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的師父──記師父郴州傳法的感人故事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五月十三日】2006年5月13日就要來臨,在這個眾生歡呼,沐浴佛恩的日子裏,我們更加想念師父。多麼希望師父能少一份操勞,多一份欣慰!

我是95年5月得法的老弟子,身為郴州人很遺憾沒有緣份參加師父1994年7月15~18日在郴州舉辦的學習班,但幸運的是我開始煉功的那個點上,有幾位面授班的工作人員,所以非常榮幸的聽到了一些有關師父在郴州傳法的感人故事。

(一)師父真的來了郴州

自從92年5月師父傳法以來,各地邀請師父辦班的越來越多,師父安排在中國大陸只辦班兩年。因為忙不過來,中後期師父決定不再接受中小城市的邀請,當時郴州是湖南省的一個地區,幾年以後才改為市,師父來郴州辦班真是一個特例。師父親臨此地,真是郴州人的福氣啊!怪不得郴州史稱「天下第十八福地」。

據說師父當時實在沒有時間來,因為廣州開班的時間、場地都已經訂好了;湖南省氣功協會因為預備收取學員的費用太高,而達不到師父要求的低收費標準,剛剛作罷;郴州氣功協會不氣餒,一次又一次的誠懇邀請,很多人得知消息都報名預訂了門票。師父慈悲,百忙之中還是抽空來到郴州舉辦為期四天的學習班。九天的課四天就要上完,每晚都要補課,在這炎熱的夏季,師父的艱辛可想而知。

(二)師父不知道餓了

因為時間極其緊迫,工作人員老王負責為師父送飯。奇怪的是送去的飯,師父並沒有吃,師父有時只吃一個香蕉。師父對老王說,你們照顧好自己的生活,不要為我送飯了。師父真的不知道餓了。

(三)切開的西瓜幾天不壞

郴州的夏天溫度很高,有時高達42~43攝氏度。有個學員買了一個大西瓜給師父解渴。工作人員把西瓜切開成很多塊,可是當時大家沒記著吃西瓜,切好的西瓜就一直擺在師父的房間裏。學習班快結束的一個晚上,師父請大家吃西瓜,西瓜如同剛切開的時候那樣新鮮。師父住的簡陋平房既沒有冰箱,也沒有空調,真是神奇!

(四)雨淋不著師父

一天上完課,工作人員老武送師父到另一個地方去,天還在下著雨,老武就向一學員借了一把傘,剛要撐開傘,師父笑瞇瞇的說,氣功師哪有下雨打傘的?(大意)。老武把傘收起來,跟隨著師父在雨中穿行,衣服卻沒有落下一點雨星,在場很多學員目睹了師父的神奇法力。在返回去的路上老武想,剛剛和師父在一起不用打傘,我現在也不打傘,結果他全身上下都淋濕了。

(五)師父的一言一行令人難忘

師父待人非常平和,不管多忙多累,總是親切的、不厭其煩的回答學員的提問;師父總是設身處地的為他人著想。師父住的房間總是乾淨整潔,服務員都用不著打掃。就在師父快要離開郴州幾十分鐘的時間裏還要把梳子、鞋子都放歸原位。

(六)師父不多要一分錢

師父辦學習班收費很低,新學員每人50元,老學員減半。每次收到的錢還要上交一半給主辦單位,剩下的一半用於場地租用費、隨行人員的生活費等等,也就所剩無幾了。因為在郴州只辦四天班,師父要求退回每人學費20元。輔導站工作人員犯難了:這麼多學員,天南地北的、又沒有留下地址,退起來多麻煩呀!大家都說不要退了,50元學費即使只辦四天也不貴,況且課都補上了,像其它亂七八糟的氣功門派辦班,不知貴多少倍,如:「××功」第一期開班費170元;第二期要收1000元;第三期就要2000元;越往上就越高。而在法輪功學習班得到的東西是最多的,很多人的身體在班上就調整好了。

師父說我們每一步都要走的最正。遵從師父的教誨,郴州法輪功輔導站嚴格按照「真善忍」的標準退完所有的學費。據說一對老年夫婦是從北方來女兒家探親的,偶爾的機會參加了學習班,經過多方打聽,兩年後才找到,退回他們40元錢。凡是接到錢的學員都感動的落淚,別的氣功學習班到結束的時候還要多交錢,而法輪功學習班卻退回給我們錢,這樣的師父難找呀!

寫到這裏我想到1999年7﹒20以後那些別有用心的人誣陷師父斂財的事。如果你們知道真相,是否會受到良心的譴責?是否會用自己的本性體悟我們師父的「正」、法輪大法的「好」、中共惡黨的「邪」、江羅集團的「毒」?從而選擇從新做人的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