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定不移信師信法 開創家庭修煉環境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一月二十四日】我是一個很幸運的大法修煉者。

一九九八年二月我的表哥從北京帶來了《轉法輪》和煉功帶,師父通過我表哥把大法送到我家門口來了。當天,表哥教我們全家煉功。當時他只是想讓我們認識一下動作要領而已,可我一煉,覺的兩手心發熱,還覺的好像有一種磁力。以前我練過幾種氣功,感覺很平淡,沒有效果。後來認真看了書,認識到這個功才是我要的。當時在家裏自學,借同修的書來看,在家裏干擾很大,煉功時總是搖搖晃晃的,過了不多久,師父給我下了法輪,我才定了下來。一個多月後就到煉功點去了。一九九八年我買了一本盜版的《轉法輪》,當時書很緊張,只能是這樣了。我媽得了一本表哥給她的正版書。有一天,我媽說這本正版書字太小了,要跟我換,我高興極了,我悟到是師父給我的,從此我就離不開這本宇宙大法了。我得法太容易了,所以我牢記師父的話:「我告訴大家,不要因為得之於易而失之於易。這可是極其珍貴的,不能用價值來衡量的。」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後,中共惡黨在電視台、廣播台、報紙惡毒地攻擊、誣陷法輪功,很多人受到毒害,煉功點上原有十個同修,有的知道惡黨不讓我們集體煉功了,就不到煉功點來了。在一個傍晚,大家都不約而同的來到十字路口,心情都很沉重,沒有個底,大家都互相問:「還煉不煉下去啊?」當時我學法不深,思想很單純,只說:「煉,我們煉功也不容易,我單盤了一年,現在才能雙盤,我不會放棄的。」我見大家還在徘徊,心裏就急了,我說這部法是真的,不是假的,退一萬步可以在家裏煉,過了這個緊張形勢再說,我不相信煉功有罪,我們文化低的都知道這本《轉法輪》是好的,他們政府的人文化那麼高,都不知道嗎?從天說到地也沒有理由。後來大家都堅持了下來。

在修煉的路上,考驗的事情不斷的出現。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前,我丈夫支持我煉功。丈夫是一名技術工人,每年都被評上「先進工作者」,好勝心強,是那種冬瓜削皮罵,不削皮也罵的人。打壓下來以後,他好像是換了個人,全都反對了,不讓我看書,不讓我和功友來往,晚上看電視專看反對法輪功的頻道。聲音開的特大,不停的看所謂「天安門自焚」,連續幾個晚上都這樣,家裏的邪惡氣燄也非常囂張,簡直是鋪天蓋地。當時我的心很疼,拒絕看,一個人走到樓下去,望著天空,想:師父啊,您在哪兒?我的眼淚就止不住的流下來了,又不能大哭,很難受。過後我對他說:「這幾個自焚的人,他們不是煉功人,煉功人是不會自焚的。」當時我還不知道是造假的,但我的直覺告訴我這些人決不是法輪功學員。他不相信,說:「電視都放出來了,你還為他辯護,你的師父跑到外國去不管你們了,你還煉?」我說:「這個功好,我愛煉,煉功不犯法。」那時候還不知道發正念,我還是照樣煉功。過後他變本加厲了。下班回家一見到我看書,氣就不打一處來說:「你還看反革命的書。」我說:「你看過沒有?這本書是教人怎樣做好人的書。」他說:「你還敢頂嘴,」說著就躥過來要搶我的書。我知道保護大法的書,就是保護自己的生命,站起來堵住他,四隻眼睛對看了幾秒鐘,當時我想到師父說的話:「我的根都紮在宇宙上,誰能動了你,就能動了我,說白了,他就能動了這個宇宙。」(《轉法輪》)想到這裏我甚麼都不怕,說:「你敢動我的書,對你不客氣。」他又說:「動又怎樣?」兩個人差點打起來。他見我這麼堅定,又軟下來了,但還不甘心,指著我大聲喊:「你以後再看這反革命的書。我就叫廠裏保衛科的人來抓你。」

當時的形勢是很嚴峻的,我們廠裏的領導也要我交書,問了好幾次,我說沒有,有的是借別人的,已經還給人家了,聽我這麼說了,從此以後就不問了,我躲過了這一劫。由於自己有怕心,把大法的書放到別人家裏。有一次我拿著一包書剛跨進家門,丈夫好像早就知道了,黑著臉,指著我說:「你趕快把那包東西拿走,不要放到我家來。」我說你又不看,這書又不犯著你,我一邊發正念一邊照樣把書放回箱子裏,他也不敢動,也不吱聲。

由於邪黨有目地的宣傳和欺騙,使我丈夫受毒害很深,「九評」發表後,他覺的自己壓不倒我,就去動員我的大哥和大姐來說服我。這個大姐以前和我一起煉過功,後來就不煉了。她一進門就說:「你太單純,太幼稚了,在這種形勢下,你還出去亂說,搞宣傳,你被抓了,會影響孩子他爸失去工作,孩子不能讀書……。」那時我的孩子正要考大學,講了一大堆「要害」,我大哥說:「共產黨哪個不恨,我也恨它,我也受過它的迫害,你現在去講共產黨不好,等於挖人家的傷疤。」我說:「不是,我們出去是講真相去救人。」他又說:「你看書看到中毒了,誰要你救?你救得了自己都不錯了。」聽到這裏我的情緒就按不住了。我就跳起來給他們講真相,他們都不相信,反過來還說我,你是家裏最小的,又單純,我們不比你知道的多嗎?你還是好自為之,你把這包書給我帶回去研究、研究。我丈夫馬上從箱子裏把大法的書全部給了他。出門前,大姐還兇狠狠的對我說不好聽的話。

事後我冷靜的向內找,找到了我平時看大法書時,喜歡吃糖,和其它的零食一邊看一邊吃,有時甚至還一邊看電視一邊看大法的書,對師父和大法一點都不尊重,所以才造成邪惡多次的干擾。他們沒收了我的書,目地是不讓我學法。我意識到事情嚴重了,再不能給他們「研究」了。過了三天,我一邊發正念一邊到大哥家要書,要了書剛到家,大哥來電話說他的頭很疼,並說以後再也不管我了,然後「嘭」放下了電話。

其實我發正念是清除邪惡,也沒有清除他,大哥是遭報了。他自己不明白。事後我也沒有疏遠他們,還是保持兄弟姐妹關係。是自己做得不好,講真相不到位。才造成這種僵局。師父說了「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洪吟(二)》)。我認識到我的善還修的不夠。從這開始我講真相的時候,不失時機的插上一、二句大法真相或是證實大法的東西,想慢慢的溶解在他們頭腦中的毒素。我丈夫每逢聽到大法的東西,就不高興,說:「以後你不要在我面前說法輪功,我不聽,你再說我就報警了,你再學下去,我要跟你離婚。」我想這個修煉環境是師父給我們安排的,不能破壞,想到這兒,每次他講出一些邪惡的話時我就發正念鏟除他身後的邪惡爛鬼,他就安定了下來。這種現象有過多次。有時我想,丈夫是不是舊勢力和惡黨邪靈派來的呢?他的腦袋那麼花崗石,到法正人間時會不會被淘汰?那就看他自己的造化了。

在學法過程中,我認識到宇宙有相生相剋的理。正如師父在《轉法輪》裏說的:「他可不只是表面上跟你幹,心裏對你還挺好,不是這樣的,真的是發自內心的生氣。因為業力落到誰那兒誰難受,保證是這樣的。」確實我的丈夫是發自內心的生氣,可是我在心裏沒有跟他生氣,也沒有埋怨。在日常生活中,我儘量的負起妻子的責任。二零零四年我退休以後,他每次幹活回來都有一套油髒的衣服,都是我幫他洗的,有時天氣涼了,他幹活累了回到家裏就躺下了,這時我都會給他蓋被子,在飯食上也多做一些有營養的飯、菜、湯給他,在生活上多關心他。

有一次,丈夫去他的舅舅家裏,看了我給舅舅寫的一封退黨和講真相的信(我在信裏說不讓他知道的),回家就問是不是我寫的,我說是,心裏想他要跟我大幹一場了,誰知道他的態度有一百八十度的轉變,很平和,說:「你們法輪功說二零一二年地球會發生變化我不信,到時候有眼看。」我說:你那麼壞,到時你能不能看到還是一回事。我想是師父救他了。通過這次以後,丈夫也不管我的事情了,對我的干擾也少了,甚麼時候看書都可以,有時坐在他身邊立掌也沒意見,這種狀態也算是最好的了。

在修煉的路上,每時每刻慈悲的師父都在我身邊呵護著我,沐浴在偉大的佛法之中的我很幸運也很幸福。衷心感謝慈悲的師父救度了我,我要緊跟師父完成我們助師正法的偉大使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