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生中最幸福、最快樂的時光


【明慧網2006年4月27日】人活在世上,不論多麼順利,也不論多麼艱辛,總會有很多時日讓你永世不忘。對我來講,參加師父親自舉辦的講法班,就是這樣的日子。

師父在《轉法輪》結束語中講:「在傳法的過程中也有不順利的地方,方方面面的干擾也是很大的。」對此,我們一些多次參加過師父的講法班的老學員可能都深有體會。我有幸參加過師父四次講法班,每次開班前期都有很大的干擾。94年3月3日在石家莊講法第一天(我記的是個星期四),晚上開班,師父在禮堂一樓講法,可二樓和門外卻在開舞會,環境很嘈雜,於是被迫轉到別的禮堂;94年6月中旬在鄭州辦班,開始是在一個廢舊的體育場,環境很破舊,後來不得不變更場地;6月下旬在濟南講法,又發生了場地變更的事(開始定在一個體育館,後改為黃亭體育館);12月下旬在廣州講法,開班前發生了因票價漲價而換票的事。我覺的這些都不是偶然的,僅從這些小的地方我就深深的感到了傳法的艱難,實際上師父經受多少艱辛和困難,我們是無法知道的啊!

師父在《轉法輪》第二講中說:「因為內臟都得淨化。有的個別人還會睡覺的,我講完了他也睡醒了。為甚麼呢?因為他腦袋裏邊有病,得給他調整。」我參加石家莊講法班時,有一天,坐在我旁邊的一個老年學員捅了我一下說:「你看那個學員,師父一開始講法,她就睡覺,師父一說‘下課’她就醒。」後來我一觀察,還真是這樣,並且一下課她就跟其他人講她在別的氣功裏練功時出現的那些亂七八糟的事。原來她腦子不乾淨,老師每天都給她調理。

參加石家莊學習班回來後,一天我在學校操場煉功,突然學校原來從不正眼看我的氣功協會的負責人(練其它功的)找到我,要我和他們一起交流,一起練。據說他們氣功協會的一個人還把師父的第三套功法「貫通兩極法」改編到他練的那個功裏去了。當時我想到師父講法中講煉功要專一,不讓與練其它功的人亂接觸,我就委婉的回絕了他。後來他又找了我幾次,我都堅持專一修煉,不與他們接觸。那關過了以後,我心裏特別高興。師父在《精進要旨﹒堅實》一文中講:「你們為甚麼不想一想當你們沒學大法之前,他(它)們為甚麼不理你們呢?為甚麼你們學了大法後,他(它)們這麼關心你們呢?」每學到此處我都會想起這段往事,為我當時能過此關而高興。而且不久我就與本校其他煉法輪功的學員聯繫上,從而得以參加以後幾次講法班。

石家莊講法班結束後,我們幾個學員在本校也組織了煉功點。由於對法理解不深,我們對「無為」理解上走極端,認為「無為」就是甚麼也不做,後來竟認為看到自來水龍頭開著嘩嘩流水也不能關。參加鄭州班時,有的學員在我們給師父帶去的心得體會中談到自來水龍頭開著該不該關的問題,師父看後在講法班上講了這個問題,並慈悲而嚴肅的給我們糾正了過激的認識。在隨後的濟南講法班上又舉了這個例子,當時我校有不少學員就在台下聽法,聽師父一講,一下子就澄清了錯誤模糊的認識,以後談起此事來,都覺得師父對我們每個人都是負責任的,知道每個弟子的情況,有針對性的利用一切機會教導我們。

參加鄭州、濟南班後,我們學校一名學員認識到修煉的緊迫性,便在行動上走極端,退了學到各地雲游去了,說是走專修道路。我們雖然覺的他的做法欠妥,卻也無法說服他。幾個月後,他回來說,他走到長春師父家鄉,和長春幾名老學員在一起,有一天晚上給師父打電話,師父對每個學員說了幾句話,對他說的是讓他好好學法,要把法理解透。他悟到自己的做法不對,就又回學校繼續上學。他帶回了師父要在廣州辦講法班的消息,使我們有機緣參加了師父在國內最後一個講法班。

94年12月份,由於多次外出參加法輪功學習班,學校給我們的壓力很大,加上家庭的壓力以及經濟方面的原因,從聽到廣州辦班的消息開始,我就一直在心裏猶豫著去還是不去?因為面臨畢業分配,從當時形勢來看,如果學校知道我又去廣州,我可能會面臨被開除,後來我還是決定去。一天早晨我去買去廣州的火車預售票,在排隊時,我的各種不好的想法又在腦中翻騰,但當我真正決定放下一切,哪怕面臨最壞的結果我也要去聽師父講法時,我突然覺的自己的身體一瞬間變的很大,剛才還困擾我的那些煩惱變的甚麼也不是了,變的很小很小,真的像師父在96年《在悉尼講法》回答問題時說的:「一放下的時候,你發現難就變小了,你就變大了,你一步就過去了,那個難變得甚麼也不是了,保證是這樣的。」從廣州回來,一切正常,也沒有發生想像中的那些事。

在廣州聽師父講法的第一天,我的嗓子腫起來了,連發聲都困難,但真如師父在課上講的一樣,「到第四天我就把你們的身體清理出來」,第四堂課結束時我的嗓恢復正常了。我深感佛法的神奇。大約在第七堂課上,師父說:我再把你們的身體給調理一下。讓全體學員起立,聽師父口令,當時師父喊:「準備跺左腳,預備,跺左腳!」我有意無意的一跺,就感到呼一下從身體內下去了一大塊黑東西,一下子我的歡喜心和有求心就起來了,到師父說「預備,跺右腳」時,我使勁一跺,卻甚麼感覺也沒有了。下課後我與別的學員說起此事,他們說:「你太貪了。」

95年我畢業了。一個學員在給我寫的畢業留言中引用師父在《轉法輪》結束語的最後一段中的話,希望我「在今後的修煉當中,把自己當成一個煉功人,真正修煉下去。」當時我並沒有在意。但幾年下來,回過頭來看看我修煉走過的路,每次做的不好的時候,都是沒有把自己當作一個煉功人,沒有真正修煉。師父的這句話指導了我整個修煉,我深深的體會到師父對弟子的一片苦心。

參加師父講法班是我一生中最幸福、最快樂的時光,每次想起那些日子我都心潮起伏,感慨萬千。在十幾年的個人修煉與反迫害證實法的修煉中,我們經歷了風風雨雨,雖然也做過不少大法工作,但也走過很多彎路,但無論在任何情況下,我從沒有真正消沉過,我永遠堅信師父講的「正法必成,大法弟子必成。」(《在2004年美國西部法會上的講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