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遠銘記在心底的日子


【明慧網2006年5月1日】1994年8月5日,我有幸參加了在哈爾濱市冰球體育場舉辦的法輪功學習班,聆聽了偉大師尊的講法。這是我一生最幸福、最愉悅的日子,永生難忘。從那天起,我才知道了生命是從哪裏來,又將到哪裏去,我看到了生命的光明所在,了知了生命的真正歸宿。我知道,這就是我要找要煉的功法。從那天起,我開始了嚴肅、認真的修煉

打開回憶的閘門,淚水幾次打濕了稿紙,已經十二個年頭沒看見師父了。在這裏借明慧一角問聲師父好!師父辛苦了!

那期學習班共辦了八天,參加的人數有4、5千人。基本上是晚上6點到8點師父講法,然後由師父帶來的弟子在師父的指導下教一套功法。師父耐心祥和的一個動作一個動作的給我們講解。師父特別嚴守上課、下課的時間,特別強調學員要提高心性。

第一天上課,6點整師父準時步入講法場。場內頓時寂靜無聲,隨之響起熱烈的掌聲。我的座位在冰球場的最後一排,雖居高臨下,可離師父太遠,看不清師父,心裏著實有些急。想往前去,可又對號入座,場內祥和有序,自己又不好意思往前去。下課後我就與A同修說:「我座位在最後看不清師父,乾著急」。有一天,師父是白天講法。下課後A同修拉起我的手就向外跑,我忙問:「跑甚麼呀?」他說「好事!」我倆從冰球場後門跑出來,A同修氣喘吁吁的說:「師父一會從這裏走,在這等吧!你不是看不清師父嗎?」我說「你怎麼知道的?」他說:「聽工作人員說的,怕圍師父的人多。」很快,師父在工作人員的陪同下,緩步走出來。

當我看見既慈悲又威嚴的師父時,我幾乎呆了,張著嘴一動不動的看著師父從我身邊走過,上了一輛黑色轎車,隨著一聲喇叭響我如夢初醒,看著遠去的轎車,自己真後悔,當時怎麼沒上前問候一聲呢?我終於幸福的看清了偉大的師父。現在想起來,我真感謝師父的安排。

緣,萬世緣。當我第一眼看見師父的時候,感覺師父那麼可親,不知為甚麼,我無名的流淚。聽師父講法越聽越愛聽,我就像久旱逢甘露的禾苗一樣,心裏那種舒服、興奮和激動難於言表。後來就感覺有一種抑制不住的困,我恨自己不爭氣,怕打瞌睡無法聽清師父的講法。後來師父說(大意)有的人腦袋有病,腦袋要調整起來是受不了的,就讓他睡,睡著了也能聽到師父的講法。接著師父又給全體學員調整身體。先調整館內的一半,師父說一、二、三、男左女右一齊跺腳,要跺齊。開始那一半人沒跺齊,師父笑了,說得重來,一定要跺齊(就是叭!一個聲音)。等我們這一半的人一跺腳的那一瞬間,我打了一個冷戰,全身向外排涼氣,過一會兒從頭頂到腳全身發癢、發熱,積壓在胸口多年的一團鬱氣一下子出來了(平時總覺得胸堵、胸悶,愛嘆氣)。那種輕鬆,就像悶在缺氧的屋子裏,一下推開了兩扇窗戶,呼吸是那樣的暢通,窗外是那樣的明朗。多年被病魔折磨的身體一下子解脫出來。無名的淚水再一次流淌下來。當時人的這一面只知道師父給淨化身體有效果了,很高興。可隨著不斷的學法修煉才明白那是生生世世山一樣的業力,讓師父給消掉了呀!

師父吃多少苦,承受多少,師父正法的難度,真不是人能理解得了,也不是用人類的語言所能表達清楚的。

學習班進行到最後一天,師父繞場一圈一圈的走,走的很慢,有時師父一隻手高高的揮起,有的學員說:「師父給咱們好東西呢!」這時與我一起參加學習班的我單位的同事B兩眼淌淚,我以為她哭了,我看了看她,她說:「大姐,你看見法輪了嗎?」我說:「沒有哇?」她說:「我看見師父一揮手,一道光晃得我眼睛流淚,光的罩下,像雪花一樣的法輪往大家身上落,法輪快速的旋轉。法輪有的大有的小。大的變小的,小的變大的。」我真為她高興,我說你看到真相了,不得流點眼淚嗎。我在學習班上,當時就知道師父給我下了法輪,小腹有動的感覺。這種狀態,幾天就過去了。

學習班結束了,真不願意離開師父啊!

寫完這篇回憶,更讓我萬分珍惜師父的苦度,珍惜師父的洪大慈悲。更鼓勵我認認真真做好三件事,走正走好最後的正法路。

如有不準確的地方,請參加同一個學習班的同修糾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