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替女兒擇偶反觀自己的執著心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四月二十四日】明慧網四月十四日發表的大陸同修《嚴肅的對待婚姻》文章,引起我很多聯想。在對待大法弟子擇偶這個事情上,二零零五年下半年我們有過一段曲折,各種干擾和假相使我們一度處於人的迷茫中而不知所措。通過靜心學法,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我們終於找到了強烈的執著,才在干擾和假相中跳出來。現在,我們把這段修煉過程寫出來,為同修提供借鑑和參考,也請同修慈悲指正。

我全家三人都是大法弟子,我和妻子是九八年得法修煉,女兒於二零零五年初走入大法中來。女兒的年齡到了「女大當嫁」了。我們夫妻對這個事情很是看重。一來女兒年齡二十六了,屬於大齡未婚青年,二來是女兒身材高挑,長相漂亮,工作能力也比較強,追求她的人總是有,但是她總說沒遇到合適的。我們修煉了多年,從法理上也知道作為真正修煉的人,從修煉一開始,師父會給弟子從新安排人生的路,那當然也就包括未婚弟子擇偶的安排。也就是說,只要能夠順其自然,精進實修,正念正行,一切都是水到渠成,根本不需要我們自己人為的去追求。雖然從法理上我們明白,但是要真正做到放下各種執著可就不是那麼回事了。

在親戚們對女兒的讚揚中,我們產生了常人的認識,對女兒提出了擇偶的條件:首先道德要好無劣跡,長相要端莊,而且學歷要本科以上,身高要一米八以上,有房有車經濟條件好等等。在這些條件的框框裏,我們經常幻想會是甚麼樣的人來做女兒的配偶。

突然有一天,妻子的一個朋友說給女兒介紹一個對象,是北京某某大學的碩士畢業生,搞建築專業的,身高、經濟條件、外表都很好,完全符合我們提出的條件。我和妻子很高興,動員女兒去見面,見面後女兒對其長相不滿意,說不符合介紹人說的如何如何好。我夫妻倆沒有對長相再堅持要求,還勸導女兒,說其他條件都好,長相差點不是壞事。在我們的勸導下,女兒同意繼續談下去。不久,女兒又獲知對方不是北京某某大學的碩士畢業生,是西北某市建築學院本科生(對方並不知介紹人把他的情況錯誤的告訴了我們),女兒對此很不滿意,認為長相差點已經將就,其他方面應當好些,現在學歷又和介紹人講的相差一個大台階了,不想繼續談了。

我們夫妻倆心裏也有些不舒服,多少有點被欺騙的感覺,但是考慮到女兒年齡大了,還是勸導她,說對方的經濟條件不錯,身高也有一米八多,文化程度也還是可以的,而且對方向女兒表示不反對大法,女兒在與其交談時,已經向其講了真相,不知對方是順女兒意還是自己真心的表示,其是團員,當時未同意退團,因其還沒相信天滅中共,我們打算稍後對其講真相勸退,結果直到停止雙方的接觸,他也沒表示退出。

我夫妻倆還是想促成女兒的婚事,百般勸說,女兒又繼續與對方談下去。就在倆人都有成的想法,需要各自家裏父母同意時,小伙子的父親卻突然堅決反對,提出我女兒的屬相(羊)不好,說屬羊的兒媳婦會給男方家帶來敗運,無論甚麼人勸說,其父親決不讓步,就這樣,這件事情莫名其妙的停止了。事情發展到這一步是我們想像不到的,真如一悶輥打在我們的頭上,為甚麼會是這樣?

當我們靜下心向內找時,仔細回想這段時間以來,我們夫妻倆的所作所為所思所想,真讓人大吃一驚,由於人的情太濃,使我們已經遠遠的偏離了大法,也對同修走師父安排修煉的路造成了嚴重干擾!女兒是大法弟子,怎麼能隨便選擇常人做配偶呢?如果已婚後走入修煉的大法弟子這是沒有辦法避免的,但是未婚已經修煉的大法弟子在擇偶問題上就必須嚴肅對待。

通過不斷的學法,不斷的向內找,我們還找出了很多需要修掉的人心,如對女兒的溺愛、怕女兒受委屈、怕女兒找不到對像、左右女兒達到我們要求的虛榮心等諸多人心。當我們認識到這些心必須去掉時,就感覺好像突破了一大層封閉的物質,心胸豁然開朗,對師父「順其自然」的法理有了更深的認識,也進一步悟道了師父要我們「從人中走出來」的更深內涵。現在,我們夫妻倆已經從女兒擇偶的執著中跳出來,平穩的做著「三件事」,女兒也從這件曲折中得到了提高,對自己的擇偶心放的比較淡了。

我們把自己經歷的上述曲折寫出來,請與我們有類似條件狀況的同修引以為戒,千萬要「順其自然」、「正念正行」,不要以人情人心對待大法弟子的擇偶,不要發生我們曾經發生的問題。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