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幸福的回憶


【明慧網2006年4月17日】首先向師尊問好!每次回想起師父在合肥傳法的情景,我都抑制不住內心的感動和無以言表的幸福。下面我記錄師父在合肥講法的一些片斷希望能表達對恩師無限敬仰之心於萬一。

我從小到大都沒接觸過氣功,也不聽,不想,不信氣功,可以說是一個根本不懂氣功的人。1994年4 月15日,師父來合肥傳法,地點是安徽省黨校禮堂。當時我也說不清是甚麼原因,也走進禮堂去聽課。我坐在那裏,雖然對氣功、修煉甚麼也不懂,但覺得渾身從來沒有那麼舒服過,不但不願離開反而想一直坐在那裏不動,靜靜的聽師父講法。

我每天都早早進禮堂坐下,漸漸的我明白了師父是讓我們按照真善忍的標準去做好人,更好的人,更更好的人,去掉一切不好的思想,把心修得乾乾淨淨,純純正正。我恍然大悟,原來這就是氣功,這就是修煉。頭一次聽課,就遇上師父傳宇宙大法,而且聽師父親自傳功講法,這是多麼大的緣份啊,多麼大的福份啊。

過去我不信氣功,但從小就信佛信神,所以師父一講到法輪佛法,我就心頭一熱,很感動,很親切。師父還講到法輪世界的殊勝,無比美好,我覺得身子輕盈盈,好像起空在天國世界翱翔,自在極了。師父說「我們講整體調整學員身體,使你能夠煉功,你帶著一個有病的身體,根本就不會出功的。」「我要給你淨化身體」。

調整身體開始了,師父讓大家站起來,跺跺腳。我剛跺腳覺得頭上好像鬆開一個箍掉了下來,多年折磨我的頭痛,頭沉頭暈的毛病一瞬間去掉了。我心裏不由驚嘆,真神啊!忽然台下爆發出一陣歡呼,原來從南京趕來聽課的70人中有一個不能走路、雙耳又聾的人,這時竟能快步走上台繞圈,耳朵也恢復了聽力,他舉起雙手和人群一齊歡呼。法輪大法的法力不可思議,神跡實實在在的展現在我們眼前!

第十堂課,師父讓學員遞條子,提問題,由師父解法。我文化低,怕寫不清楚,也不知提啥問題,錯過了這次機會。過後想起我喜歡打麻將,不知煉功了還能不能打,心中遺憾為甚麼不問師父。照像那天,我見師父一個人站在外面,趕緊走到師父面前,冒冒失失提出能不能打麻將的問題。師父沒有因為我的冒失批評我,反而笑笑,很祥和的說:「你都煉功了,還打甚麼麻將,不要打了。」我點點頭剛一轉身,又想到一件事問師父:「我說師父我甚麼功都沒煉過,能不能煉我們這功?」師父看著我很慈悲,祥和的笑著說,可以,你要好好煉功。經過一段時間的修煉,我似乎明白了師父那慈祥目光中的內涵,是在鼓勵我,不接觸其它氣功好啊,可以做到不二法門,專一修煉大法呀!

1994年11月15日,我的車經過一個公交車站時,一輛停在路邊的汽車突然打開車門,把我和車子都撞翻在地。人倒在慢車道上,車子裏的證件全都掉到花壇裏(當時我未覺察)。人一爬起來,就想衝著剛從車裏出來還在發愣的人發火論理。沒等開口,忽然想起我是煉功人,馬上一聲不吭的去辦事了,到了辦事地點一拿證件,才知道翻車時丟了,可此時已過了半個小時,還能找到嗎?不管怎樣找找看。沒想到老遠就看見東西還在花壇裏。這是我第一次悟到煉功人心一定要正,時刻不能忘記自己是修煉人。如果剛才我要真跟撞我的人發火,丟失的證件可能就找不到了,從此我天天抓緊學法煉功。

邊聽師父講法,一邊我還時不時的真正看到、悟到「法輪常轉」的玄妙、殊勝,多是在凌晨起床,似醒非醒的時候。如一天早晨要起床的時候,法輪把我給拖了起來,我看見法輪就好像龍捲風一樣似的把我拖到好高好高的,我用龍捲風來形容法輪是不尊敬的,但是我實在無法用言語來形容。當時我很害怕,就開始喊師父,其實師父當時就在我身邊,他很慈祥的微笑著看護著我。當時我就想師父在我身後怎麼不幫我呀,我一直喊,喊到我睜開眼睛的時候還在喊著,那法輪真的好大,大概有十幾平方這麼大。有時我睜開眼看見法輪在我頭左側太陽穴轉,轉的速度快,還發出大響聲,把我的頭扯得很高,每次過後,我的頭又舒服又輕鬆。有一次我還看見觀音菩薩微笑著在我床邊,我問:你怎麼來了?她說:我來看看你。

還有一回,我和同修合租一套房子,大概晚上十二點多,我睡下不到十分鐘,就看見一個穿豆沙色服裝,30多歲的傢伙進了房間朝我睡處走來。這時出現好幾個師父的法身就把這傢伙壓倒在地,聽見它嗷嗷叫喚。同時我身邊還有七八個法身在保護著我,那傢伙就被帶出去了,我當時非常激動。師父無時無刻不在弟子身邊,看護著,保護著,無微不至的關心愛護弟子啊!

還有一件最難忘的,每次回想起來就覺得師父馬上就來合肥似的。因為當時辦班時有個同修問師父甚麼時候再來合肥,師父微笑著說:合肥嘛,將來還會來的。我們合肥全體大法弟子十分想念師父,盼望師父回來。一定做好三件事,給最最偉大的師父交一份滿意的答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