是老學員,卻在此時或多或少出現了消沉的狀態,鬆懈了精進的意志,沒有意識到這也是對正法時間的執著或不正確的後天觀念干擾造成的,從而被舊勢力先前在人類空間表層留下的干擾因素與邪靈、爛鬼鑽了空子,加大加強了這些執著與人的觀念,從而造成了這種消沉狀態。」

這是師父對我的嚴厲批評,更是對我的救度,是師父又一次救了我,把我從新推到神的路上。我終於過了這一關,真是如夢初醒,我現在感到渾身輕鬆,真有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感覺。

我過的這一關對其他同修來講算不了甚麼難關,但對我來說真是感到太不容易了,像是做了一場惡夢,像是參加了一次馬拉松長跑。因為這是我平時不精進引起的,也是因為這一關是修煉路上成與敗的關鍵的一關。

我所以要把它寫出來與同修交流,目地是以這種行動激勵我不再出現類似的執著,也為了促使我更加精進,認真做好修煉,講真相救度眾生,發正念清除邪惡三件事,助師正法,圓滿回歸。

不當之處敬請同修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