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怎樣對待婚姻與家庭(加註)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二月二十日】從明慧網看到許多同修寫的對婚姻問題的看法的交流文章,在這裏我把自己的親身經歷寫出來,與同修交流。

我有過一次痛苦的婚姻,離婚十多年了。那是修煉前的事,當時就發誓不再成家;修煉後覺的更沒有必要再成家了。二零零零年進京證實法後一直流離失所在外,靠打零工、當保姆每月三百元收入供女兒上學,每一個活兒幹完還沒有找到下一個活的時候就住在同修家裏。有的同修冷淡;有的同修熱情,不管冷淡與熱情,我的心都很難過,覺的給同修帶來干擾和不便。在這裏向所有幫助過我的同修表示感謝。

零三年進一家老年公寓打工,遇到一名工人向我求婚,我當時就拒絕了。出於信任我把事情告訴了甲同修。沒想到她很生氣,批評我說自己心裏沒有是不會遇到這事的。但我知道也有人向她求過婚,有軍級幹部、教育局長等,我們誰也沒有因為有人向她求婚而批評過她,但是我也沒有解釋甚麼事情就過去了。

又過了幾天甲同修對我說:你可以和他交往並引導他得法。我當時只是覺的挺彆扭,不知這麼做是否合適(當時沒有想到以法為師),可我是非常佩服甲同修的(她是我市協調人之一,在勞教所做的堂堂正正)。這樣我和那人交談起來,給他講大法的美好,我的身體變化,還有許多同修的例子,沒想到此人還挺頑固,他說他學雷鋒就行了,也是做好人。這樣過了幾天甲同修對我說,不要再和他談了,如果你掉下去了這不是我的責任嗎?我想也對,因為我已經看到了另外空間金碧輝煌的宮殿,自己頭戴金冠的形像。我幾乎不假思索就告訴那人不能和你交往了,我看那人皺起眉頭,我沒等他說甚麼就走了,一點也沒考慮對方的感受,只是想我可不能因為你分了心,掉了層次。

過了幾天他對我說:你如果答應我我就跳進來了(指修煉)。我說你可以修煉,我卻不能答應和你交往。他走了。後來一位乙同修知道了這些事之後說:你把一個能得法的人推出去了。如果他找常人去了,那可能就失去了機緣,他想跟你一起修煉,你怎麼會掉層次呢?這樣我也不知道該怎麼做了,這時從走廊傳來了他的哭聲(他本人不在公寓)我想是他的元神在哭吧。這樣我又答應與他交往。他開始學法煉功,很快師父給他調整身體,使他驚訝萬分,怎麼和書裏說的一樣,真的有神啊。有一天我不在公寓,他去找甲、乙同修煉功,甲、乙同修可能有事不想煉,他還沒完全會,等我回來後他跟我說想煉功,當時我已煉完了,我說你抱輪吧我發正念。

從那以後我總是帶著他煉功學法,時間長了人們開始說三道四:看,勸他們同居吧還不幹,還呆在一起那麼長時間,誰知道他們幹些甚麼。這些話傳到同修那裏,有的認為不會有甚麼,有的同修對我進行嚴厲批評,有的同修不理我了。我沒有解釋,只是覺的自己做的不好,沒有做到懷大志而拘小節。也不能第三次說分手,那樣他會有被欺騙的感覺。這時有C同修說出對這事的看法:大法弟子都是有家庭的,不是修煉了就不要家庭了,只要心裏能放下甚麼關都能過去。我們馬上辦理了登記手續。

建立了家庭新的干擾也來了。他從常人剛起步是有慾望的,自己有時也會被帶動,但是我確實很煩心,甚至產生想逃走的念頭。可那樣常人會怎麼看?師父告誡我們:「常人就是為情活著。那麼作為一個煉功人,一個超常的人,就不能用這個理來衡量了,要突破這個東西。」(《轉法輪》)我想一定要突破這一死關。結果他就睡著了,也有不起作用的時候,就做了,做後他就拉肚子一天拉三次,我告訴他不能再做了得看淡,他說師父說讓看淡沒說不讓做。我知道他剛得法,可我是老學員了,一定要過去這一關。師父又告誡我們:「在你這個場範圍之內,或你呆在家裏,你也能制約著別人。你家裏的親人可能都受你的制約。」我就默默的發正念。這樣他也認識到修煉人與常人的不同。師父給你健康的身體,不是過常人生活的,是讓你來修煉的。於是他找了一個打更的活兒幹,出去了。現在我們的關係越來越和諧,都在關心對方,我儘量多做家務,讓他體會大法弟子的善。

* * * * * * * * *

[編註﹕此文中所述的做法和想法,是出於當事同修的善心和為他人得法著想的好意,但師父講過這方面的法,希望有此類想法的同修重溫師父的教誨(見附錄)。從生命的層次和修煉的基點看,真修弟子中的老學員,修成的一面已經很強、相當完美了,本體和心性都已經在很高層次,而常人和剛入門的新學員,本體和心性都在常人中、或者離常人還很近的層次,沒修成的一面(人的一面)還是主要的,充滿業力與混濁的物質。我們生活在常人社會中,是需要考慮如何去符合常人狀態修煉;同時大家作為修煉人,更需要從天上的角度考慮問題。神慈悲於人,但不會把自己看成與人同類的生命。老學員和常人或者新學員結婚,好比神與人結合,天上是否會發生這種事,大家可以更理性的思考一下,以便在正法修煉的最後階段,更好的在法上修。]



《法輪佛法》
─在美國西部法會上講法

李洪志

(一九九九年二月二十一、二十二日於洛杉磯)

經文引述:

問:有的學員想利用自己的婚姻讓人學法,老師法身會怎麼安排?

師:這個事情我要告訴大家,不要把你的生活和修煉搞在一起,也不要把你的工作和修煉搞在一起。修煉是非常嚴肅的,大法是非常嚴肅的,不是非得求誰得,他們不得就算了。當然,學員的心倒是好的:我付出我的婚姻大事叫你得法。我看到這個心是非常好的。但是我想,你也不一定非得這樣去做。因為法是嚴肅的,你給他的代價對他來講是有求於得法,他得到這個他才學法的,對他來說這是不行的,首先他就不合格了。不是說大法非得叫他得。有人講,老師你這個法應該這麼講,佛度人為甚麼不那麼度哪?你以為佛吃飽了撐的非要度你嗎?佛是慈悲於人,但是他是偉大的神!而慈悲也絕不是像人想像的人化了的那種慈悲。而人說的、觀念中所想像的慈悲只是一種善。佛是善的,這一點是肯定的。但是那種慈悲是一種偉大的佛法的力量的體現。不管你再不好、再壞的東西,像鋼鐵一樣的東西在佛法的慈悲威力面前都得熔化掉。所以魔一見就害怕,它真的膽怯,它會化掉、會消失掉,絕不像人想像的。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7/3/6/83268.html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