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憶師父在武漢講法傳功的神奇故事


【明慧網2006年5月11日】十三年前的今天,我有幸喜得大法,在師父的呵護下,我走到今天 。我講幾個神奇的故事,與大家分享。

那是1993年3月份,全國形成氣功熱,人們都相信「氣功能治病」,我也是抱著治病走入大法的。當時就聽說從北京來了一位「高級氣功師」,在武昌準備辦學習班,辦前治病和帶功報告。

故事一、有一位司機到武昌訂票(那時在氣功協會),親眼看到師父正在給個長包的病人看病。他看見師父不用藥,也不用針,手也沒挨病人的身體,手在那個包上邊來回移來移去,眼看那包就小了小了。這位司機回來說:「這才是一位真氣功師,眼見為實嘛!」他立即帶朋友去武昌看,他的這位朋友雙腿尖骨刺,好幾年不能走路;經師父調整後,當時就能走路了,全家人高興的不得了,都說遇到真氣功師了,非常感謝師父的恩德。

故事二、開班前師父做了氣功報告,我集中精力聽師父講的每句話,感到和其他的氣功師不一樣,就覺得師父說的真對呀!都說到我心坎上了。禮堂裏的氣氛非常祥和,人也感覺非常舒服,臨走時我拿了一份《法輪功簡介》。第二天找了個空閒時間,我迫不及待的把簡介拿出來認真的看,看了一半的樣子,一股暖流通透全身。因為當時天氣還比較冷,還以為是同事開暖氣了。當我看到暖氣沒開時才悟到這是我看了《法輪功簡介》的緣故,我發自內心的說:「哎呀!這才是真氣功師,我還沒煉功,只是剛看了個簡介就有反應了,天下哪有這樣的好事?」至此我決定參加師父辦的講法傳功班。

故事三、在辦班前,有對夫妻是農村來的,孩子不到三歲,得了血液病。夫妻倆為了給孩子看病跑遍全國大小醫院,用了不少偏方,就是不見好。經師父調整後立即好了。開班的那天這對夫妻做了一面錦旗,上面寫著「活佛下世,妙手回春」,夫妻倆當眾跪在師父面前,感謝師父的大恩大德。我們全場的學員也激動的流下眼淚,為孩子得救感到高興,感謝師父的慈悲。

故事四、在學習班上,我的天目開了,看到講台不是講台,而是一個大門樓,師父在門樓裏面講法。兩扇大門都打開了,左右各站四位古代穿武士服的人。當時我不知道這是甚麼,後來聽同修講,這是八大金剛。我看到師父的身後有重重疊疊的人,看不到盡頭。當時我也沒多想,只是感到神奇。後來動了常人之心,景象就不見了。

故事五、師父在武昌、漢口辦班時,有的學員反映某些地方上班的人多數是三班倒,沒有時間過來聽法,能不能到離他們近的地方去辦班。師父聽後立即答應去了,辦了一個近千人的班,武漢三鎮的人都過來了,人都裝不下了,因為都知道大法好。

故事六、師父在武漢辦學習班時,我和幾位同修有幸參加了第一期和第五期學習班。因為老學員都已經體會感受到大法帶給自己和家人的好處和幸福,都在內心非常的感激師父,所以在最後一個學習班結束之前,學員們提議想請師父吃飯,沒想到被師父婉拒了。老學員們心裏很難過,心想師父給我們的太多了,怎麼連口飯都不吃呢?太純正了。沒辦法我們只有準備些好茶葉泡好,請師父講課時用,結果也被師父婉拒了。在聽課期間我們看到師父講幾小時也不喝一口水,十堂課下來還是那一瓶水,讓我們都流下了感動的淚水。師父為救眾生操心勞累這麼多,也不求甚麼。

故事七、在《美西國際法會講法》中,師父講了這樣一段法:「說到這,我想起一件事,這麼多年我一直有個法沒有跟大家講。在迫害很嚴重的時候啊,特別是2000年,中國大陸的學員在揭露邪惡對師父的造謠宣傳時,有個學員講的一段話給我的印象很深,而且也是必須糾正的認識。大魔頭與中共對學員造謠說你們的老師怎麼怎麼有錢、在北京與長春住甚麼甚麼樣的豪宅、生活怎麼奢侈。那時在中國傳法時我的生活是很簡單的。中國大陸的一個學員講,說我們師父是最好的,不會那樣,如果我們師父要那樣的話那我可不幹。我當時心裏很不好受,我更加體諒過去下世度人的神當年的苦。修煉是修自己,為甚麼要看別人呢?」

在最後一期的學習班的禮堂外牆上,師父有一句話,我至今仍記憶猶新:「功修有路心為徑,大法無邊苦作舟。」當時我百思不得其解,不理解是啥意思,在這十幾年的風風雨雨中,我真正理解了其中的涵義。

故事八、師父在第一期講法傳功班期間,抽時間到武漢廣播電台熱線為眾生調整身體,有這樣一個小伙子得了血液病,當時一起住院的有三個人。有一天上午,他無意中用收音機調到武漢熱線台,收聽到師父說:大家好,想一下你主要的病,把右腿抬起來……就這樣,小伙子當時就能下床了,經師父調整後小伙子一口氣跑回家告訴家人:要參加當時的師父辦的學習班。他家人找幾天才找到師父辦班的地方,結果全家都參加了師父的講法傳功班,全家都受益了。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