憶師父在長春傳法(一)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五月十三日】在師父傳法十四週年之際,長春大法弟子重走師父當年在家鄉傳法之路,回憶師父傳法的點滴,感慨萬千。

師父家住在建設街和解放大路交匯路口西北角。那是一座已破舊的老式住宅,師父家住在四樓(圖一)。朝南的兩間套間,僅有二十幾平米。裏屋是一張床和一個衣櫃,外屋是一張桌子,一個長條沙發,一個書櫥,書櫥上有香爐,香爐裏還有半爐的香灰。就是在這間簡陋的小屋子裏,師父完成了《法輪功》、《法輪功》(修訂本)、《轉法輪》、《轉法輪(卷二)》、《法輪大法義解》這幾本大法著作。就是在這小小的屋子裏,師父處理宇宙中干擾正法的魔,一坐就是十幾天,鬍子都長長了也沒有時間刮。


(圖一)

有一次,師父一坐就是七天七夜,不吃不睡。女兒心疼爸爸,讓爸爸吃飯。師父嘆口氣,說叫他這一聲在另外空間就過去了十幾年啊!女兒再也不敢打攪爸爸了。早期的老學員都明白師父在做甚麼,就像師父在《法輪大法義解》中說的:「這次回來有許多問題要處理,學員們都知道,所以,儘量不打擾我。可能一聲電話鈴就把我干擾的很厲害,所以許多學員連電話都不打,這點我知道。」

外屋的牆上掛著師父親手畫的佛像,兩尊女佛像,一尊阿彌陀佛、一位道和一張孫悟空的畫像,莊嚴神聖。師父是用蠟筆畫的,非常細膩,栩栩如生。其中阿彌陀佛(61頁)、道(58頁)和一尊女佛像(76頁)就在《洪吟》的插圖裏(圖二)。


(圖二)

記的當年師父在北京參加東方健康博覽會的時候,這座住宅樓著了火。過後師父說到這件事情,當時有人告訴師父家著火了,師父右手繞到頭的後側,做了一個非常漂亮的動作,說:「著就著吧!」師父沒管這件事。結果,火撲滅了之後,消防隊員清理火場,一看只有師父家沒燒著。當時人們說,這家是修佛的,家裏供著佛像呢,有佛保祐。現在想想,那時舊勢力就給師父傳法製造方方面面的麻煩,但是正像師父講的「我這個人不願意跟人鬥,我也犯不上跟他鬥。他弄來不好的東西我就清理,清理完了,我就傳我的法。」

師父家的東側不遠是文化廣場,這兒是當年的地質宮,是長春市最大的公眾集會的地方,師父沒傳法之前就在這兒煉功。師父有一張穿著煉功服在這照的煉靜功的照片(圖三)。據說,從新修建文化廣場的時候,原計劃是要全都推平的,後來留下了東南、西南角的樹林,這是當年師父煉功的地方。7.20之前,長春市萬人晨煉也在這兒,那洪大的場面,莊嚴的氣氛,祥和慈悲的場,展現了大法,也吸引了很多有緣人走進大法(圖四)。


(圖三)


圖四:一九九八年一月一日長春地質宮門前晨煉的情景,有兩千多人參加。

再往北走是長春市五中,師父第一期、第二期傳法辦班就在五中階梯教室。1992年5月15日,辦第一期班時才只有約180人。大法洪傳從這裏開始,僅僅七年在中國大陸就有一億人學法煉功,僅僅十四年已經廣傳到近80個國家和地區,在全世界幾乎沒有人不知道法輪功。

高精度圖片
師父在長春講法
高精度圖片
師父在長春講法

師父最開始是以氣功的形式傳法,親手給學員開勞宮穴,開天目,下法輪,清理身體。記的辦班的時候,有一個十六七歲的小姑娘,被附體控制著大哭不止,有幾個練其它功法的氣功師在她頭上拍怎麼也不好使。師父從講台上走下來,在她頭上拍了三下,她立刻就不哭了,當時場上驚噓聲一片,接著是一陣掌聲,在場的人無不佩服。師父還在禮堂的四個角下上氣機,紅光四射,一片祥和。

第二期班結束後,師父騎著自行車,那是最老式的很破舊的自行車,圍著長春市騎了一圈,給整個長春市清理空間場。師父告訴學員,好好煉功,不會出現問題。

勝利公園也是早期師父煉功的地方。師父在冬天煉站樁,東北的冬天有多冷啊!師父把外衣一脫,手套一摘,一站就是幾個小時。夏天,大雨傾盆,其他練氣功的人都躲到廊下避雨,只有師父頂著雨在走圈,見到的人無不讚歎佩服:這才叫真正的煉功。還有的學員看見師父晚上在煉抱輪,第二天早上一看師父還在那兒站著,一煉就是一宿。

師父教功是從勝利公園開始的,那時是以氣功的形式來傳的,為了讓人們認識大法,師父開手給人們治過病,清附體,直羅鍋,手到病除。當時在猴山煉功的人一層層的,後來放不下,又開闢了正門和後門的煉功點。就是這後門,師父在《轉法輪》中講「吃肉問題」時提到:「一天早晨我從長春勝利公園後門路過。有三個人大吵大嚷的從後門出來,其中一人說:練甚麼功啊不能吃肉,少活十年我也得吃啊!那麼強烈的一種慾望。」讀到師父的法,如同見到當年師父的身影。

勝利公園的東北方不遠是師父當年工作的地方──市糧油供應公司。凡是和師父一起工作過的人都知道,師父善良、質樸、實在,平時話語不多,總是笑呵呵的,人緣很好。誰要是哪不舒服,找到師父,師父都幫著調理調理,都說見好。逢年過節有活動,師父就把部隊文工團的戰友們找來給演出節目,師父吹小號。師父在工作中、生活中,用行動告訴我們怎樣最大限度的符合常人狀態來修煉。也是在這裏,師父講到自己早期修煉的事情,「我在單位上班的時候,單位食堂老虧損,後來就黃了。黃了大夥帶飯。早晨做點菜,忙忙活活上班挺費勁。有的時候買兩個饅頭,買塊豆腐泡醬油。按理說那麼清淡的東西可以了吧,老吃也不行,也得給去去這個心。你剛要瞅豆腐,就讓你泛酸,再吃吃不了,也怕你產生執著心。」(《轉法輪》)長春市裏有很多人曾是師父的同事、同學、戰友、鄰居,親朋好友,都是師父為救他們而結下的緣,但願他們都能知道大法好,不費師父苦心啊!「大法洪傳,救度一切眾生」(《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師父給過所有生命一次一次得救的機會,只看自己怎樣選擇了。

勝利公園的西側是航空部隊的俱樂部,在這裏師父辦了第三期班。當時,有個人當年在單位上班被米袋砸了,癱在床上很長時間,所有的方法都治了,就是不好,家裏人把她從醫院抬了來,用擔架抬到講台上,醫院還跟來了幾個病友。師父講課之前親手給她調整身體,拍拍前身,又讓她翻過身來拍拍後邊,之後,讓她坐起來,她就坐起來了;師父讓她站起來,她就站起來了;師父接著讓她走一圈看看,她就真的在台上走了一圈。家裏人和跟來的病友們感激不已,從此,全家人走進大法開始修煉。

在這期班上的一天,師父騎著破舊的自行車馱著女兒來了,到門前,看到學員停放的自行車倒了一排,就一輛一輛的扶起來立好,當時還下著小雨。師父啊,每一件很細小的事都給大家做了榜樣,師父用自己的行動告訴我們甚麼叫「懷大志而拘小節」。當時有位學員等在門前,想讓師父給自己家裏人調調病,看到此情景,感動、敬佩,內心自責:師父為別人著想啊,我怎麼好意思為我自己家人調病耽誤大家聽課呢!她悄悄回到禮堂等著師父講法。師父慈悲純善的舉動,化掉了一切不正的,也在歸正著人心。

勝利公園和省委禮堂只有一路之隔,師父在這辦了第四期、第五期班。四期班時,師父讓幾個參加班的學員站在講台上,有一個人肚子裏有個大腫瘤,師父給她清理身體,當時連膿帶血順著褲子往下淌,腫瘤消失了,肚子平復了,褲子一下子系不住了。多少學員見證師父的神跡,大法的神奇。

五期班之後,師父再不給學員一個個動手治病了,而是整體調整學員身體。這期班結束時,師父給勝利公園、吉林大學、兒童公園、動植物園、朝陽公園這五個煉功點授旗。這些煉功點都是師父親自看的點兒,清的場,下的罩。師父在動植物園畫了那麼大個地方,可當時才幾個人煉功,師父告訴他們別著急,很快會裝不下的。真的,六、七期班下來之後,人就多起來了,95年以後多的就站不下了,於是在動植物園其它幾個門前分別成立了煉功點。


(圖五)

師父的後兩期班都是在吉林大學的禮堂鳴放宮辦的。十四年了,很多舊地已經翻蓋、重修,唯有這裏還保持原貌,陳舊的日本老式神社風格的建築在見證和記載著歷史,告訴我們當整個宇宙走向最後的時候,偉大的師尊來了,在這裏傳法,救度眾生。禮堂裏仍迴響著師父洪亮的聲音,門前留下了多少師父與學員的合影,傳法場上多少人見證了大法的神奇。

師父講法時,有的學員看到師父很大很大的光圈,金光燦燦,八個護法神身穿鎧甲,持著各種法器,左右各四位,立在師父兩側為師父護法,威嚴神聖。

有位老人得腦血栓,拄著拐杖坐在椅子上同師父照相。師父對他說:「把拐杖扔掉,椅子撤下去。」他慢慢站起來,扔掉拐杖,試著邁出左腳,又邁出右腿,於是在門前廣場上走了一圈又一圈。在場的人都驚奇萬分,激動不已,讚歎道:「神了!」之後,老人的老伴寫信給師父,表示一定煉好法輪功,報答師父的恩德。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