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輕弟子破情關


【明慧網2006年6月9日】大學畢業後半年左右,我遇到了一個女子,因為當時狀態不精進,於是給她寫了封情書,從此情關就一直在困擾著我。

最嚴重的時候,真的是讓我感到無比的痛苦,晚上連覺都睡不著。

而且,我在明知故犯的情況下,做了連人字都不配的行為,給大法抹了黑,回想起來,真是讓我羞愧難當。

現在,我基本上走出了情的困擾,在這裏想把自己的一點點體會寫出來,希望有和我遇到相同問題的同修看一看。

首先,情是不能被放縱的,必須做到時時刻刻的清醒,從一思一念裏找,冷靜的區分哪些是真我,哪些是後天形成的觀念。如果是後天形成的觀念,一定要認清它,正視它,正念清除它。如果做到了時刻檢查自己的一思一念,堅持一段時間,(一兩天)就可以有非常明顯的變化。

其次,要放下人心,不要用人心想問題。我當初陷的最深的時候,完全是用人的一面在想問題,沒有想到她對我的態度與做法其實都有舊勢力為了想讓我掉下去而有意引導的因素。怎麼樣能讓你更執著她就做甚麼,專門針對你的心。所以,一定不要用人心想問題,一定要有正念,強大的正念,知道自己是個大法弟子。不要被常人所帶動,不要用人心去想問題。要認識到「麻煩」的出現正是自己去掉對情執著的大好機會,要知道一切其實都是針對自己的心來的,為了提高而設的障礙。所以我們更應該把握好自己,去掉執著,提高上來。

再次,如果被拒絕,會非常非常的難過。為甚麼?因為一個「私」字。因為人是自私的,當被拒絕的時候就說明對方不認可你、認為你不好。這對私心是個非常大的觸動,所以被拒絕的時候人才會不甘心,才會覺得難以釋懷。如果真的做到了常人說我好說我壞我都不往心裏去(師父以前講過這樣的法理),也就不會有這些反應了。說到根上,還是有私心在作怪。

執著於男女之情,其實往往就是執著於人間的所謂的「美好」,就是沒有放下對所謂人間「幸福」的追求,說白了就是沒有做到世間的捨盡。那些所謂的「美好」,用法衡量一下,真的就是「美好」嗎?其實不是的。作為一個大法弟子我們的目標是甚麼?難道不應該把這些東西放下嗎?

同時我們要對自己有信心,相信自己可以去掉情的執著。不要對自己沒有信心,不要給自己不正確的暗示,老是擔心自己去不掉,老是有思想包袱,其實就是「怕」了,其實就是在「求」了,那情就能壓進去。

如果你陷入情中很深,一時感覺憑借自己的正念難以解脫,那麼你不妨轉移一下注意力,更加精進的做好三件事,甚麼都不要去想,就做大法弟子應該做的那一切。當你每天都把三件事做紮實了,你發現情自然而然的已經被去掉了。千萬不要因為已經被情困擾了,反過來又影響了做三件事。我們應該做到即使再苦、再難、執著再難放,也要克服困難,努力把三件事紮紮實實的做好。

同時我們應該處理好與常人的關係,雖然她(他)給你帶來了「魔難」,但是你也應該慈悲的對待對方,用善念去對待任何一個眾生。師父在《2006年加拿大講法》中說:「你所接觸的工作環境、家庭環境那都是你的修煉環境,都是你必須要走的路,必須面對的、必須正確面對的,哪一件都不能敷衍。最後走過來了,師父給你們安排了這樣的路,你們怎麼走過來的?這一切最後不能不看的。在修煉過程中對這些也不能不看的,所以哪件事情都不能夠忽視。」我悟到我們應該正確的處理好與她(他)的關係,即使不能做男女朋友、不能成為夫妻,也不要對別人惡言相向或傷害別人,擺正與人的關係,作為大法弟子我們必須時刻是慈悲常在的,我們應該用我們的善良去感化別人,真正讓常人體會到大法弟子的大善大忍,我個人覺得這就是在證實法啊。

如果情還能干擾到我們,那其實就說明我們學法是不夠的,因為在法理上如果認識清楚了,知道了順其自然、因緣天定的道理,就不會再去動那些常人心了。多多的看法,大法會純淨我們的生命,常人之情自然而然也就放的下了。

因為我曾經深深的被男女之情困擾,以上是我的一點點體會,寫出來與同修交流,層次有限,不足之處誠懇的請求同修慈悲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