冠縣大法弟子回憶最幸福的時光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4月3日】我參加了師父的面授傳功講法班八個,從聽不懂佛法到聽懂佛法,從不理解法理到走上修煉道路,共走過了13年的時間。每當我回憶起那段可喜的日子,就感到無比的幸福,殊勝美妙;每次想起這些事時,淚流滿面,都倍感慚愧。修煉這麼些年真是有負師父的慈悲苦度。

首先,從1992年11月參加山東省冠縣的面授班說起,師父來冠縣傳法是1992年11月11日,當時這裏的人們對師父和法輪功還不了解,師父為了使人們對法輪功有個初步認識,來後由縣氣功協會的領導人安排並陪同在冠縣電影院作了一場氣功報告,又在「老幹部活動中心(以下簡稱中心)」諮詢治病三天。期間出現了許多神跡,嚴重的心臟病、癌症、腦血管病、高血壓、植物人等都是手到病除。

1992年11月14號上午,天氣有點冷,還刮著小北風,8點前後,來中心治病的人就絡繹不絕。其中一位交通局的中年婦女身患多種疾病,自1988年就開始休班在家養病,也曾想盡各種辦法為她治病,聊城專醫院、山東省立醫院、北京協和醫院、北京301醫院等等名醫院去過多次,也找過巫醫、神漢和「香桌子」,都無濟於事,病情越來越重,連站立都困難了,1.6米左右的個頭,體重還不到32公斤,日日都掙扎在死亡線上。她當天也是抱著試一試的心情來的。

挨號到10點多,在西廂房的門口,師父望著這位婦女,從頭到腳看了一小會,然後叫她閉上眼、微曲上身,只見師父揮動著右手,從頭拍到腳,聲音非常大。約2分鐘,只見這位婦女臉上掛滿了汗珠。而且她還看到了很多很多另外空間很殊勝的景象。她一下全明白了,知道了師父的偉大。她激動不已,身上熱,心裏更熱,望著師父激動的不知說甚麼。

停了一會,她說自己5、6年沒騎自行車了,師父說「你騎上去,越快越好」,她跨上丈夫帶她來的自行車,圍著院子中央的一個大花池轉了起來,歡喜的好似一個小孩子,爾後騎著自行車回家了。

還有一位縣醫院的職工,是個男的,從橋上摔下來摔成了植物人,已經躺了有幾年了,聽說師父在中心治病,家人就把他用車拉來了,只見師父用手拍了拍他的全身及頭部,然後用手抓了幾下,他就坐起來了,四肢都會動了。家人非常激動立即全都哭著跪下給師父磕頭,很長時間都不想起來,周圍的人都激動的說:真是活佛在世!

1992年11月16日上午,我聽說師父在冠縣電影院做主場報告,我在家裏已經腰疼三天了,聽說能治病後,就由我的一個親戚把我送到了電影院。我坐在前兩排,離師父很近,師父做了三個小時的報告,給調了兩次病,當師父一揮手,我感到腰疼部位被猛的向外拽了一下,聽完三個小時的報告後,我的腰不疼了,我自己竟能走回家去。我家人說這位氣功師是活神仙,你去跟他學吧!下午我自己走到離家三里地的中心報了名。晚上,參加了師父的面授班,七天班結束,我的所有的病、高血壓、美尼爾綜合征,嚴重的神經衰弱,關節炎全好了。十三年從未犯過。

我參加的第二個面授班在山東臨清市,那是1993年5月中旬,我們冠縣去了12個學員,我領隊,其中小陳(化名)沒有參加冠縣的面授班,她全身的器官都有病,尤其腸胃病最嚴重,幾年都不能吃饅頭,只能喝稀飯。為了照顧上班的學員,師父晚上講法教功。第二天上午,我們冠縣的四個學員在招待所一樓大廳坐著,想等在二樓住的師父下來時見師父,不一會,和師父一塊住的北京大法弟子喊我們:冠縣的學員上樓來,師父叫你們哩!我們聽到後馬上激動的跑上樓,一看師父正在門口等我們!我們見到師父後都痛哭起來了。當時也不知道為甚麼,師父把我們讓到了沙發上坐下,關心的問冠縣的修煉情況時,我們才停止了哭聲。然後,師父給我們每個人剝了一個橘子,先給我剝了一個,開始我不好意思接,師父笑著說:「吃吧,吃吧,每個人給剝一個。」這時北京的那個大法弟子說:師父給還不吃。我馬上接過吃了,我們四個人吃了橘子後,頓時感覺非常美妙,無可言表。特別是小陳出了一身汗,感到全身特別的輕鬆,我把冠縣的修煉情況向師父彙報後,師父說:「要多學法,好好修煉。」

在臨清,我們無比幸運的能和師父在一起吃了兩次飯。第一次是師父到臨清的第二天早晨,那天早晨6點半我們正在招待所等待吃早飯時,正好碰上師父和北京的弟子從招待所出來去公園,我們一看馬上跟著師父,師父在前面走,我們在後面緊跟。當師父走到一個舞劍的女士旁邊時,那個女士說了甚麼我沒聽見,師父站住了,對我們說:你們往前走吧!後來師父告訴我們:那個人身上有一個狐狸精,我給她處理掉了,原來師父去公園是去清場去了。

從公園出來後,師父領我們到擺地攤賣早點的地方,師父說:咱們在這裏一塊吃早飯。沒等我們吃完,師父已經結了帳。在開班的第三天中午,師父又請我們吃了素水餃。

辦班的第六天是星期天,我們冠縣的大法弟子都盼望著師父能再去我們那裏。師父滿足了我們的願望。星期天上午到冠縣後,師父也沒有休息,直接到了大禮堂,冠縣的500多學員正等著哩!師父又給冠縣的大法弟子講了一次法。中午在冠縣招待所我們和師父一起吃飯時,師父說:我曾有一世在冠縣。當時我們不解,後來經過學法才理解點其中涵義。師父吃飯時掉到桌子上的飯粒都撿起來吃了,我們也跟著學,最後吃完飯走的時候,師父走到門口對我說:把剩下的飯菜收起來,別丟了。我馬上照辦,從此以後不再浪費。

每當我想起這些幸福的時光時,就淚流滿面,這確實是幸福的淚,又是慚愧的淚。當前無論邪惡採用任何卑鄙手段進行迫害和打壓,都無法改變弟子堅信師父、堅信大法的決心。事實證明這批修煉大法的人群是打不倒壓不垮的,我唯有精進的做好師尊要求的三件事,走正走好最後的路,珍惜這萬古機緣!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