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惜師父要救度的人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三月七日】我和丈夫結婚七年了,可自從他放棄修煉後,我們鬧了很多矛盾,家裏有時冰冷得讓人窒息。最後一次吵架時,我聽到一向少言寡語的丈夫說了一番話:「你總有理,反正我也說不過你。我只希望你溫柔點,但你總說不得。」

望著丈夫的臉,我的心觸動了。師父的話很快在我耳邊迴響:「但是養成的習慣你們得改,必須改。千萬要注意了啊,從現在開始,誰再不讓人說,誰就是不精進;誰再不讓人家說,誰就表現的不是修煉人的狀態,最起碼在這一點上。誰在這一關上要再過不去,我告訴大家,那可就太危險了!」(《洛杉磯市講法》)

這是丈夫第三次說我不溫柔了。這一次我沒有像以往那樣反唇相譏,咄咄逼人,而是靜下心來找自己的原因。反思我的這段婚姻,挖一挖我不溫柔的「根」,發現一向爭強好勝的我,其實是沒有把自己修好,有很多心沒去:

一:情很重。我和丈夫是在邪惡迫害大法開始時談的戀愛。那時我剛剛得法兩個月,認識當時修煉的他以後,我覺的我成了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不僅得到了大法,還找到了如意郎君。可是有一次他卻告訴我,不要把情看得太重,他並不大喜歡我這種性格的女孩,是為了修煉才和我走在一起的。這句話如晴天一個霹靂,打破了我對愛情的所有幻想,讓我痛徹心肺。許多年以後,我都耿耿於懷,每次爭吵我都要提起,儘管丈夫一再表白既然和我結了婚,就是打算和我好好過日子的,可我還是覺的自尊心受到了傷害,感情上受到了傷害,總在要求他像言情小說中的男主人公一樣,關心我、體貼我,一旦得不到,便覺的委屈、落寞。

二:財心重。嫁給丈夫時,他一貧如洗,家裏負擔很重,可我從他身上看到了修大法後的美好,如不打牌、不抽煙、不喝酒等。我敬重他的人品,不顧親人意見,執意嫁給他,可沒想到他後來放棄了修煉,種種惡習全回到了他身上。在這種不平衡的心理下,自恃有一份高薪工作的我,開始怨恨丈夫的貧窮,把攢錢看得很重,對他花錢大方表現得很心疼很小氣,並自以為是節約,常常數落他。

三:依賴心重。丈夫曾經是個大法修煉者,可自從進京上訪後便被當作重點迫害,關入看守所、洗腦班,罰款幾千元,下崗達半年之久,在被迫害中一向健康的身體出現了嚴重的病業狀態,最後抵擋不住進了醫院,從此丈夫脫離大法,沉迷電腦遊戲,在常人中越滑越遠。因為我一直依賴著他,看著他,他學我就學,他堅定我就堅定,他不學了,主意識不強的我,就像失去了方向一樣,常常懷念跟隨他一起學法洪法的幸福時光,到最後我甚至言語相激,對他充滿氣恨。可越是這樣他越是不學,因為我的基點是為私的,總想從他身上得到幫助和提高。

師父說:「作為大法弟子來講,大家不都是在維護法、證實法嗎?這就是你們的責任。所以在修煉過程中啊,不只是像自己想像的那樣,除了修煉這是主要的,也不能認為其它甚麼事情都不重要,如家庭不重要,社會不重要,甚麼都不重要。平衡好那些關係,這就是你走的這條路了。」(《2006年加拿大講法》)我是大法弟子,是走在神路上的人,可這麼多年,我卻一直生活在對婚姻的不滿和對丈夫的抱怨中。找出自己沒有修好的這些東西,我看到自己是多麼的自私自利,甚麼性格不合,感情不和,甚麼孤獨、痛苦,一瞬間化為烏有,有的只是我那顆對丈夫愧疚的心。

當我扭轉思想,用「真、善、忍」的法理從新去審視自己的婚姻時,我發現丈夫的缺點變得很小很小。我想起了丈夫修大法時的誠實善良,想起了邪黨對他的迫害,心中升起了一股對他的無限慈悲──其實丈夫遲遲沒有回到大法中來,與我沒有做好也有很大關係呀。認識到這些以後,我對公婆多了一份微笑與尊重,對丈夫多了一份關懷與理解,把家裏收拾得也更整潔了。

放棄才能得到。我的心一變,周圍的一切馬上變化,日子照樣過,可丈夫對我的態度越來越好了,再也不像以前那樣對我冷若冰霜了,可能他從我身上找到了一點溫柔的感覺吧。今年「情人節」那天,一向不善言辭的丈夫突然從外面給我買回一束玫瑰,這是我連想都沒有敢想到的。感動之餘,我的腦海中又想起了師父的話:「但是真正的提高是放棄,而不是得到。」(《在2002年美國費城法會上講法》)謝謝師父,謝謝師父對我的點化和鼓勵!我一定放下私情,從慈悲無私的基點,好好珍惜師父要救度的人,珍惜在修煉中救度眾生的機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