摧殘人心、毀滅天良的「馬三家」(六)

【明慧網2004年3月6日】(接前文)

五、邪惡環境中的怪異和扭曲

學法不深、正念不強的學員,一旦在迫害中被與修煉的環境隔絕,往往很容易被迷惑,因為她原本就不太明白、也記不住大法師父講的有關法理,而洗腦所用的手法,基本就是篡改、斷章大法師父原文原意,弄得似是而非。

在馬三家,最初是以「7.20」是圓滿的大考核為藉口,說該圓滿的都圓滿了,再繼續下去是違背天象,要助師結束,逆天而行自然受罰。新經文發表後,許多人知道轉化或不走出去是錯誤的,邪惡將「所謂被轉化的人,歷史上就是這樣被安排迫害法的」(《窒息邪惡》)篡改成「那些所謂別轉化的人是歷史上早就安排好的」,斷章取義地胡說甚麼「被抓進去的就是被轉化的」,然後把「放下對圓滿的執著」篡改為「放棄修煉」,把「放下對老師的情」作為「揭批」辱罵師父的藉口。真是滿口瘋話,處處荒唐,如果在正常的生活、修煉環境和沒有邪惡壓力的情況下,這些鬼話恐怕很難找到銷路吧。

其它的都類似。比如篡改《走向圓滿》中提到的六種執著,其中把「有的執著於大法好,師父正派」,歪曲成「你只要說法好師好,就是執著,該去」;謗佛謗法是會形神全滅的,他卻說這是考驗你敢不敢放下對元神的生死,還假惺惺地念著:師父多慈悲,就是讓你踩著他往上上;有個人被邪悟後,還在北京某寺寫了首詩,被很多剛轉化的人抄在本上,大意是:你把我們從地獄中撈起再洗淨,然後在眾人的唾罵聲中隱去你偉大的身影。有些私心很重的學員恰恰是在怕心和執著於個人圓滿的驅使下參與了對師父和對大法的誹謗。

還有,洗腦者篡改在《在北美大湖區法會上講法》中,類似於「每一層次都有百分之二十的生命參與」這句話裏的「參與」,實際是指來左右、妄圖操縱正法、不聽師言的舊勢力,但洗腦者卻斷章取義,篡改成「師父在正法,大法弟子是參與的,也就是那20%的要被淘汰的,大法弟子才是歷史上早就安排好的邪惡的舊勢力」,還胡說甚麼「甚麼這一部份人私心大,不貪地上貪天上的,師父一次次的說快結束了就是為了找出這部份執著的,讓他們吃苦醒悟,那些在家修的才是不執著的,所以就沒有難」。同時他們列舉許多曾經有積極護法行動後來卻向邪惡轉化的例子來證明;還利用「學大法是有福分的」來對照因堅修而被迫害的家破人亡的人和事例,胡說是這些人沒有遵照「各自遵守各自國家的法律」沒維護「人間的法」所以才罪業深重所致連家人都跟著遭殃,完全不提迫害這個大前提,以及「學員自身的業力、對法的認識不足、在難中還有放不下的執著,在痛苦的過關中不能用正念對待等等」才是造成嚴重障礙的主要原因。

師父一再強調三件事,對此馬三家被洗腦後的人還分為兩派,一派篡改為學法是「學人間的法」,杜撰出甚麼「講清真相是講清明慧網所說的是假的,而國內媒體所說才是真的這個真相。發正念是發不讓修這個念,清除修煉者背後被修煉因素‘控制’的‘附體’把學的法理從腦中洗乾淨‘一思一念都不留’這才是真正的‘救度眾生’」。另一派則胡說甚麼宇宙大法中包含修佛修魔,因為有佛就有魔,所以大法中有修魔的東西,把宇宙中同時存在正負因素與修煉修甚麼混為一談。

邪悟者為了解釋自己在怕心和執著的操控下背叛信仰、向邪惡轉化的行為,還編排出甚麼「師父7.20講的是正法,以後經文是邪法,越按照做越對抗政府,越是私心大修高,越是吃苦被抓」等胡言亂語,完全沒有了正常人的思維邏輯。

在一次師父答記者問時,師父說過「四年沒和大陸大法弟子見面」,可是邪悟者說「師父在長春輔導員會上剛剛講過法,而且又接見了個別的學員,如高春梅說他在大連是由高秋菊接待安排的,佛為甚麼還說謊?那不是考驗你能不能按真去做、敢不敢說師父騙人嗎?」當然清醒的學員不會同意這種胡扯,但是很多時候有些大方向上清醒的學員也有不明之處,把師父講的法理當成常人對事件的敘述,從而不知道如何去反駁那些邪悟。其實,沒和大陸大法弟子見面,說的不就是不公開出來大面積地見大陸學員嗎?難道不公開地大面積見學員,就不能和學員個別地見面談事情了嗎?這裏的確有悟性的問題,但卻不是邪惡所說的敢不敢罵師父,而是是否知道學法不是常人的摳字面鑽牛角尖。其實常人中古代也有「一葉障目,不見泰山」之說,說的就是因為被眼前一件東西擋住了眼睛,連面前的泰山都看不見了,這種情況。

馬三家不但剝奪了學員的人身自由,而且環境讓她們一切與外界隔絕,並在刻意製造出一種充斥著形形色色歪理邪說、烏煙瘴氣的精神環境。在這樣惡劣的精神環境中,很多平時不用心學法或者長期帶著人心的執著看書的那一部份學員,就如同夜間行走在充滿瘴氣和蟲蛇毒獸的原始森林裏一般,時時刻刻都會遇到生死大關的考驗。你信他是佛嗎?你信他沒有一句騙(邪惡知道「騙」字難聽,就改為「考驗你的悟性」)你的話嗎?──馬三家的惡人們由於自己內心世界的邪惡、陰暗,竟然用這樣胡攪蠻纏的問題混淆視聽,而一些失去人身自由、又遲遲沒有對修煉建立純正正信的學員,就在這樣的毒蛇和瘴氣的時刻圍攻下,選擇放棄了自己已經擁有的一切美好去逃避暫時的迫害!這不但是這部份人軟弱、不理智、不明究竟的悲劇,也是馬三家邪惡之徒的犯罪結果;所有這一切,都在毒害和吞噬著人們心中的善念,又通過這些受害者,進一步向社會擴散著毒素。這些,都是江澤民一手發動和執意維持的這場迫害造成的,所有對這場迫害持認可和推波助瀾態度的人也都無形中起到了很不好的作用。

在人間,一切表現都真真假假。「中國的勞動教養所是邪惡勢力的黑窩」(《窒息邪惡》)。在馬三家那種邪惡的環境下,更是達到了極端。一切感性的東西都令人迷惑,堅定實修者有表現出得了癌症晚期被送回去的,其中也就有過後不能破除舊勢力安排而肉身死亡的,而轉化者中也有沒轉化之前雙腿幾乎不能行走,一轉化當天就能又蹦又跳的。現在,馬三家的大多數人身體都不好,很多人沒有想是由於自己沒有讀法煉功的問題,而是歸為少鍛煉、缺營養、心情差,很多轉化的學員不敢去想自己轉變的思想是錯的,理由是不轉化的身體也沒好哪裏去。每個人的頭腦裏只剩下一樣東西:信與不信。堅定的學員就是信師、信法,不管外界變幻。不信者也自有「道理」,以一切可見的顛倒的現象做根據在邪惡洗腦中隨波逐流。開始是不相信過去的正悟而邪悟,然後逐漸的不相信師父與大法,最後接受邪惡的一套並感激起來。我們知道,這就是邪惡抓住了她的執著去加強它,逐漸控制她,最後真的毀了她。

用人心執著於表面的「真」的學員,往往不記得站在法理的基點上透過幻象看本質,所以也就不知道甚麼才是真正的真。這部份人覺得甚麼都應該完全符合自己觀念的想像和觀念的標準,結果一旦見了不符合自己觀念的,就放棄了正念、走向了反面。其實在魔難面前,她們沒有看到自己那顆用人的所謂美好願望把現實情況簡單化、概念化的心。部份學員就是用人心去較這種「真」,才被舊勢力鑽了空子;後者故意製作出一些假象,動搖這部份學員的正念。

有從馬三家出來的學員說,在馬三家,無論是邪悟還是洗腦,都像帶著「香氣」的毒氣,無論在環境、伙食等方面都遠遠好於一般教養院、監獄。它是用心惡毒的、偽善的樣板,他們知道」強制轉化不了人心」,所以在非法剝奪了你人身自由的大前提下,努力粉飾牢籠內的表面,絞盡腦汁以達到讓學員放棄正信、放棄善念、自甘墮落的效果。

部份學員被關入馬三家之前,看迫害的事情多了,以為警察都像流氓土匪似的邪,一看人家態度比自己還「善」,就理不直氣不壯了,以為馬三家裏面是地獄一樣的可怕,一看人家不用自己已經了解的那些強制方式,就迷惑了。難道刀殺頭是殺人,而用裹著糖衣的毒藥使人致死就不是奪取人的生命嗎?

所幸有部份被關入馬三家的學員已經悟到,馬三家的邪惡之徒們無論怎麼變化手段,目的都是要毀掉你的修煉,讓你掉下去。例如一開始他們是直接轉化學員,矛盾衝突直接;2001年調整策略,利用猶大去轉化學員,警察不易露出惡相。另外海外學員對邪惡的揭露有震懾作用,所以馬三家一般不敢公開使用或儘量少用那些極惡的招數。但這些表面的粉飾和表演,並不能改變馬三家在這場迫害中所扮演的毀滅人性、謀害生命的邪惡角色。

再有,馬三家的警察們知道法輪功學員都要做好人,只有自己在外表上表演得好一些,才能有益於提高轉化率,有利於自己的獎金和升職,同時也可以自欺欺人,好像幹迫害信仰的事也能心安理得了。

馬三家內每年有一次太極拳比賽,要求各大隊學員練習二十四式太極拳,大多數人不願意練,包括已經轉化的,但是也無奈,堅決不練的,往往懲處或加期,他們明明知道修煉講「不二法門」,卻逼迫學員學習太極拳,並上課解說這如何不是氣功,迫使思想中還堅持法的人在這些活動中漸離大法,用心險惡,卻宣稱是為了學員健康。

隔一段時間,他們就「整頓紀律」(其實就是加強強制手段)、「打攻堅戰」(對堅定者進行新一輪折磨,不讓睡覺,吊銬,關小號,冬天有的學員戴著銬子去送到晾衣場挨凍,這還是照顧,如果送小號會更冷,24小時只給一塊窩頭,只許上一次廁所,尿褲子也不管)。有的人在小號的非人折磨中被關得神經都不正常了,許多警察卻說是她們太癡迷才這樣,因此更恨大法,他們就是這種流氓邏輯。

馬三家的惡在於他的一切管理制度與秩序都是用於逼迫修煉人放棄修煉、背叛師門的。警察都是照章辦事,都不以為惡了,許多學員漸漸的以為警察在工作,看不到邪了,反而認為那些絕食的、不勞動的,不走操的「違紀」走偏了。而這正是「軟刀子殺人不見血」的洗腦效果啊!

其實,強制不等於打罵殺戮,因為信仰而抓人、監禁、判刑,即使把人軟禁起來好吃好喝不也是強制嗎?曾在北京被非法勞教的法輪功學員陳剛寫的材料很好,主要寫出了強制放棄修煉對人精神與心靈的扼殺,馬三家採取的一切軟硬手段都是為了這一目的,這些邪悟的沒吃甚麼苦,但是他的真正的生命被扼殺了,人表面的觀念卻不覺痛苦,更是可悲。

馬三家邪惡環境中的種種怪異和心靈扭曲,都是這場迫害的典型例證,因為這場迫害的本質,正是扼殺人的心靈和善念,剝奪人對「真善忍」的信仰。

這場迫害中採用的所有的手段,無論是酷刑、關押、還是謊言誣蔑、設計陷害,都是圍繞著絞殺法輪功學員的信仰這個目的,所以其中一切的一切,都是以精神迫害為特徵的──精神病院、酷刑和肉體殘害也都是為了精神迫害──灌食是為了精神迫害,強行用學雷鋒和聽報告來取代修煉人修煉所必須做好的學法是精神迫害,用斷章取義、胡攪蠻纏的所謂理論充斥整個環境是精神迫害。

說到底,天地之間人為貴,而人之所以高貴,是因為人不但用肉體生存,而且有著高尚的精神追求和道德規範,還可以通過修煉超越人的一切苦難與煩惱。神並沒有規定人只配追求票子、房子、車子和服裝飲食,更沒有說人應該為某個權力小人的瘋狂而作為沒有靈魂的生存機器。所以說,無論通過甚麼手段和形式,把人心與其信仰的真理隔絕開、只要其不否定不咒罵自己原來的道德規範就不歸還其人身自由,這已經是摧殘人心、毀滅人性的殘酷精神迫害了。這些,難道不應該被世上所有願意保持人心應有的尊貴的人們強烈反對和堅決制止嗎?

白骨精再改頭換面也無法掩蓋其吃人的本質,馬三家無論用軟刀還是硬刀都在害人,幹的都是殘害人的精神、毀滅人的良知、斷送修煉人前途的罪惡勾當,是反人道、反人類、反神的,自有大的惡報在後面等著他們呢。希望那些已經學了大法而放不下人的執著和怕心的學員,反過來利用這場魔難走出人心的束縛,成為真正的大法弟子,而不要被馬三家的小丑們迷惑,不要為了逃避眼前一時的苦而把自己送入地獄的苦難深淵,不要斷送自己得法後修成的神體而去做馬三家白骨精們的陪葬。已經做錯的,拿出正念來,趕快彌補,抓緊時間修回來!■(明慧記者楚天行述評)

下面是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有關人員:
遼寧省馬三家教養院:
院長:孫鳳武,電話:024-89212096轉206;024-89210262;
所長:蘇境,電話:024-86210074轉305;024-89210567;024-89210054;
管教:邵麗、薛鳳、陸躍芹、張××、於××、丘平,電話:024-89210074轉383
趙靜華,電話:024-89212252,9240454
司法:高福聖,辦公室電話:7340130住宅:7612366手機:13130446378
副書記:崔岩林,辦公室電話:7340321住宅:7616101手機:139408160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