摧殘人心、毀滅天良的「馬三家」(五)


【明慧網2004年3月2日】(接前文)

第四部份:馬三家內常用洗腦材料

1、蔡朝東的三個「萬歲」──理解萬歲、民魂萬歲、科學萬歲。蔡朝東是中華教育藝術研究會副理事長、雲南省演講學會理事長。因為大法弟子都是好人,而好人往往敬重好人,蔡朝東宣揚為國奉獻、捐軀的戰士,揭露社會的不正之風,報告挺生動,所以很多學員會流於表面、忘記修煉的基點而敬重蔡朝東的人品。

在《科學萬歲》中,蔡朝東寫了其參與轉化法輪功學員的一些事情。他善於抓住一些學員沒修好的部份,利用人最表面對好人的理解,從無神論的角度分析,而且他本人沒有架子,體現出了常人的修養,所以在雲南迷惑並轉化了大批早期走出來為大法說話的學員,又被請到馬三家做報告。

然而,蔡朝東做報告的基點卻是想說明不學法輪功也同樣可以做好人,也許是其不懂,也許是其出於世故,故意轉移視線。事實是,蔡朝東在這場江澤民發動的信仰迫害中,扮演了勸說因信仰問題而失去自由的法輪功學員放棄信仰這種不光彩的角色。

真正的修煉人應該知道,做常人中的好人只是修煉的起點,也就是說,修煉的最終目的並不是只為了做常人中的好人。修煉的基點不在於常人社會,而在於要徹底跳出世俗的紛擾,通過不斷提高自己的心性、改變自己的身體素質,最終成為境界遠遠高於常人的生命。

2、以雷鋒為主的英雄故事。這類書籍充斥馬三家。馬三家的廣場上有雷鋒塑像,與撫順雷鋒紀念館內的一樣。雷鋒是××黨員,在宣傳中,他一生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他的事蹟也總是能感動善良的學員。雷鋒做好人的故事之所以能夠混淆視聽,也是因為有一部份學員把修煉的起點混同於修煉的目標了,把修煉混同於在常人中做好人了。

馬三家用這些材料的目的是問:「你是好人嗎?你有雷鋒做的好嗎?」、「××黨人全心全意為人民謀幸福,你們為自己修煉,誰無私?誰偉大?」雖然這些都是小兒科的問題,與馬三家強迫人放棄信仰的真正目的風馬牛不相及,但部份學員因為接受中共意識形態灌輸教育多年,同時對修煉的法理理解太淺,所以還是順著馬三家的胡攪蠻纏受騙上當。

這部份學員對好人的概念的理解就是多做好事、為別人奉獻,忘記了自己是一個修煉人,應該以「真善忍」去衡量真正的好壞,修煉人不是為了做好人而去做事,修煉的內涵絕不是做常人中的好人,而是放下名利情及一切執著心,功成圓滿,最後昇華上去。常人中的一切好人、模範是為了某種執著或人理去行事,仍在名利情的執著之中,不能從根本上純淨身心,不能真正的脫離人生苦海。

其實雷鋒充滿了對××黨的感激之情,完全聽黨的話,如果他活到文革的時候,他會不會認真貫徹上級的錯誤路線呢?會不會把大批善良的人當成「牛鬼蛇神」去打擊呢?恐怕會的,退一步說,如果他有自己清醒的頭腦,就會像張志新一樣去懷疑中央的路線,結果就同樣被監禁,折磨甚至殺害。所以雷鋒的善良與無私只是特定時期的表現,是最簡單最樸素的那種助人為樂,他不能作為大多數××黨員的代表,因為後者根本不想、也達不到雷鋒的道德標準。

現實生活中,常人癡迷於物質的幸福之中而貪心日重,苦苦相鬥,道德日喪,法輪功學員在純淨身心的同時,利益眾生與社會。尤其在今天,雷鋒精神的主要部份──不計較個人得失、助人為樂,是我們法輪功學員在師父教導我們的「不做壞事,做好事。處處為別人考慮」的修煉中自然就能達到的。工作好更是應該逐步做到的,因為真正按照大法要求去做的修煉人,不管從事甚麼工作,都會認認真真做好,而不計較個人得失,所以許多修煉人已經都是本行業的能手、骨幹,他們不但真正體現了雷鋒精神,而且超越了雷鋒那種滿足於常人中名利情的狀態。

馬三家把雷鋒塑造成神抬出來遮擋社會的陰暗,把「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當作金字招牌表白自己的無私,來貶低、打擊法輪功學員的善良。希望同修們都能明確「常人中的好人」、「真正的好人」、「修煉人」的內涵,任何時候都不迷不惑。

3、西安陳斌的「揭批」材料

4、姚潔、李昌訪談錄,央視系列

5、北京研究氣功與修煉團體──石華,報告《甚麼是修煉》

6、吉林王志剛的江湖錄像及揭批書籍

此人模仿師父講法的形式講幾天還答疑,他對佛教知識掌握較多,常常引來否定大法。師父用的一些佛教術語,如法輪、法身、不二法門等與佛教原義不同,他便藉以發揮批判。蔡朝東自言從九三年隨師,只要能在法的表面斷章取義的,他都列舉出來歪曲一下,他主要就是站在宗教角度去否定大法和誣蔑大法師父的。

王志剛最能迷惑那些信神而又對宗教知識貧乏的學員,也有一些學歷較高的學員容易上當;文化淺的有時候反而聽不懂。

其次,王志剛還從儒道角度去歪曲批判,容易動搖部份對大法修煉的法理理解比較表面化的學員的正信。

另外,王志剛還有自己的網站,有些學員帶著常人心去看他的東西,結果被他迷惑。王志剛是被中央610利用的骨幹打手,他以前不敢表露自己的真實身份,現在也不是很明朗。

7、營口社科研究教授王守仁

此人經常去馬三家上課,他為研究轉化法輪功學員,曾去過拘留所、教養院體驗生活,也練過法輪功動作,然後去做轉化,表現起來很善良,關心法輪功學員的生活,自己掏錢義務做轉化。因為他不是司法部門人員,又態度和善,講話很有分寸,能抓住學員的執著,許多轉化後的人與他為友。他自言上過惡人榜,有人說他會有惡報,他一點沒感到自己惡,反而覺得自己是在化解矛盾,幫人解脫苦難,他不同於石華歪曲、批判「真善忍」。

有學員指出,王守仁屬於常人中特別圓滑的那種人,自恃甚高,見風使舵,特別善於保全自己,他自言覺得大多數法輪功學員是好人,怕他們吃苦,他的作用就是讓他們退一步。當然,他的身後其實是舊勢力黑手。

8、「王進東」的認識

據洗腦材料聲稱,河南一學員接到海外學員的信息,他寫了一份調查報告發回,內稱所有的自焚的人都是曾經的修煉人[即曾學過法輪功],可是明慧卻公開發消息說他們不是修煉人。此人從此不再相信明慧,後來轉化。

馬三家的「王進東」的自述材料,更是講了他自焚前前後後的每一個詳細情節及其思想變化,他提到記者到醫院告訴他「他不被承認是煉功人的心態」時他也不信,同時對自己仍然很自信,相信自己是為法獻身,最後他看了許多的心理學文章,一點一點回到無神論立場,才徹底轉化。

說起甚麼是修煉人,現在社會的常人的確難以真正理解,但這並不妨礙法輪大法對大法弟子的定義和資格衡量標準的存在。中國大陸的迫害開始之前,法輪功的所有煉功點都是公開的,無論書籍和功法也都是公開的,任何人都是來去自由。有人只學煉法輪功的動作,卻不按照法輪功書籍裏講的法理約束和提升自己的心性,他就屬於只煉動作而不修心性的人,換句話說,他就不是大法弟子,因為《轉法輪》中明確規定:「有些學員,他不按照心性要求去做,只煉動作不修心性,他不能算煉功人。 」[這裏的煉功人指大法弟子,即已真正進入法輪功修煉的人;學員則指還不太好決定最終是否能入門真正修煉的人。]

另外,其實只要這場迫害不停止,只要那場天安門自焚真相的罪魁禍首不被送上法庭,那場構陷的複雜背景和種種漏洞就永遠是個謎團,真假「王進東」之謎也無法水落石出。但現在就可以肯定地說的是,即便馬三家的這個「王進東」像他在洗腦材料中所說的,練過法輪功,那麼,在他說自己決定成為天安門那場害人的自焚的參與者時,就在宣布他去天安門廣場之前已經背棄了法輪功、放棄了成為大法弟子的可能。──在修煉界,無論是哪一門哪一派正統的修煉法門,都有著嚴格的心性和行為要求;嚴重破戒者,就是自行放棄在那一門中修煉的資格,永遠不可再稱是以前師父的門下,何況有著嚴格而純正心性標準的法輪大法!

法輪大法明確規定和強調不許殺生(包括自殺),並講解了為甚麼殺生就會修不成,而馬三家的那個「王進東」卻聲稱自焚是「是為法獻身」──拿這種沒有邏輯、在法輪大法中找不到任何根據的瘋話,如何能證明他是法輪功學員呢?如果任何人幹了壞事都聲稱自己是學法輪功的,就能把壞事都推到法輪功身上了嗎?當然不能,因為法輪功沒有叫人做壞事,相反,法輪功教導修煉人要以「真善忍」為衡量好壞的標準,處處為別人著想,「修成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覺」。這點連馬三家的惡警都知道,所以才拿雷鋒來混淆視聽;可為甚麼馬三家裏那個自稱學了法輪功的「王進東」不知道呢?

和婦女兒童一起到天安門去自焚,難道不是殺生做壞事嗎?

陰謀製造那場自焚的人,無論思想還是行為,哪裏符合法輪大法「真善忍」的要求呢?不但不符合,而且是完全背道而馳啊!

按照馬三家所長蘇境所說,不管甚麼科學、宗教、心理學或者其他,只要法輪功學員能聽進去一點就能達到洗腦目的。馬三家如同一個大的拼盤,投其所好,哪是執著往哪裏去,每次聽完就得討論記錄,從中看你的思想轉到甚麼程度,平時甚麼也不說的,不按要求寫的,就要按照「紀律」來累積材料加期。

在馬三家,對修煉的道理理解不深的學員往往執著於眼見為實的物質上的所謂真實,而忽略了本質上的真相。比如有些學員認為電視說的都是假的,一概不相信,很堅定,可是一旦落入邪惡強制洗腦的陷阱,反而發現許多事情在表面上看來全是「真」的,態度就轉變了,就相信了「政府是關心群眾身體健康才取締的」這種花言巧語,反過來為邪惡辯護。

其他的一些洗腦材料和這個情況很類似,比如說部份學員對好人的理解就是老實、節儉,不掙或少掙別人的錢,樂善好施等等;看到洗腦材料不是自己的觀念想像和希望的那樣,就迷惑了。按照洗腦材料上宣傳的這種觀念,西藏白教的瑪爾巴上師簡直不能算「人」了。可修煉是去其表面只見人心的啊!

人的觀念障礙著人對佛及佛法的認識。學不懂法就無法從現代社會的變異觀念超脫出來,真正作為修煉人看清問題的本質。(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