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孩子考大學看我們的人心


【明慧網2006年6月27日】2006年高考結束了。我們這兒也有幾個同修的孩子參加了高考,有的發揮正常,有的平時學習不錯的卻發揮的很不好。因為修煉中沒有偶然的事情,所以對此我們也在認真思考。下面我想結合我的孩子的經歷談一談自己的一些想法。

我的孩子初中就得法了,現在已經上大學了。上初中的幾年學法煉功還抓的比較緊。現在中國大陸的學生負擔很重,作業很多,找不出較多的時間專門學法,他就一邊聽師父的講法,一邊做作業,每天能聽好幾個小時呢。腦子裏裝進了大法的孩子就是與常人孩子不一樣,他的學習成績一直名列前茅,而且老師和同學們反映說他很正,各方面都很好,還是班幹部。可是到高中情況就不同了,一進入高中,班主任就經常給他們灌輸:你們的目標就是某某名牌大學(該大學不在我們本地區,離的較遠)。孩子的學習成績倒一直都很好,學校也對他寄予很大的希望,指望他給學校爭光。孩子很聽學校老師的話,學習抓的非常緊,但是學法煉功就逐漸放鬆了。

我作為一個修煉者,應該督促孩子精進,但是我也起了常人心,覺得高考前功課很緊張,先讓他集中精力學習,考上名牌大學再學法,還可以證實大法能開智、能給人帶來福份。因此只管自己學法煉功,就不怎麼管孩子了。

我們幾個同修都認同我的想法,高考的時候還幫著一起發正念,清除干擾孩子高考的邪惡因素。當時沒有認識到這實際上是一種求名的心,還認為在證實大法呢。

心不正,當然就不會有好結果,考試時,沒有發揮出平時的水平,估計出的分數對他那個目標來說,有風險。填報志願時,他仍然執意要填該大學,說是取不上就隨便上哪個學校,將來考那個學校的研究生,我也沒反對。結果那個大學真的沒錄取,而是調劑到本地一個在常人看來檔次很低的學校。我和孩子倒也沒甚麼,但是此事在我們地區影響很大,熟人見我就說,孩子太虧了,怎麼那麼倒霉。本來想證實學大法能給人帶來福份,這一下適得其反,起了負面作用。

就此事,我們幾個同修一起交流,找我們自己在這件事情上哪些地方錯了,大家認為:

1. 沒有把大法擺在第一位

首先把目標定在某所名牌大學就是不對的,我們已經認識到人來世上的真正目地是同化大法、返本歸真的,那麼一切都應該圍繞這個目地,平時只管好好學習,考完以後根據考試情況選擇最有利於證實法、修煉的學校和專業。大法弟子的孩子,來源都是不簡單的,即使現在沒得法,以後也要得法,我們得為他們將來得法修煉奠定良好的基礎。

像我的孩子,理想中的大學不在我們本地,離家很遠,孩子是修煉者,一直和大人一起修煉,到很遠的地方去上學,好幾個人住一個宿舍,現在中國大陸的環境,還不能公開學法煉功,會給孩子修煉造成很大困難,如果在離家較近的地方上學,經常能回家,就可以彌補,我的孩子現在一兩個星期回家一次,學法,煉功,在學校沒有時間也沒有條件,全憑回到家那點時間了,如果在外地,那就成常人了。

2. 沒有為眾生著想

我的孩子雖然當時高考的分數離他理想中的大學有些差距,但仍然算高分,如果當時在本地選一所不錯的大學是完全可以的,但由於過於執著,非要冒風險去碰運氣。對於我們自己來說,落選了也沒甚麼大不了,但我們就沒有想到對常人會產生甚麼影響,對他們得法得度是起正面作用還是起負面作用。事實證明,這件事情起了負面作用。

我們是正法時期大法弟子,在修好自己的同時還要救度眾生,我們每一個大法弟子在常人中的表現,甚至於我們的親朋好友的情況,常人都非常關注,如果各方面都很好,那真的能展示大法的美好,有助於常人得救度;如果我們做的不好,又不能理智的講清真相,今天自己出事了,明天家裏人出事了,人家就會不理解:不是說學大法是有福份的嗎?一人修煉,全家受益嗎?他家怎麼比常人事還多?這樣就會給人得救度造成障礙,起負面作用。所以說我們大法弟子涉及的問題都是很大的,必須理智的認識。自己做好了,能救人,做不好了,能害人,我們必須做好。我們想甚麼、做甚麼都必須以法為大,以救度眾生為大,以證實大法、救度眾生為主線貫穿一切。

提高了認識後,現在孩子已經不執著於非考那所大學的研究生。雖然還在準備考研究生,但到時候學校和專業的選擇一定要有利於證實大法、救度眾生。

我們這裏有不少同修自己修煉挺精進,可一到孩子的問題上就落到常人那兒去了,自己平時很能吃苦,對孩子卻很溺愛,嬌生慣養。有的同修勸常人三退挺積極,自己的孩子卻在入黨,別的同修說這樣不合適,勸勸孩子,他說只是為了好找工作而已,先入了再化名退。

同修們啊,孩子轉生到我們大法弟子家裏,是為了得法的。如果我們真愛孩子,那就千方百計幫助孩子得法,切莫由於自己的人心使孩子失掉這萬古機緣。

自己所在層次所悟,不對之處懇請同修慈悲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