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感於跳出常人的悲情正念救度世人


【明慧網2006年4月21日】在蘇家屯集中營的血腥黑幕被揭露出來後,面對這突如其來的真相,面對這超出難以想像的負荷,這超出人類心理底線的殘忍罪證,我當時正在網上,我失聲痛哭,但我馬上意識到我的責任,趕緊將各種不乾膠真相打出來,(我是家庭資料點,光盤,上網,打印)。當晚將真相貼在所住小區,第二天立刻拿著真相到一同修家屬處告訴他們真相趕快救自己的親人,並將資料分給同修到商場發,到公園發,同修收集了地址給各大軍區醫院,各地大醫院發信,並把真相帶回到了偏僻的農村。隨身帶有粉筆,方便發就發,方便寫就寫真相,方便講就講真相。在這六年的風風雨雨中,雖然從未間斷隨身帶真相資料,無論走到哪裏,發到哪裏,說到哪裏,寫到哪裏,但這次不同以往。這使我感到救度眾生更加緊迫。

在此同時,我也深深自責,痛恨自己。這麼多同修遭受這滅絕人性的迫害,這裏也有我的一份責任哪。痛恨自己有時還陷在舊勢力的操控中。例如有時還陷入愛人有外遇的悲情之中,雖然從未停止做三件事,雖然愛人已由以前的撕大法資料到現在的早已退黨,有時還協助我做大法的事,陪伴我發資料。這每一步都是師父慈悲呵護才得以走過來的。其實這顆心不真正提高上來,不走出這個情來,做甚麼事也只能是個人。深挖自己的執著,還是對情的執著,對常人「幸福家庭」的執著。每當頭腦中反映愛人外遇的一思一念,其實都是邪惡的舊勢力安排操縱的。我是大法弟子,必須時刻清醒,放棄人中變異的理,站在法上思考問題,那不是我自己,解體它!走到今天決不能再讓情帶動。師父在《2004年紐約國際法會講法》中說:「誰說不被情帶動?誰能走出情,他就是神。」我就是要成神,就跟師父走。

同修們,讓我們跳出常人的悲情,以及所有的情吧。其實真正淘汰的是那些迫害大法的邪惡之徒以及邪惡的舊勢力操控的黑手爛鬼們,其實真正承受更大巨痛的是我們的師尊哪,讓我們協同的做好師尊讓做的三件事。只有真正做好三件事,才能真正全面解體邪惡的舊勢力安排的一切機制。只有真正做好三件事,才能走好師父安排的路。只有真正做好三件事,才能真正讓師尊少一份承受,只有做好三件事才能真正兌現自己的史前大願─救度眾生!

寫到這,我回想起第一屆大法弟子書面交流會,我寫下了自己的修煉過程。寫的完全是證實自己做的如何好的心,那自然也不會發表。

第二屆書面交流會正值我處於家庭悲情之中。我寫下了在魔難中的狀態,真是像師父在《美西國際法會講法》中說的,「因為在你走的這條路的過程中會有困難,會有各種各樣的考驗,會有你意想不到的魔難,會有你意想不到的各種各樣的執著與情的干擾。這種干擾來源於家庭、社會、親朋好友、甚至於你們同修之間,而且還有人類社會的形勢的干擾,人類在社會中形成的觀念的干擾。這一切一切都能夠把你拖回到常人中去。你能衝破這一切,你就能夠走向神。」當時就是被拉回到了常人的狀態,出現了嚴重病業,幾乎為此付出了生命的代價。寫的過程中也有一個名利心,想發表自己的文章,好讓有同樣經歷的同修互相提醒一下,因為心性太差,寫的不好,沒見到發表…這次我又提筆,完全不同於前兩次的心情,投稿是我不可以失去與全球同修交流的寶貴機會,是我修煉的一個方面。在師尊慈悲呵護下我跌跌撞撞走了過來,我跪在師父像前淚流滿面但是現在淚中的內涵完全不同於以前的眼淚了。世界上沒有語言可以表達對師父的感激。

我不會寫文章,寫的不好的地方敬請各位同修慈悲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