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三家教養院女二所迫害大法學員的事實

【明慧網2004年3月26日】2000年,我去北京上訪,給法輪大法討一個公道,被錦州市太和分局與錦州市西郊派出所判勞動教養一年,劫持到馬三家教養院進行迫害。在這個邪惡的集中營,自己親眼所見堅定的大法學員在馬三家教養院女二所二大隊遭受到人間魔窟、慘無人道的迫害及身心的摧殘。

大法學員王東(女)在外地教養院,被迫害一年的時間,教養期已過,因堅修大法,又被劫持到馬三家教養院女二所二大隊一分隊繼續迫害。二大隊一分隊管教方某多次找王東訓話,並指使邪悟者對她進行迫害,每天長時間罰站、罰蹲,夜裏2點之前不讓睡覺。在管教方某的操縱下,邪悟者輪流長期每天不間斷做她轉化工作,在精神上長期對她進行摧殘。

一天下午二大隊大隊長管教邵立(女)把王東帶進管教室,接著從管教室傳出乒乒乓乓的聲音很重,像猛然間人被擊倒的聲音,站起來又被擊倒,馬上從管教室傳出一聲聲的慘叫聲不停。30多分鐘後,看見王東從管教室出來,低著頭,臉上的表情非常痛苦,當時四防吸毒犯人馮琳(女,撫順人)說管教邵立用電棍電擊王東。當時,我在走廊裏,聽到的聲音很真切,二大隊一分隊當時離管教室很近,只隔一道牆,當時在一分隊屋裏的學員都聽到了打人的聲音。更加惡毒的是管教邵立還唆使吸毒犯人馮琳穿鞋站在王東的大腿上,用鞋底子來回不停地捻王東腿上的肉。在這種酷刑的迫害下,都沒能轉變大法弟子王東對大法堅定的心,王東在馬三家教養院超期一年多的迫害。

大法學員李麗麗(女,大連人),經常在嘴裏邊小聲背師父的經文。二大隊一分隊管教方某便指使邪悟者多次強迫她長跑。當時,女二所二大隊住地是平房大院,跑一圈下來400多米,管教方某操控邪悟者一前一後夾著大法學員李麗麗跑,前後跑的可以換人,但是李麗現必須不停地跑,當時看到李麗麗跑的喘不上來氣,已承受不住。後來管教邵立把李麗麗帶到辦公室,幾個小時後,李麗麗被放回。李麗麗滿身全是一塊塊的濕印,褲子很髒,有泥印,頭髮蓬亂,被送回一分隊,吸毒犯馮琳說管教邵立用高壓電棍在廁所裏電擊李麗麗。

一次李麗麗把腿單盤上,想煉功,邵立指使吸毒犯馮琳,把李麗麗帶到一間放木板的空房子裏,用一種難以承受的酷刑「大劈叉」對李麗麗進行迫害:把兩隻腳各向兩邊分開,一直到兩隻腳不能劈還得劈。吸毒犯馮琳自己說,這種酷刑非常痛苦,用上之後,一般人受不了,尤其給女性用上,更是難以承受。吸毒犯馮琳在馬三家女二所二大隊管教惡警邵立的慫恿、操縱下,多次用此刑法迫害堅定的大法學員,大法學員許紅君(女,錦州市人)被吸毒犯馮琳迫害時,曾用過此刑法。

吸毒犯馮琳在迫害大法學員李麗麗時,用床板子猛打李麗麗的腰、腿,直至床板子打斷為止。吸毒犯馮琳說:別看李麗麗個子小,人不大,還真禁打。

大法學員王金萍(女)對大法非常堅定,有一天邪悟者問她:你不轉化,你按甚麼修,你把《轉法輪》背一段?她當時說:「我就按真善忍做好。」四分隊管教代玉紅看王金萍對大法如此堅定,對她大打出手。有一次,把王金萍的頭髮揪下來一大把,當時頭髮上都是血,管教代玉紅揚言:不轉化,讓王金萍掃廁所,長期掃!

一次大法學員王金萍的丈夫帶著兩歲的孩子來教養院看王金萍,當時馬三家教養院有規定:不轉化學員,家屬一律不許接見。

大法學員江潔(女,撫順人),因對大法非常堅定,每天多次遭到二大隊二分隊管教陸義琴的侮辱,謾罵。有一次,江潔與十幾名學員一起談心。回分隊後,當晚大約7點,二分隊屋內傳出撕心烈肺的哭聲,有很重的打人聲,不是一個人在打,是一幫人在打。第二天早晨,看見江潔的臉上、嘴上、眼睛上,一大塊一大塊的青、紫,眼睛腫得都快看不見人了,而且,臉上同時也浮腫。二分隊管教陸義琴多次給吸毒犯人馮琳使眼色,讓吸毒犯馮琳把江潔帶進廁所進行迫害,江潔每次從廁所出來,臉上都浮腫,江潔在馬三家教養院被迫害兩年之久。

大法學員胡英被外地教養院迫害二年多以後,又被劫持到馬三家教養院女二所二大隊三分隊進行超期迫害,有一天晚上,九點鐘左右,看見三分隊屋內南牆根上有一個人,手高高舉起貼在牆上,身子沒有靠牆,頭低著,頭髮散亂。當時,三分隊有100多名學員,住的地方全是上下鋪,很擁擠,四個人兩張床(單人床),南牆根距離床有一米的距離的空,被手高舉貼在牆上、身子沒靠牆的學員就站在這個空的裏邊,當時不注意,根本看不見,因為燈光很暗,學員被夾在床和牆之間的空中,當時,只能看見人,看不見臉,臉全被頭髮擋著,可想而知,身子不讓靠牆,手必須高舉貼在牆上不讓動,頭低著,不讓抬頭,此種刑法是多麼的殘酷,第二天洗漱時間,看見大法學員胡英的臉上、嘴上、眼睛上一塊一塊的血印青紫色。

大法學員宋彩紅(女,興城人)在馬三家教養院遭受迫害長達三年時間,對大法非常堅定。當時二大隊三分隊管教王曉豐迫害大法學員宋彩紅,命令所有學員都不允許與宋彩紅接近(包括說話、吃飯、睡覺),孤立宋彩紅,管教王曉豐唆使10多名邪悟者圍住宋彩紅,用手點宋彩紅腦袋,逼宋彩紅轉化,幾個小時的圍攻,看見宋彩紅精神都要崩潰了,非常害怕,精神都不正常了。

大法學員宋彩紅字寫得非常漂亮,畫畫的很逼真,尤其是畫荷花,很像真的,這樣有才幹的年輕人,因為修煉法輪大法,不放棄對「真善忍」 信仰,被邪惡的馬三家女二所迫害三年後,又被劫持到瀋陽市大北監獄繼續迫害。

馬三家教養院女二所所長蘇境,追隨江氏流氓集團迫害大法學員,為了撈取政治資本,請功獎賞,升官發財,長期監管法輪功學員轉化率,長期有家不回,每天吃住在馬三家教養院。所長蘇境操縱各分隊管教迫害學員,超負荷勞動,從早4:30──晚11:30,長達17個小時體罰勞動,對年歲大的學員同樣不放過。每天給學員下達勞動任務必須完成,不管多難、多累,有的年紀小的學員夜間幹活時,手拿著活睡過去了。尤其是當時幹的活多數是選雞毛製作手工,用染了色的草、色珍珠岩粉磚,這兩種活毒氣都很大。雞毛毛坯料很髒,得漂白,染色,然後才能做成手工,出口到國外。選雞毛活時,雞毛往嗓子裏飛,嗆得學員嗓子不斷地卡,但是還吐不出來,一天下來,整個分隊學員的床上、被子上、滿身、飯鍋都是雞毛。色草活,用染成綠色的草色珍珠岩粉製作的磚塊,多數學員做這種活時,身體碰上這種草就過敏,滿身都是像小米粒大小的小紅色像濕疹式的小紅點,由於草上的染料有毒,碰在身上,奇癢無比,當時甚麼勞動保護也沒有。大法弟子王友梅(女,盤錦人)每天幹完這種活後,滿身全是小點,晚上抱著大腿、胳膊撓,有時出血,即使這樣也不讓休息。學員幹活時,不允許說話,有專門吸毒犯人馮琳看管,一不小心讓馮琳看見學員說話,罵聲不斷。

女二所不但在肉體上迫害大法學員,在精神上同樣長期摧殘,長期給學員洗腦,看攻擊大法的錄像,每個學員剛一進馬三家就被管教指使邪悟者圍攻,長期輪流進行洗腦,不讓睡覺,每天如此。

吸毒犯人馮琳,極其狠毒,依仗著管教惡警邵立給她撐腰,如有管教去廁所,馮琳一喊學員馬上全部必須從廁所出來,不管急不急,有沒有甚麼特殊情況也得出來。管教的飯盒、衣服,包括內衣,逼迫學員給洗淨,有時動作慢一點馬上遭到吸毒犯人馮琳的訓斥。所有劫持在馬三家的學員的臀部上都有兩個像雞蛋大紫色的硬繭子,非常痛,坐在塑料小板凳上,要求軍姿,手放膝蓋,兩眼目視前方,稍有動彈,馮琳大罵訓斥。

強迫每天早晨背監規,坐塑料小板凳,每天長達16小時。

吸毒犯人馮琳苛扣大法學員錢、財物。馬三家女二所利用社會渣子吸毒犯馮琳殘害大法學員,破壞好人,罪惡滔天,罄竹難書。在馬三家這個邪惡黑暗的集中營裏,大法學員承受著非人的待遇,那裏的管教人員,吸取學員的血汗錢,學員的一切日用品,生活用具,不允許家屬送,所購東西一律去女二所小賣點購買,凡是買到的東西百分之八十全是次等品,高出市場價格3─4倍。被劫持在這暗無天日、非人魔窟的大法學員都遭受到了邪惡之徒的殘酷迫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