參加師尊大連報告會的一點回憶

【明慧網2006年4月26日】看了明慧218期《記錄下偉大的師尊人間傳法的點滴》一文,我被震撼了,我落淚了。「正法萬古不遇。師尊無量慈悲和威德,從上到下震撼著層層天體,更新著宇宙各個空間,表現在人這兒,始於中國的傳法、傳功,這一段重要的正法史實是史無前例的,對於宇宙眾生而言,對於得度的大法徒而言,是何其神聖及偉大的一段過程,是在宇宙不會再有的一段空前絕後的過程。我們覺得在人這塊身為大法徒對大法、對眾生有責任紀錄下、保存下師尊在人這塊傳法傳功的歷史紀錄。」

94年,我得法不久,市裏也剛成立煉功點,我們這片還沒有煉功點。94年12月26日功友告訴我一個好消息,廣州班結束後,大連邀請師尊講法。12月28日我們一行20多人坐火車去了大連,在大連體育場前,功友拿來彩色的入場券,我隨意拿了一張金黃色的入場券。師尊準時來到了會場,全場起立鼓掌歡迎師尊。

師尊講法時,會場肅靜極了,氣氛祥和。而我的座位正好面對師尊,師尊笑著說:「這面多受益了」,回身說:「後面也一樣,我大點聲」。我是那麼注意的聽著,可是不知不覺睡著了,睡的非常香。師尊講:「有的個別人還會睡覺的,我講完了他也睡醒了。為甚麼呢?因為他腦袋裏邊有病,得給他調整。腦袋要調整起來,他根本受不了,所以必須得讓他進入麻醉狀態,他不知道。」當師尊講到給大家祛病時說:「這是報告會,這能去一個病,病輕的當場可以好,重的回去煉功能好,不像辦班十堂課身體都淨化了,你本人沒有病可以想家裏親人的病也行。」

我當時還不太懂得尊敬師父,心想這麼遠來的這麼多病才去一個,重的當時還不能好。我意意思思的站起來。師尊一揮手,大家一跺腳,我就想眩暈症。這時本來一直清亮的大廳頓時霧氣濁濁的,好像大的灰塵,還有像米粒一樣的小雪花,老師揮手時,從麥克上空落下一個銀色的菱形拉花樣的電火花般亮燦燦的東西。當時,我想怎麼還跑電了。師尊講:「你思想中想的是甚麼,在另外空間裏我的法身甚麼都知道。因為兩個時空的概念不一樣,在另外空間裏看,你的思維構成是一個極其緩慢的過程。在你想之前,他都能夠知道,所以你得把你不正確的思想都放棄掉。」(《轉法輪》

從大連回來後,我們很快就成立了煉功點,煉功人也越來越多。煉一段時間,我眩暈症和別的病也相繼沒有了,真像師尊講的那樣,走路生風,騎自行車像有人推,上樓也不累。6個月後,母親問我你真的不吃藥了,我說沒病誰吃藥,母親說我也試試。我母親85歲,煉功後所有的病都好了,紉針都不戴眼鏡,人人都說神了。

在這些年的風風雨雨中,在魔難中,在痛苦的過關中,每提高一點,都是在師尊的慈悲呵護和點化中走過來的。師尊說:「我覺的能夠直接聽到我傳功講法的人,我說真是……將來你會知道,你會覺的這段時間是非常可喜的。當然我們講緣份,大家坐在這裏都是緣份。」(《轉法輪》)我要珍惜這萬古不遇的機緣,做好三件事,越到最後越精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