摧殘人心、毀滅天良的「馬三家」(一)

【明慧網2004年2月27日】(明慧記者楚天行綜合報導)遼寧曾是中國大陸老牌的工業基地,在當前商品經濟的大潮中,經歷著艱難的轉型時期。但是遼寧少數當權者利慾熏心,為了撈取政治資本而甘願充當江澤民迫害法輪功的打手和幫兇,把精力和巨額資金用於迫害無辜的法輪功群眾。

從1999年7月─2004年2月的55個月期間,遼寧省至少有99人因堅持對「真善忍」的信仰而在迫害中被奪去了生命,死亡者年齡從27歲至65歲的都有,其中以31歲到39歲者居多。遼寧省因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人數,在全國死亡人數最多的省份中高居第四。

位於瀋陽市郊的馬三家勞動教養院(也稱遼寧省思想教育學校)已經以邪惡洗腦轉化在國際上臭名昭著。有遼寧省司法廳高級官員曾經在馬三家勞動教養院解教大會上說:「對付法輪功的財政投入已超過了一場戰爭的經費。」


第一部份 馬三家一邊上演迫害慘劇,一邊掩蓋事實真相

1、強制剝奪信仰,耗資巨大

馬三家勞動教養院規模龐大、配套設施齊全。最多每年可接收關押七千人,最少也在三千人以上。馬三家教養院不僅有自己的漁場(馬三漁村)、酒廠(大龍酒業有限公司)、服裝加工廠,還有馬三機械廠。而這些企業的主要勞動力均為在押的人員,且每個人都有一定的工作任務量,完不成將受到不同程度的處罰。

馬三家勞動教養院除了男監舍外,還有一關押婦女的監所,即馬三家勞動教養院女所。從迫害法輪功一開始,這個女所便專門關押女法輪功學員。隨著迫害的升級,於1999年10月末成立了馬三家勞動教養院女二所,專門負責關押和迫害法輪功女學員。拒絕洗腦的法輪功女學員大部份都與普通勞教人員一同被關押在馬三家勞動教養院九大隊男監舍旁邊的馬三家教養院女所,從事著超強的體力勞動。而接受了洗腦的人則集中在女二所對外開放(此「對外開放」意為女二所已接受洗腦的人經常被派出去蠱惑他人,並接待中央和省市的所謂參觀和調研。)

這樣原來的女所自然成了女一所,由於女二所迫害法輪功有「術」、「成績」突出,女二所所長蘇境經常受到「上級的嘉獎」。而女一所亦不甘落後,雙方爭名奪利,在迫害和轉化手段上也是推陳出新,軟硬兼施,特別是女二所成立之初,為求達到高效洗腦,以邀功請賞,迫害和轉化手段花樣越發繁多,電擊、體罰已是家常便飯,其殘忍令人髮指,就連與女二所隔道相望的馬三家教養院六大隊男監舍裏的牢頭獄霸,亦瞠目結舌,自嘆不如,稱「女二所的幹警真辣手」。

中國遼寧的一位法輪功學員為了證實大法是清白的,為了那些有良知的、善良的、受矇蔽的中國人民明白法輪功真相,曾經四次進京上訪。1999年10月29日,這位學員與錦州大約10多名功友和遼寧的還有其它地區的學員被第一批送進馬三家魔窟。2000年9月12日被釋放。

恢復自由後,這位學員在證詞中寫道:「我是一個很普通的中國公民,在1994年6月份一個偶然的機會,我非常榮幸的走入了修煉法輪大法的聖門,是李老師的法輪大法把我從人生痛苦的泥潭中解脫出來,使我真正明白了做人的真諦。可我萬萬沒有想到,一部使人身體得到健康、品德高尚、對自己對社會百利而無一害的高德大法,卻被中國當權者誹謗並嚴酷迫害,中國的當權者江澤民也被大赦國際組織評為人權惡棍。」

「馬三家剛開始採取強硬的方法,逼迫不讓煉功,後來採取軟的辦法,這一硬一軟都沒甚麼效果。馬三家為了達到他們邪惡的目的,就歪曲大法,來迷惑一些學法不深的學員。因為當邪惡之徒罵師父時,學員們都非常反感,甚至很厭煩,所以他們就採取了先用軟中欺騙的陰險手段來達到他們的目的。例如:我們功友剛到馬三家後,從表面上看管教對學員非常友好(這就和外邊兇狠的打,形成了一個反差)這是迷惑學員的第一步。暫時既不打又不罵,看起來很和善。第二步讓已經接受洗腦的人輪番對剛進去的學員進行洗腦。第三步採取硬的辦法:電擊。第四步管教親自找談話,閒談中觀察你,找出你在某些方面有執著就針對該執著採取欺騙的手法攻擊,直至你接受洗腦。」

2、 效仿納粹,上演集中營開放把戲

二戰年代的德國納粹政府上演過參觀集中營的伎倆以轉移不斷增長的注意力。正是這個政府主辦了1936年的奧運會,以操縱國際輿論。現在,數十年後,江澤民集團在勞改營系統上演了類似的把戲。自2001年5月22日,美聯社等多家國外媒體被允許對馬三家教養院進行參觀採訪。

當馬三家教養院院長張超英回答國外記者的提問時,竟稱馬三家教養院沒有關押過男法輪功學員,而據曾被馬三家非法關押的遼寧法輪功學員說,實際上馬三家教養院新收解除大隊自1999年11月19日接收關押第一名男法輪功學員起至2000年8月初總共關押了34名男法輪功學員。期間新收解除大隊於2000年2月18日將5名男法輪功學員下放到馬三家教養院六大隊,以迫使其接受洗腦。

由於馬三家教養院女二所殘害無辜的「突出表現」,專門為迫害法輪功學員所成立的中共中央「610」辦公室負責人王茂林、董聚法於2000年7月初視察馬三家教養院對其「成績」給予肯定,並向江澤民作了詳細的彙報,而且610辦公室的另一負責人劉京曾多次往返馬三家教養院,促使江澤民決定撥專款600萬人民幣給馬三家教養院,命其速建所謂的「馬三家思想教育轉化基地」。工程造價1000萬元,不足款項由遼寧省自籌。

2000年初,黨內黨外、國內國外對江澤民迫害法輪功的罪惡行徑的譴責之聲日益高漲,於是等不及所謂的「思想教育基地」的竣工,江澤民集團便迫不及待地將2000年在馬三家教養院院裏新建的遼寧省少年教養院遷至別處,讓出這座深宅大院,粉飾一番,又精心挑選了一批已接受洗腦的人轉移到此,正式掛牌為馬三家教養院女二所後,便對外開放,以欺騙來參觀採訪的國內外媒體,欺騙全世界的善良人民。

3、撒謊說「沒有關押過男法輪功學員」

2000年10月,三家勞動教養院為了提高「轉化率」,強行將18名法輪功女學員剝光衣服投入男罪犯牢房。此惡性事件在國際上被曝光,引起很大反響。馬三家為了維持迫害,撒謊說馬三家「沒有關押過男法輪功學員」,言外之意是馬三家沒有男牢房。

針對馬三家「沒有關押過男法輪功學員」這個謊言,一名遼寧法輪功學員曾於2001年6月9日投書明慧網。他說:「我是一名法輪功男學員,曾經被非法關押在馬三家教養院。近日有機會重訪馬三家,想不到剛剛離開不到二個月,‘昔日’的馬三家教養院就有了很多令‘局外人’不解的變化。」

「走近馬三家教養院,這裏的大門旁多了一個值班室,還有多了專職的看門人員。往日的院門好似增添了一絲‘緊張’,守門人員盡職盡責地‘監視’著往來的陌生車輛與行人。馬三家教養院已成立了幾十年一直沒有門崗,是甚麼時候增加的這一設施?為甚麼設置? 」

「踏在馬三家教養院院內的馬路上,如此的熟悉。我與一同關押在這裏的其他法輪功男學員曾經清掃過這條馬路不知道有多少次。這條街道兩旁及馬三家教養院院內生活區的垃圾箱都是由我們男法輪功學員負責清掃的,長達一年之久。 沿著街道前行來到馬三家教養院院內的‘馬三家少年教養院’。咦!這裏原來焊接在鐵製拱形門架上‘馬三家少年教養院’八個大字如今怎麼換成了‘馬三家教養院女二所’?這裏原先關押的不滿十八週歲的少年教養人員去哪裏了?為甚麼女二所遷移到這裏了?‘女二所’原先不是在馬三家教養院六大隊的旁邊嗎?(註﹕ 我在馬三家教養院期間曾經在少年教養院內被關押了三個月,這個少教院是新建成的,我們一共34名男法輪功學員在這裏曾鋪砌過石路和鋪過草坪,這是2000年8月的事,不久後我們被轉到馬三家教養院的新收解除大隊。) 」

另一位大陸法輪功學員於2001年6月份在給明慧網的來信中說:「當權小人們以為把女二所遷離六大隊,遠離男牢房,就可以更好地掩蓋十八名女法輪功學員被扒光衣服投入男牢房之事。可疏忽的是,真正的女二所,即六隊北側的四層小樓仍然關押著幾百名法輪功女學員,仍然懸掛著當初的門簾,門簾上‘女二所’三個大字居然還歷歷在目。馬三家教養院女二所的牌子在這裏是撤掉了,但撤不掉的是事實。」

4、遼寧省省委直接關注的轉化洗腦

除為了一己之私一手發動這場迫害法輪功運動的惡首江澤民本人之外,追隨江澤民的迫害政策、企圖從運動中撈取資本、藉機升官發財的大陸官員們也通過馬三家,上演了幕幕昧天良的醜戲。

2001年2月聯合國人權委員會對婦女酷刑特別調查報告中指出:羅幹了解2000年10月在馬三家將18名女學員扒光衣服投入男室的行徑。據稱,羅幹曾多次給馬三家作指示並親自蹲點,叫囂「要加大迫害法輪功的力度」。

新華社2001年2月26日報導,包括羅幹在內的中央610辦公室,對參與迫害法輪功的上百個團體和271位個人進行所謂表彰。在這次表彰中,負責毆打、綁架、搶劫天安門廣場和平請願的法輪功學員的北京市公安局天安門廣場分局政委陳友,以及因迫害法輪功學員手段殘忍而臭名昭著的遼寧省馬三家教養院女二所所長蘇境等在表彰大會上發言,向與會者(大部份是參與迫害的)宣講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經驗。

馬三家女二所所長蘇境當年因配合江氏政治流氓集團迫害法輪功得力而被司法部獎勵5萬元人民幣,還被評為所謂的「一級英雄」。副所長邵力獲獎3萬元,大隊長王乃民和各分隊長緊隨效仿,逼迫法輪功學員給她們寫表揚信、送錦旗、送牌匾,企圖以虛假的表揚信和錦旗矇蔽被安排前來參觀的人。據報導,馬三家教養院全體惡警被江氏集團評為「集體二級英模」,每個隊長都分別發了獎金,按「轉化率」高低決定金額。

另據中新網瀋陽2002年2月10日消息,遼寧日報曾報導,2002年2月5日下午,中共遼寧省委副書記、省維護社會穩定領導小組組長王唯眾去了省馬三家勞動教養院,「慰問辛勤工作在政法戰線的基層司法幹警[蘇境、孫鳳武之流]」,遼寧日報的報導並稱王唯眾對省馬三家勞動教養院[殘酷強制法輪功學員背叛信仰、放棄修煉]的「成績」「給予了充份的肯定」。(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