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刻都在考驗我


【明慧網2006年5月28日】我是94年12月開始走進大法的。最初幾年只是想有一個健康的身體就行了。懶懶散散的學法、煉功,從而耽誤了多少寶貴的時間,法沒有學好,人心非常重。

惡黨在99年7.20開始瘋狂的破壞大法和殘酷的迫害大法弟子。當時很多大法弟子都不知道怎麼辦了,我也反覆思考,我們該不該學大法?怎麼學?漸漸的堅定了修煉的心,認識到作為大法弟子應該站出來維護大法,我們毅然決心走出去證實法、講真相、反迫害。就到電視台、省政府上訪,後來又有大批同修進京走向天安門。我也在2000年12月進京到天安門廣場「打橫幅」、「講真相」,被惡警抓捕並勞教。因為學法少、修的差,不知不覺就向邪惡寫了所謂的「三書」。這是大法弟子的一個恥辱。

2001年10月回到家中,看到同修們都積極參與到講真相和反迫害中去了,在同修和愛人(同修)的幫助下,我沒有氣餒,立即投入到師父講的「三件事」中去。通過學法、交流,認識到過去只是做事心,沒有真正從法理上提高。認為我為大法做了那麼多事,付出也不比別人少,修的不錯。可是對照大法和《明慧週刊》上同修的交流。如夢初醒,我確實修的太差勁了,人心太重。忘記了大法弟子來世間助師正法、救度眾生、修好自己的洪願。

在最近一年的修煉中,對我的考驗和干擾真是一個接一個。開始是兒子出車禍,當時真是剜心的悲痛。冷靜下來,我和愛人很快投入到講真相、反迫害中去了。此事過去不到三個月,愛人突如其來的出現嚴重的病態表現,因為學法不深,執著心太重,心性沒有守好,被邪惡鑽了空子,經過8天艱難的掙扎離開了人世。

對於我來說,真是雪上加霜。身負著巨大的壓力,究竟是放棄,還是堅持在大法中修煉!?女兒女婿在外地工作,要和他們在一起生活就要離開現有的修煉環境,媳婦帶著孫兒在娘家。我決定獨自在家一個人修煉。我和同修繼續做證實法的三件事。就在愛人去世的幾天後,我早上煉靜功時,師父給我打開了多年關閉的天目,親眼看見她坐在蓮花上回到家中,我明白師父是在鼓勵弟子,要放下情和悲傷,堅定的走好最後修煉的路。

我就在修煉的路上繼續走著,但是離大法的要求差的太遠太遠,時不時的都會在腦海中冒出私慾和情來。就是在愛人去世後的幾個月中,有很多的朋友給我說對像,都被我婉言拒絕了。可是就是自己的情太重,一直在被其牽制著。一個親戚來說:有一個姨媽之女,又賢惠、又能幹。自己動了情,就想過常人的生活,忘記了大法弟子來世間的目地和意義,可見自己的思想是多麼的執著。

在今後短暫的修煉時間內,我要儘快的去掉它。寫出來讓有這種思想的同修引以為戒。因自己文化低,寫的不妥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