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破情關 精進修煉

【明慧網2004年1月29日】

突破情關 精進修煉
文/河北省大法弟子

我是98年得法的。我學法一年多的時候,兒子去世了。兒子是娘的心上肉,十指連心,白髮人送黑髮人,悲痛欲絕,我不想在人間呆了,可又一想,我走了沒甚麼,結束了想兒子的痛苦,可是會給大法造成很不好的影響,所以勉強活下來了。我經常想起他那天真可愛的容顏,做事心靈手巧,一幕幕的浮現在眼前,我陷在情中一時出不來,開始對大法產生了懷疑的態度,有一階段沒有學法、煉功。

後來同修(孩子二嬸)跟我說了兩次,我又重新學大法,我想好好學吧,人活得太苦了,所以我就執著時間,天天盼快點結束,還是被情困擾著。有時老伴跟我說,別想孩子了,你記得嗎,明慧週刊上說的,女兒修煉圓滿飛升那一天被母親給喊下來了,多可惜啊!

我學法學到第六講,師父說「常人就是為情活著。那麼做為一個煉功人,一個超常的人,就不能用這個理來衡量了,要突破這個東西。」(《轉法輪》)我想我還配得上一個煉功人嗎?這不是一個修煉人應該有的狀態,我不能辜負師父的苦度。師父為救度我們,為我們承擔了歷史上的一切,我不能錯過這萬古機緣,要按照師父要求的做好三件事,為完成歷史上賦予我們的重大責任而努力。

我老伴是99年四月份得法的,當時不識一個字,現在這部大法全都能通讀下來。我們這裏人冬天沒有農活,經濟來源少,都出去燒鍋爐。他說燒鍋爐到早晨就發不上正念,交接班前太忙,容易忘;再說學法也不方便,單位知道了就攆你走,他就不出去燒鍋爐了,每天在家裏學法、煉功、發正念,做好三件事。有時候口頭給別人講真相,有時發真相傳單。有一次,走出十多里遠發傳單。那次是我們四個人,因為天黑路很不好走。但是,特別輕鬆愉快。一路上在師父的呵護下,很順利回家了,到家雞都叫了。

有一次,我老伴胸前特別疼,自己找找心性有沒有問題,也沒有找著哪錯了。第三天,我婆婆叫去捏糕,還有幾個人,我倆想正好是講真相的好機會。我們告訴他們:大法教我們做好人,江澤民迫害好人,你們別看電視上演自焚,都是假的。捏完糕回家,不知不覺老伴不疼了,真是神奇。

講真相多重要,眾生在眼巴巴的渴望著救度。獄中的同修在受著非人的折磨。我們還有甚麼放不下的執著呢?要破除舊勢力所有的安排,從人中走出來。

「時間很緊,別再執著了」
文/大陸大法弟子

我修煉大法已經有四年了,感覺大法很好,其法理博大精深,我一定要好好修煉,做一個好人。

我是通過母親才認識到大法。通過母親為我洪法,讓我知道大法是怎樣的好,終於我得到了大法,有了修煉的機會,我真是太幸運了。我的身體一直不好,又有糖尿病,學了一段時間,身體還不怎麼好,因為我不精進,總是忙於工作,沒有把大法放在重要位置。當初家裏還不知道大法的好,丈夫見我身體不好,不願讓我再煉下去,一直阻攔我。可我感覺大法很好,不捨得放下。又過了一段時間,我精神飽滿,紅光滿面,丈夫見我身體好起來了,就不再反對,慢慢就支持了。平時我和母親總是在一起學法煉功,可是我的基礎很差,認字很少,有時就讓孩子們教我。到了現在,大法書籍裏的生字已經不多了。大法的法理,在我與學員切磋時,也能明白很多。我感到大法非常好,立志要和母親一起好好修煉,做一個好人。

江××身為國家幹部,但是他總迫害大法,不讓人們煉下去。鄉里的幹部領來幾個人,讓我們簽字答應以後不再煉大法。我沒有簽。他們總是糾纏我。有一次,他們把學法精進的大法學員都關在鄉里了。我去看望大家,給他們送飯,看到他們是那樣偉大,雖然被關著,可是到時間,他們就發正念。他們在那裏發,我們在家裏發,因為縣裏的人要來演造謠電影,破壞大法。所以我們學員就一起發正念,最終他們沒有演成。他們強迫那幾位被關著的學員寫不煉的保證,他們堅決不寫,最後鄉里幹部也沒辦法,只好把他們放了。

我的母親學法積極,可悟性差,讓舊勢力鑽了空子,而且正念也不足。最後她離我們而去。這真是對我的一大考驗,我陷入了情關,整日眼淚不止。煉功煉不好,看書看不進去。以前,我和母親總是一起煉功,一起學法。突然,她離我而去,再也不能和我一起煉功了,我受了很大的打擊,沒有心情看書、煉功了。學員們來看望我,她們勸說我快好好學法吧,別再往下掉了。我的耳朵裏總會響起表針走動的聲音,好像是師父在提醒我:「時間很緊,別再執著了,好好修煉吧!」一次晚上做夢,12點母親跟我說:「準備吧,發正念的時間到了!」我在答應著,可是我的眼睛睜不開,等我醒來,已經是12點半了。從此,我很努力,每天堅持看書,煉功,發正念,有時還要洪法或講真相,有明慧週刊我也會學一學。

現在,我好多了,我真正感覺到大法的博大精深。有時為在獄中受難的學員發正念,救援他們。我相信,江××一夥永遠也破壞不了我們無比偉大、美好的大法。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