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兩次被劫持進馬三家集中營的遭遇


【明慧網2004年2月13日】我是98年3月中旬因病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短短6、7天,十幾年的月子病就好了,我感到了大法的神奇。大法也改變了我自我封閉孤僻的性格,那是文化大革命的創傷。在那個年代,由於老一輩,被批、被鬥,剛步入初中的我,因此受到了衝擊,被同學圍攻,令交代父親讓我走白專道路的罪行,交代妄想混入團組織的動機,不許串聯,不許走動。那一年,我十四、五歲,那時我憎恨一切人,也怕一切人,我在痛苦中掙扎成長。走入社會雖然接觸人,心裏淒涼依舊。是大法改變了我,把我從這痛苦中解救了出來,使我明白了人的因緣關係,更明白了做人的真正目的、意義。大法也使我多年的頑疾消失(肝炎,膽囊炎,尿道炎,盆腔炎,腎炎,氣管炎,關節炎,糖尿病等)我努力按師父的要求做一個好人,更好的人。

然而江××出於妒忌,發動了這場對大法弟子的迫害,當時我感到震驚和迷茫,我問自己,師父啟悟了我善的本性,教我做個好人、更好的人,有錯嗎?沒有!師父給我淨化了身心,給無數病人淨化了身體,有罪嗎?沒有!我決定用自己的親身感受為大法討回公道。99年10月6日,剛剛處理完母親的後事,我就來到了北京,一路打聽到了信訪辦,然而還沒等找到大門,就由兩男子(一左一右)問我幹甚麼,我只說是為大法來上訪的,這一句話他們就把我架走,到了駐京辦,被當地派出所和街道接回,強行拘留15天,理由是擾亂社會治安。

我按正常渠道上訪,行使公民的權利,怎麼成了階下囚?我絕食抗議,後來因大法書被所長以看看為名騙走,我要書,被市裏當成了重點,轉移分散到北鎮,直到期滿。這並沒有結束迫害,派出所打電話騷擾,把我叫到派出所,所長親自訓斥,並告訴我說,警察就是工具,那一刻我感到一絲悲哀。街道也秉承市裏旨意,把我騙到派出所寫保證,否則就非法關押,我堅決不肯,他們把我關在派出所裏,不許走,並把單位領導找來做工作。我單位領導剛手術不長時間,臉冒虛汗,求我為他想想,這涉及到他的烏紗帽。雙方僵持到後半夜,最後街道書記說,你寫個不進京的保證就行,我為了脫身,心想玩文字遊戲,這樣,我才被放回。大法弟子修真善忍,不按真善忍做沒能配大法弟子的稱號?這說假話令我痛苦萬分,江××之流不讓人做好人,逼人做假、造假,太邪惡了。[注]

2000年2月末,我再次進京為大法鳴冤,在天安門樓前被抓,關在北京公安分局的鐵籠裏,後被錦州取回,拘留30天。20天後,被轉到鐵路看守所,後送到第二看守所。5月中旬,被非法判一年勞教,送馬三家教養院。在那裏24小時有人監視看管,不許和人說話,只能和叛徒說話,不分晝夜,叛徒圍著胡言亂語,強迫看誹謗大法的錄像,每天4點多起床幹活,晚9點才收工。在那裏我被強迫洗腦放棄修煉後,身體開始變壞,氣管炎犯了,增加了血壓症,下樓也費勁,心痛苦到了極點。

後來在功友的幫助下,我重返修大法的行列,身體馬上變好了,我給市政法委派出所、街道去信,告訴他們:我要堂堂正正的修煉大法,以前錯了,以後要做好人,做更好的人,這是我的本性,也是我的權利。街道,派出所來人來電話騷擾我,我不為所動。直接到街道,找書記講真象,到單位找領導講真象,直接到派出所要身份證,告訴他們,我修大法做好人沒有錯,扣押身份證是錯的,我還要用身份證辦理退休呢,片警賈文祥搖著手說我有江××做主,不給你,最後給了我影印件。

2001年12月中旬,我發放真象資料,被不明真象人舉報,被抓到錦鐵派出所,我用我親身經歷講大法好。告訴他們善惡必報的天理,他們不知廉恥,強行搜身,套我姓名,住址,材料來源。最後甚麼也沒得到,被他們毒打一頓,把我的手背銬上,塞到警車送往看守所,我把沒搜去的傳單,送給一起關押的犯人,給管教,並給男犯念,因我絕食抗議迫害關押,被幾名高大男子抓住,綁在鐵椅子上,雙腿雙臂,都被綁住,強行灌食。第8天被送到馬三家教養院,怎麼判的,我不知道,我沒看見任何手續,也沒簽過任何文件的名,他們對大法弟子隨意迫害,根本不講法律。

在馬三家教養院,我被單獨關押,三四個猶大24小時寸步不離,在那裏我被四五個人按倒,強行搜身,更有甚者,連褲頭都被扒下查看,我依然絕食抗議,第8天他們強行給我灌食,四五個人分別壓住我的雙腿,雙臂,有人按頭,每次灌的都是玉米糊,每次收費二十至三十元,我沒有錢,管教從別的猶大那借錢交費。有一個年輕的獄醫,很邪惡,插粗粗的管子,我張嘴吐,被他用手把嘴堵上,並按我的頭,多次灌食後,我的食道熱辣辣的疼。我正告獄醫,對我這樣迫害,後果要自負的。

從進馬三家教養院開始,洗腦就沒間斷過,晚11點了,還在灌輸下流言論,多則6、7人,少則兩人圍著,從外邊請來所謂的大學老師等(都是不務正業、不學無術的學術腐敗分子)。我背法,被他們強行把嘴堵上。我煉功,被人抻著四肢,最後惡徒把我關在小號裏,我雙手被兩邊抻開,銬在長一米左右,寬一尺多的椅子上,不能站,不能躺,只有洗臉上廁所,放開幾分鐘,吃飯只放開一隻手,手腫的嚇人,雙臂抻的不知滋味的難受。這還不算,他們還放誹謗大法的錄音,我大聲背法,壓倒錄音,銬了四天三夜後放回,仍單獨關押。

一個月後,我正念走脫。當天馬三惡警驅車來到我家,拿走了我家門鑰匙,強行拿走了我的照片(因在馬三家教養院,惡警強行給我照相,沒照成)並且把我家的電話機拿走,換上他們拿來的話機,並向我愛人詢問我家親戚的住址,臨走時,嚇唬我愛人,有消息報告,並惡狠狠的說,咱們是先禮後兵。這還不算,他們還來到我不修煉的妹妹家騷擾。

從此我家不安寧了。派出所派人來詢問查看,樓門外有人盯梢。2002年,馬三惡警和錦州警察配合來到兩個修煉的妹妹家找我,小妹家被翻遍了,她們兩人家還有人盯梢,不修煉的妹妹,整天以淚洗面,惦念我的安危,精神受到很大的刺激。我愛人幾乎精神崩潰,遠在外地的孩子獨闖世界,惦念我,得不到我的消息,我更不能盡母親的責任,親戚為我擔心。

現在我已無家可歸了,家已散了,流離在外,就因為我修大法做好人,竟遭到如此的迫害。

﹝編注﹞署名嚴正聲明將歸類發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