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關中別抓著人的東西不放


【明慧網2006年6月7日】最近,在我修煉的路上連過兩關,一個是情,一個是錢。因人的執著太多,關過的不太好。其實誰都知道,過關中執著放的越快,關過的越快,越放不下人心,魔難越大,關也越難過。

事情是這樣的:一天我們兄妹幾個聚在一起吃飯,飯後大家閒聊,說著說著,我弟弟突然說:「你女兒現在搞成這樣,你丈夫又……」他欲言又止,我有點莫名其妙,不知他想說甚麼,我追問他怎麼了,他一臉的無奈,很不想說,在我的一再追問下,他很不情願的說:「有人看見你丈夫在外邊和其他女人在一起,見者打電話要我馬上開摩托車去看看。因不是甚麼好事,我當時沒去。」

我弟媳也說,有一次看見他在麥當勞附近和一女子在一起,當時吃了一驚,也沒敢告訴我。聽了他們的一番話,再把我往日的猜測和我所知道的一些事連起來一想,明白了,往日只是猜想,現在幾個人都看見了,錯不了。2002年,我被國安非法抓捕後,國安也和我提到過這方面的事情。這時我心性也守不住了,氣也來了,心裏也明白,關來了,難來了。但人的各種心也不斷的往外翻。

這一晚,我徹夜未眠。一正一邪,人念神念不停的在我腦海裏交戰。當人的觀念出現時,越想越氣,嫉妒心、爭鬥心、報復心都出來了。當神的那一念出現時,氣漸漸消了,恨也慢慢融化了,那顆被妒火燃燒的心才得以平靜下來。明知做人苦,做神好,可要去那顆人心,卻不是想像的那麼容易。

正如師父在《越最後越精進》中所說:「但是在實際修煉中,痛苦來時、矛盾衝擊心肺時,特別是一旦衝擊了人的那頑固的觀念時,還是很難過關,甚至明明知道是在考驗也放不下執著。」

平日裏,我自以為對丈夫的情已放的很淡,許多執著心也被表面的平靜掩蓋著。一旦遇到衝擊,後天形成的人的東西都暴露無遺。我極力排斥,否定這些觀念,並在心裏反覆說:「主意識要強」「心一定要正」(《轉法輪》)「為情者自尋煩惱」(《做人》)「何為人?情慾滿身。何為神?人心無存。」(《人覺之分》)

天亮了,我恢復了理智,正念戰勝了邪念。我決定放棄用人的一切手段來對付丈夫。我坦誠、平和、善意的給他寫了一封信,並和丈夫進行了一次長談。沒想到,我的這一關還沒過去,新的魔難又降臨了。

談話中,丈夫又向我透露了他心中另一個不願講的秘密。他因買私彩(實際上就是賭博)已欠下一身債,加上債主頻頻追債,他又無力償還,他感到焦頭爛額,心灰意冷,已到了崩潰的邊緣,走投無路的他已失去理智,只得更加瘋狂的去賭博。

聽了他的話,我像又遭了一記悶雷,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真是雪上加霜。那幾天,我心上像壓了兩塊巨石,喘不過氣來。家裏經濟本不寬裕,收入又低,以我們目前的收入,要還清那筆賭債,我不知要還到哪年哪月。在極度的煩惱中,我也失去理智,竟動手打了他兩下。

那幾天,雖然我的心很苦、很傷、很煩,但得了法的那一面卻很明白,這不正是去執著、去人心的大好機會嗎?而要改變常人那千百年來骨子裏形成的理和退掉人的表面這層殼,我們就必須在修心性上下苦功。每一次的過關,每一次的魔難,都是在去我們身上的魔性,也是在一點點的退去我們身上的這層殼。

在這兩次過關中,我一直在思考,一直在向內找,表面上是丈夫傷害了我,給家庭造成了如此大的魔難,實質上是我的哪一顆心促成的呢?年輕時,我渴望有一個美滿的婚姻,可我的婚姻並不如意。婚後我希望日子過的好點,丈夫能對我好點,可越求越沒有。步入晚年,有幸得法,返本歸真,我又求早日功成圓滿,速速脫離這個苦海,求來求去,最後求來了丈夫對自己感情的背叛,到老了還要背著一身債過日子。

我的答案找到了,多年來,正是這顆求美好、求幸福、求圓滿的心遲遲不去,被舊勢力的爛鬼、黑手抓到把柄,並把這些執著放大,加以迫害,我的魔難就來了。今天,在寫這篇文章的過程中,我終於找到了這顆心,這顆早該去的執著心。

雖然干擾很大,但我終於還是把它寫出來了。我要把干擾我、迫害我的邪惡爛鬼、黑手曝光,窒息它們。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