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我怎樣對待婚姻與家庭》的一點感想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二月二十六日】頗有些看法,說出來與大家共議。我首先說個題外話,就是大凡世上女子婚姻痛苦者,雖說或有宿世業緣,或本人乏於應事之見,更為叵測男子巧言令色所矇蔽者,不能一一盡述。現今色慾橫流之世,以得法為條件而思慕肆欲者(指新來的一方,非指咱文中的老學員),此例非為肇始,而修煉中的人一旦失於把握,則有不測之憂。

我觀諸同修,凡有遇此類事者,多有苦惱兩難之憂,故將我處理此事的思考方法介紹一下,略供參考:

設或我為一女子,得遇此事,是拒是納,當從何處考慮問題?我看在目前這個特殊時期(正法結束前的一段時間)要想進修煉的門來,最好是悟性較好的。要想學大法是沒有條件的,說你把我病治好了再學,或你讓我看看神仙的樣子讓我信了再學,或你嫁給了我我再學,皆為有求而來,道心必不誠,說嚴重點,這無形中是對大法的侮辱。而滿足這些需求則是放縱這等在潛在的新學員中不好的想法。

所以當對方提出「你如果答應我我就跳進來了(指修煉)」時,應該和對方講清這個道理,不能一味遷就他,就像古代時勸某個根基不錯但熱衷功名的人去學道:學道是沒有條件的,說你先高中狀元,做幾年大官,積累點家財,把父母妻妾子女都安排好了,然後你再去修,這樣官癮也發夠了,又不耽誤成仙,這多合適……。大家想這樣能行麼?但我們同修對人的一片苦心,有的又木已成舟,所以只合以溫言開導,並請師尊設法減少同修自己在修煉路上人為製造的額外的難度。望大家深明此理,勿以復蹈其轍。

凡與常人結合的學員,不僅使本人修煉路上徒增凶險,更令師尊度人平添難度,故望各位同修一定不可再為。靜心學法,隨著修煉的繼續深入,逐漸都會看清問題的關鍵所在。婚姻是一輩子的事,不能因為一時眼前的壓力太大、言論太多,就匆忙應付。要問問自己,成家是為啥?

另外,當事人更要自有主見,明白法理,而不是自己沒主意,隨別的同修的意見,一會兒東一會兒西。這個問題我看在我們同修中間也挺值得重視,比如文中說到那個「甲同修」,從其行止來看,是自負而不修口,所以這文中的內容我是越看,遺憾越多,比如:

1、當「出於信任我把事情告訴了甲同修。沒想到她很生氣,批評我說自己心裏沒有是不會遇到這事的。但我知道也有人向她求過婚,有軍級幹部、教育局長等」,足顯這甲同修心粗氣盛,嚴於待人,寬於律己。不過由此我想到,我有時見到別的同修的不足,也容易來氣,看來我也應多多謹慎才是。

2、「又過了幾天甲同修對我說:你可以和他交往並引導他得法。我當時只是覺的挺彆扭,不知這麼做是否合適。可我是非常佩服甲同修的,她是我市協調人之一」。甲同修主張的與對方「交往」,實為「謀婚」,這個應該如何處理?當事人可以當場反問甲同修,如果是甲本人,她會如何處理。這樣對方或許能更冷靜客觀的思考問題。

3、「過了幾天他對我說:你如果答應我我就跳進來了(指修煉)。我說你可以修煉,我卻不能答應和你交往。他走了。後來一位乙同修知道了這些事之後說:你把一個能得法的人推出去了。如果他找常人去了,那可能就失去了機緣,他想跟你一起修煉,你怎麼會掉層次呢?」這裏,「乙同修」的說法看起來有道理,其實完全不在法上。

修煉是嚴肅的,神聖的,不能用人心想當然。一個人能不能有緣得法,是久遠年代就結下的與大法的緣,而不是靠常人姻緣為交換,引人入門──一個人在轉生過程中,可能結下許多恩恩怨怨,都可能促成常人姻緣。如果十個八個這樣的常人都打著得法的旗號來找我們同修,是不是都該一併接納呀?要是這樣事兒來找你乙同修,你乙同修能這樣用婚姻作交換讓他們都得法嗎?!何況成婚者並非雙方都修煉的情況也很多。

另外我們這位當事人同修也應該靜下心來多學法,真正從法上看問題,而不是聽到別人說甚麼,就想當然的接受了。比如,看「這樣我也不知道該怎麼做了,這時從走廊傳來了他的哭聲(他本人不在公寓)我想是他的元神在哭吧。這樣我又答應與他交往。」當事人把那認做「他的元神」,我可不這麼看,說不定是魔來湊熱鬧,亂你心來的呢。從來人自主意識強時,魔不容易來侵襲,往往人六神無主,心緒不寧時,就容易來干擾。就像師父法裏提到的:「看見過世親人干擾,哭哭啼啼,叫你做這個事、那個事,甚麼事都出現。」(《轉法輪》)所以我估計那哭聲恐怕另有蹊蹺,這位當事人可別把問題看太簡單了。

4、「這時有C同修說出對這事的看法:大法弟子都是有家庭的,不是修煉了就不要家庭了,只要心裏能放下甚麼關都能過去。我們馬上辦理了登記手續。」注意看了:「不是修煉了就不要家庭了」這話倒沒錯,但「大法弟子都是有家庭的」這可不一定誰規定的必須結婚,或必須跟誰誰結婚?你C同修憑啥來保證人家「甚麼關都能過去」,你C不想想這事的複雜性麼?你這個作為,與其說是同修,不如說是拿大法當盾牌,起了保媒的作用。你不知道大法不可竊,不可被利用麼?此事非同小可,我今天坦率的談出看法,非但為C同修,也是提醒所有沒真正靜心學法、不修口的同修。

5、對於來求婚的男士,如果作為女方,一時沒拿定主意,可先推辭考慮一下。如果不願意呢,又想留下此人從她那裏得法的機會,可以隨後善言婉拒。從這個事例中,比如可以說,時間長了,已經習慣獨身了,感謝對方的美意,並仍是好同事等,諸如此類。

同時,和對方接談,儀容要肅穆,令人敬而勿令人親,這個和修的狀況有關,要更嚴格要求自己。自己的心正心穩了,對方的妄念也會被你純淨的場所抑制。而且,不要忘了發正念去銷毀對方思想中對女方的慾念的東西,因為我們修煉中遇到的事情都不是偶然的,和修煉沒關係的事情是不會插進來的,有來魔煉自己的,也有來干擾的。但在婉拒談話中,不要提大法,就從常人中的情理談即可。也就是說,不要把修煉人才明白的理,強加在不修煉的人身上,否則反而會讓常人誤解大法和修煉。

再有,在常人中,拒絕別人時,拒絕者和被拒絕者,都存在如何對待情面的問題。拒絕者如放不下情面,會讓對方感到半推半就,糾纏不清。被拒絕者如何接受被拒,與其自己的豁達程度有關,與拒絕者言辭中是否表現出足夠的堅定、尊重與禮貌也有關係。

以上個人淺見,唯諸同修共議之,有不妥處,尚望不吝賜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