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劫持在馬三家集中營的法輪功學員的來信

【明慧網2004年2月19日】前言:這是一封被關押在馬三家教養院的大法弟子寫來的信。信中披露的事情都是她親身經歷的。此大法弟子現在還在馬三家教養院遭受迫害,希望全世界大法弟子能夠關注馬三家教養院堅定的大法弟子,講真相、發正念,助他們正念正行,早日闖出魔窟。以下是原信內容:

2003年12月份,本溪、錦州、撫順、龍山(瀋陽教養院)四個所謂的'幫教團'(逼迫大法弟子邪悟、強行洗腦的人),是警察帶著由院內外的已轉化、邪悟的人組成。
今年來的是本溪、錦州、葫蘆島、大連四個所謂的'幫教團',我看見了錦州的一個隊長。

我被送到本溪組,被二個警察、一個司機折磨了三天(8-11日)。毆打和罰不讓睡覺對我已不起作用,主要是強制盤腿、綁。盤的時候並不怎麼痛,只是有點不舒服,但拿下後每根骨頭都痛。十多天後,走路還一瘸一瘸的,站時間長了身體就受不了,再加上原先被迫害留下的傷,一個月後,我走路還是跟不上大隊伍。齊福英(管教,三分隊的隊長,朝陽人,畢業於錦州師範學院))罵我不要臉,言外之意說我是裝的。現在,我走路時,誰看見都說我的腿有毛病。一年多來都是這樣。當時,從綜合樓回來時,由兩人架回來,痛的晚上睡不著覺。去年雖沒有送我去'幫教團',但王正麗(管教,二大隊五分隊,丹東人,瀋陽師範學院畢業)動手綁了我四次腿,今年,本溪‘幫教團’又綁了我四次腿。

去年,王正麗找堅持修煉的學員談話,總是說帶我去看病,不只一次,後來便不了了之。12月,又找兩個猶大在一樓底下折磨我,說腿是裝的。我才明白怎麼回事。管教因認為我搞煽動,就折磨我,對大家說我不用做操,身體不好。實際上是背後叫人折磨我。甚至怕別人(接受了所謂轉化的人)看見,當時說如果我喊,就用廁所的衛生紙把我的嘴堵上。第一次,六天沒讓我睡覺,把我送到一分隊呆了一個半月,後接回呆了二個月,又送到三分隊,包括那次毆打和半個月沒讓睡覺。在樓底下的一個月(7月30日─8月31日),屁股都坐爛了,睏得連走路都往地下倒,而晚上一邊一個轉化的人,剛開始幾天,我一困,想睡覺,他們就用手拔拉不讓睡覺,後來乾脆來回推搡,再後來用腳踹。這造成後來正常睡覺後的12天裏腦袋一直迷迷糊糊的。身上黑紫色的傷,一個月才下去,把我打成這樣,他們還不解恨,就用手把我兩個大腿全都掐紫了。直到我虛脫,他們也打累了,乾脆就又坐到我身上。後來值班隊長查崗時,我告狀,他們還否認打我。

8月末,王正麗到樓底下找我談了一次話,她否認指使轉化的人打我,但猶大們說是她讓打的。大分隊7、8個,小分隊4、5個主要的邪惡之徒親自動手折磨我,根本用不著隊長動手。有的不轉化,堅定的學員被它們打一宿,吊起來,倒掛、蹲、站、不讓睡覺、關小號、電棍電、凍(穿一件背心、褲頭,送到晾衣場)、拿腦袋往牆上撞,等等,實在太多,講不完。沒動手的人雖說下不了手,但大多數因受邪惡的毒害,也為他們辯解說這樣做是為了學員好。

現在,教養院內關押大法學員1000多人,最多時1200多人。去年沒轉化的佔三分之一,加上今年來的共五、六百人。但後期來的,可能很多都是過去沒走出來的、或者因執著長期不放而掉下去過的,等等,百分之九十八到這沒幾天就轉化了。都是看假明慧網文章嚇的,都是假的。

齊福英一直沒讓邪悟的人動我,只是後來把我送到‘幫教團’吃了九天窩頭、鹹菜,甚麼別的也不讓吃。做幹活期間,有半個月是12點睡,中間又間斷三天,那二個月全是10點半睡(別人8:30上床)。下地扒玉米,我提出第二天不來了,她便說加期。甘井子東山教養院鄭舉香被她綁了16─20小時,不給解開,中途要上廁所,不讓去,結果把大便拉在褲子裏。他們見沒人時,會對我說一些恐嚇的話,但一直沒動手。只是通過邪惡的‘幫教團’來折磨我。聽邪悟的人講我是和三分隊一個不轉化學員換的,還是五分隊的。在五分隊坐了二個月小板凳,在兩床中間,除了上廁所之外,不讓出來。但我就是沒聽她的,吃飯時出來了。九個月共下樓不到十次。吃了二十多天窩頭後,見對我不起作用,第九天就不給我飯吃,我要自己買,他們不讓,別人給也不行,說是所裏的規定。我只好每天堅持喝水,瘦得躺在那咯得骨頭疼。我要求看文件(指他們憑甚麼這樣做),他們說我沒資格,我要見院長,他們不讓。今年,孫院長來找過我兩次,管教育科的王處長、馬科長也來過三次。我指出他們這樣對我是犯法,孫院長剛開始不願意承認,後來承認了,說再有這事找他,王乃民政委生氣,不承認此事,說幹警也沒睡。過後,本溪‘幫教團’揚言依然要綁我的腿,要把我的腿綁廢了。


致遼寧省司法廳的一封信:

我現在被關押在馬三家教養院,已經兩年多了,早已超期,強加的理由是所謂違反院規隊紀。

在2003年10月26日和12月2日,省司法廳有明文規定:「不准體罰勞教學員。」可是,馬三家教養院的幹警上至領導,下至隊長竟然執法犯法,對我們進行非人折磨,這又說明了甚麼?被質問,有的一概否認,有的承認犯了罪。可是,她們犯法誰來追究責任呢?

撫順的李輝因把挨打的事致書院長,被心理諮詢的人帶去醫大精神科看病,回來被齊福英管教呵斥:不吃藥,病會更重。不知病在哪裏?很多被強制轉化的學員都被超期關押。

請大家關注此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