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連勞教院和馬三家勞教院對大法弟子的迫害


【明慧網2004年3月6日】我是95年喜得大法的。當我第一次看《轉法輪》時,我一下被書中所論述的做好人的道理所吸引,我漸漸發現這就是我苦苦追尋和等待的。這裏是那麼的純、那麼的正。從此我由一個不信神、不信命的「唯物主義」者走入了真正的佛法修煉。我感受到了從未有過的寧靜與幸福。好景不長,1999年7.20,一塊濃濃的黑雲傾刻間遮住了天空,並壓了下來。江澤民由於心中的妒嫉,利用手中的權力對法輪功開始了全面的邪惡鎮壓。

*被關押在大連教養院

大批法輪功修煉者因堅持「真、善、忍」信仰而陸續被抓。我也於2000年10月,因進京證實大法在天安門被抓,被非法判勞教三年。關押在大連教養院新成立的女隊,也叫法輪功女子大隊。關押期間為了堅持煉功,有許多人遭到了惡警的毒打。其中有一位老年學員被幾個年輕的男惡警拳腳相加,並用高壓電棍惡狠狠地按在她的脖子上拉來拉去電擊。為了抵制暴力,爭取煉功環境,學員們集體絕食,被強制進行野蠻灌食。惡醫用很粗的膠皮管狠命地插入學員的鼻腔、經咽喉、食管插到胃。插進後,又說沒插好,打折了,拽出來重新插,一屋近二十人,只用一個膠管,從一人的胃裏拔出,不經任何清洗消毒等處理,就插到另一人的胃裏,很多學員的鼻子都被插出了血。我第二次被強行野蠻灌食後,鼻孔腫大,嗓子紅腫,造成聲音嘶啞。有一位叫孫蓮霞的大法弟子持續絕食二十多天,被折磨得身體極其虛弱,後送到醫院死亡。隊長極力地隱瞞這一迫害事實,對學員及外界謊稱她還在醫院,繼續接受治療。

一次學員在操場走步時,大聲背《洪吟》,隊長把幾名認為是挑頭的學員先後拉到辦公室,辦公室裏早已聚集了很多隊長,女隊長們就蜂擁而上,連踹帶踢,把學員打倒後,一頓拳腳,揪頭髮拽起,再打倒,這樣一個個地打過後,又讓幾位學員兩腿叉開,兩臂抱頭下彎180度蹶著,動一動就照後背打。那次被折磨後,我的腰行動不便,才意識到有的隊長專往腰腎部要害部位踢。

*大連教養院3.19事件

大連教養院對法輪功男、女隊全體學員最瘋狂地大面積迫害是2001年3月19日,被稱3.19事件。那天我們吃過晚飯不久,大隊長帶著幾個隊長氣勢洶洶地闖了進來,手裏拿著謾罵師父和大法的字條往牆上到處貼,並讓我們雙手抱頭下彎180度蹶著,每人前面放一張寫有誹謗大法的紙,此體罰一直持續到第二天早飯。其間一但有學員堅持不住倒下,就被隊長拉出去強迫寫所謂「放棄修煉」之類的簽字。如不簽,就拿電棍電或毒打。走廊裏不時地傳出學員淒慘的叫聲。我室一位不到30歲的學員被拉出去後,因拒絕簽字,被隊長用電棍電,頭部電傷後流的血淌到了衣服上。臨室有一位女學員被拉到辦公室,幾個男隊長騎到她身上輪番毒打她。在這次血腥鎮壓中,造成女隊學員一死一殘。

緊接著院裏找來了從馬三家第一批提前解教的11名猶大們組成的所謂「幫教團」,由省司法廳領導帶領來到大連教養院,用它們的歪理邪說欺騙學員們放棄修煉,所說之歪理極其荒唐可笑,對不聽它的學員有的人就動手打。不久隊裏把比較堅定的大法弟子關到一個屋進行嚴管,屋裏沒有床,每人一個草墊子就是床,那時天氣還較冷,屋子又在陰面,又冷又潮,還安排了兩個猶大看管我們,並用報紙把靠走廊的窗和門全糊上了,只留一個很小的小洞供隊長窺視。那兩個猶大對學員非打即罵,並揚言:「這是隊長交給我們的權力,讓我們代表政府教訓你們。」有一次,其中一人在打我臉時,因用力過大,把大拇指打紫了,另一個又接過來打,它用手握成拳,用骨關節最硬處打我腦門,並惡狠狠地說:「今天非把你腦門打出包來不可,叫你腦袋不開化,那麼頑固」。

*在馬三家教養院邪惡的「攻堅戰」

過不久院裏把我和另外幾名堅修的大法弟子轉到了臭名昭著的遼寧省馬三家教養院女二所繼續迫害。此地已改名為「遼寧省思想教育學校」。初到時,隊長先利用一幫猶大用邪悟了的歪理進行誘導,用偽善的謊言進行哄騙,見我們不上當,就兇相畢露,加重迫害。除不叫睡覺、罰站、罰蹲等肉體迫害外,同時叫猶大們對著學員念誹謗大法及師父的書,進行洗腦式地精神迫害。所裏隔一段時間進行一次所謂「嚴打整頓」,對堅定者加重迫害,隊長把它叫「攻堅戰」。

2002年12月初,那一次迫害簡直是瘋狂至極。首先政委王乃民在廣播裏做了一番「戰前動員」,每天的勞動及其它事項全部停止,每個分隊把各室的堅修者逐一叫出進行洗腦加體罰,其他學員在室內被強制收看99年7.20以來中央電視台播出的誹謗大法及其師父的錄像,全天滾動播出。氣氛突然變得更加緊張、壓抑,使人透不過氣來。被叫出去的學員先是被罰蹲,同時強制叫聽猶大們念的漫罵大法與師父的書進行洗腦。如不聽從,就被帶到單獨房間或僻靜處加重體罰,所採用的方式有:用很細的塑料繩背手反綁脖子處,勒緊反吊在床頭,同時把繩越勒越緊,不久會使雙手因血流不通而腫脹發紫,疼得全身是汗,並用膠帶把嘴層層封住,用手銬吊銬在暖氣管上,腳似離地非離地,長時間吊銬,把腿強行雙盤後,用繩子緊緊捆上,繩子繞到脖後再綁到腿上,使上身不能直立,五花大綁,長時間不給鬆開,不讓上廁所,有的疼昏過去好幾次,嚴重者可導致殘疾。有的甚至大便都拉到了褲子裏。用繩子把學員長時間倒掛懸空、關小號,讓學員坐在冰冷的鐵椅子上。當時正值寒冬,手腳用鐵鏈子鎖上,每天給吃涼窩頭、鹹菜,很少讓上廁所,有的甚至尿了褲子。從小號出來的學員,手腫得長時間不能拿東西,胳膊腿疼得晚上睡不好覺,造成生活自理都困難。用電棍長時間電擊各部位,甚至把電棍插到嘴裏電擊。電擊學員是各分隊隊長直接參與迫害,其它體罰是隊長唆使猶大們去具體實施。還有叫學員穿很少的衣服到外面凍等等。以上列舉只是部份,並不全面,也是較普遍使用的體罰。體罰迫害時,都是二十四小時不間斷進行,晝夜循環迫害,對堅定者到期不放,超期關押更是屢見不鮮。

*把好人變成壞人-人間地獄馬三家

學員一但妥協了,就要經常被逼著寫所謂的「思想彙報」和「心得體會」,要求是寫得越邪惡越好,對大法和師父謾罵,攻擊得越狠越「合格」,也就是它們所說的思想「改造」得越好。同時可受到「記功」減期的「優待」。有的甚至被慢慢「教育」毒害成對堅修者大打出手而毫無愧色,失去理智和人性的人面獸心的狼人。把以「真、善、忍」做為做好人的唯一標準的好人們,強制成不能說真話,只能說假話,對攻擊師父和大法麻木不仁甚至心安理得。有的打了你還偽善地說這都是「為了你好」,把通過學習修煉變得身心健康的人硬強制成心理扭曲、身體有病的人,把好人轉變成壞人,把正的「改造」成邪的。這就是邪惡所宣稱的「轉化」,也只有在這迫害法輪功的特殊歷史時期和這人間地獄般的特殊勞教所與邪惡的政權操控的地方,才能把好人「改造」成「變異人」,這就是邪惡的江氏流氓集團所倡導的「思想教育」。

參與迫害的有關責任人:

大連教養院;赫寶坤(司法局副局長)
赫文帥:(院長)
張寶林:(副院長)
陶軍、高成有、馬××(女隊大隊長)
隋子強:(女隊中隊長)
大王軍:(隊長)
小王軍:(隊長)
高××:(惡醫,女)
馬三家教養院女二所:(遼寧省思想教育學校)郵編:110145
孫××:(院長)電話:024-89210049
蘇境:(所長)電話:024-89210822
王乃民:(政委)
張秀蓉:(二大隊大隊長)
周謙:(二大隊副隊長)
王正立:(隊長)
齊福英:(隊長)電話:024-892104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