摧殘人心、毀滅天良的「馬三家」(四)


【明慧網2004年3月1日】(接前文)

第三部份:恢復自由後正視良心、重新開始修煉的人們

1、十一萬一千五百人在明慧網聲明轉化作廢

從2001年1月到2004年2月期間,有十一萬一千五百七十餘人突破網絡封鎖,在明慧網發表嚴正聲明,聲明邪惡對自己的「轉化」(強化洗腦)作廢,聲明自己即將或者已經重新開始修煉法輪大法。在他們之中,不乏曾在馬三家勞教所失足向邪惡轉化過的法輪功學員。

例如王偉,這位遼寧省鞍山市的法輪功學員,曾因修煉法輪功被關進馬三家集中營,被違心地所謂「轉化」後獲釋。獲得自由後,王偉以聲明重新開始修煉的實際行動,推翻了其在馬三家集中營裏的違心言論,結果又被邪惡之徒抓進了馬三家。聲明是王偉托人輾轉發給明慧網的,當時迫害者們炮製的所謂王偉「被轉化」的錄像正在被大量播放,王偉希望自己的聲明能在明慧網上發表,以端正視聽。

王偉2001年5月23日寫下的這份嚴正聲明說:「由於邪惡勢力的殘酷迫害和我本人的怕心太重,曾在馬三家詆毀過師父和大法,給師父和大法造成嚴重影響,迷惑了眾生。我現在嚴正聲明我在馬三家等地所說所做的不符合大法的一律無效!我要加倍彌補,堅定修煉,堅修大法緊隨師,在正法修煉中走得更好,作一名合格的大法弟子。 」

東北財經大學國際商務外語系英語講師、英語語言文學碩士研究生劉冬梅(女,當時36週歲)曾在馬三家被強制洗腦,並成為馬三家教養院第一批「被轉化典型」中的一員。2001年5月28日,劉冬梅給明慧網發來了聲明自己要重新開始修煉的嚴正聲明。

劉冬梅在聲明中說:「我於1996年7月末開始修煉法輪功。法輪大法不僅使我身體恢復了最佳健康狀況,而且提高了我的道德水平,淨化了我的靈魂。 1999 年10月份,我進京證實法,回來後,我被送往遼寧省馬三家教養院勞教三年。在馬三家教養院女二所,管教人員用專政的方式強行我放棄學法和煉功,每天播放污 蔑師父和大法的錄音錄像強行洗腦,特別是受被轉化者的邪悟的欺騙迷惑,由於自己執著心重,學法實修不足,被魔鑽了空子,從而走上了邪悟。」

劉冬梅寫道:「放棄修煉,走向大法對立面不是我內心情願的,是在這種高壓迫害,自己神志不清的情況下所為,決不是我真實的心願。還記得我在馬三家教養院被迫接受轉化時,和每當要做違背大 法的事情時,我都痛苦不堪,淚如泉湧。如果沒有這種高壓迫害,我絕不會去想放棄修煉,也絕不會離開大法,幹出違背、破壞大法的事。因為大法教給了我人生的真諦,他的珍貴勝過我的生命。 」

劉冬梅說:2000 年4月17日我被提前釋放。大連市政府「6.21」辦公室把從馬三家一起回來的12人組成了所謂的大連市法輪功人員轉化巡迴幫教團,讓我負責,成了骨幹。 我同其他從馬三家教養院被提前釋放的所謂的「被轉化人員」和被我們誘騙轉化的大連地區的人員在大連市各個區,很大範圍內做了幾十場大報告,幾百人次的座談會,破壞大法,成了鎮壓、破壞大法的政治工具。在2000年9月12日至10月3日,我又去了其他地區「轉化」法輪功學員。」

劉冬梅聲明:我要重修大法,彌補損失,揭露邪惡,抵制邪惡,向世人講清真相,並強調,「我之所以能在這可怕的歧途上回過頭來,是大法的威力。」

2、更多的覺醒

一天,一名轉化回家的老學員被叫回馬三家「交流」。那天,教室裏坐得滿滿的,過道上也坐滿了學員、隊長,幹警沒參加,關起門來似乎都是一家人。於是,這個學員也就放開膽子講起了心裏話。

她說:「現在社會上對法輪功評價可高了,老百姓說法輪功最敢講真話,為講真話他們不怕掉腦袋,不怕坐牢。你看現在當官的,有幾個不貪不佔的?所有的企業幾乎都成了「窮廟富方丈」,買官賣官的,權錢交易,不正之風,黑社會越來越猖獗,這些政府不管,卻下功夫整法輪功。過去還有個公費醫療,現在老百姓敢有病嗎?有點疑難病就得傾家蕩產。學了法輪功,身體好了,就不讓煉,往死裏逼。我們到底犯的是甚麼罪?」

在思想教育課堂上,一年輕學員站起來問講課的隊長:「當人們沒有了信仰,生活有了危機感,開始了探索人生,尋求真理這有甚麼錯?法輪功學員都在做好人,這一點已經得到社會人們的認可,我們卻失去了探索的權利,我們苦諫政府,講述我們的真實情況,在任何情況下都做到了打不還手,罵不還口,卻被剝奪了說話的權利。卻被人民的政權剝奪了人民的自由,不對勁吧!」

接著又陸續有學員站起來,我們愛國如家,把她視為母親,母親有了缺點,我們善意地指出來,這是最大的愛,可母親怎麼了?」「我們要回家!家裏的親人們盼我們快瘋了!」

課上不下去了,講課的隊長匆匆收起本子。「這些問題我也解決不了,我把你們的意見反映上去。」

樓下的情況迅速地傳到三樓,院方慌了,「這不是要炸獄了嗎?」於是急三火四地組織各大隊各分隊隊長滅火。調查個別談話開始了。上級得到情報,立即實施了暴力威脅措施,年前準備釋放的一律停止執行。燃起的火被壓下去了,但地火依然在運行在升騰。

每當所謂的敏感日期到來之前,比如逢年過節、5月13日(法輪大法日)、7月20日(迫害全面公開的日子)、兩會等等,大陸各地很多勞教所收到「上邊」的壓力,都要給法輪功學員施加壓力,追求「轉化率」。然而,在鎮壓最殘酷的「攻堅戰、強制轉化」過後,是「反彈」學員最多的時候。

明慧網每天發表收到的「嚴正聲明」(馬三家稱之為「反彈聲明」)。發表聲明的人最多的2001年7月13日,人數達到474人;同年的8月30日,人數為332人。從這些數字,我們既可以看到強制無法改變人心,真善忍深入人心,任何強制轉化最終都是徒勞的;同時我們也看到法輪功學員受到洗腦迫害的廣泛程度,因為這些聲明從書寫、傳遞、到上網送給明慧,往往需要經歷許多平時無法想像的周折,才能突破中國方面專門針對法輪功的網絡封鎖,有些聲明甚至是直接從勞教所和洗腦班內冒險傳出的。從中國的上網條件以及對法輪功學員的監控來看,可以肯定地說,已經發表的聲明的數字,還僅僅是受到洗腦轉化的人數的一部份。

3、天警世人

2002年6月初二、初三,連著兩天在晚間6、7點鐘時,馬三家教養院上空降雨加雪,沙狀的雪花隨風飛捲,撲打著窗子,寒氣襲人。這罕見的景象難道不是在警告世人?人各有志,改革開放了,苦了那麼多年的中國人中出現一大批願意按照真善忍修煉自己的人。這些人修煉法輪功,既能強身健體、提升道德境界,又能恢復和弘揚中國的修煉文化,做這樣對個人對社會對民族都有益的好事,何罪之有?!六月飛雪,千古奇冤啊!(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