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還有一次選擇,我仍願做師尊的大法徒(四)


【明慧網2004年11月6日】(接前文)

八、每念師恩淚濕衫

師尊的慈悲、師尊浩蕩的佛恩,我想每個真修大法弟子都能感受到,傾盡天上人間的語言也無法表述。師尊曾講過:我所給予你們的是,你們生命的永遠都無法報答我的。(《在瑞士法會上講法》)

(1)我看到了為我護法的天兵天將

流離失所的初期,由於我有太多放不下的人心,我真不知應該怎樣活下去,怎樣修煉能突破自我的束縛。一個功友找到我說,一個地區需要搞網絡的人員。我告訴他,我怕心很重,狀態非常不好。他鼓勵我說,不要緊的,可以邊做邊調整。我想到了自己的責任和使命,於是我決定獨自一人去那個陌生的城市。就在我坐上汽車的那一瞬間,我看到眾多的天兵天將簇擁著我,為我助威。那一刻,我發自心底的感受到了正法的偉大和神聖,我知道是師尊在看護著我,激勵著我。

(2)師父就在我身邊

上文提到因功友有怕心,不敢收留我住,就在我離開她家的時候,我找到了失而復得的自行車。於是,我投奔另一功友家。因有人懷疑我是特務,她被帶動後,僅收留我住了兩宿,找個藉口讓我離開了。當時我身上衣衫單薄(資料點出事時,幾乎我全部的衣物都在那兒),我不知道還能去哪兒,獨自一人站在風沙肆虐的人行道上,忍不住失聲痛哭。我為功友不善的行為感到悲哀,我為自己的孤獨無助而痛苦。

我安慰自己:不能哭,天上的神都在看著,多給師父丟臉啊,這麼點難還過不去嗎?但是內心的苦楚仍無法釋懷,我當時已站立不穩,手撫著磁卡電話機,大聲的哭泣著,哭著、哭著,我感受到,師父就在我的身邊,看著我,他在幫助我力解萬難。那是我第一次感到,師父離我是那樣的近!

(3)慈悲偉大的師父啊……!

兩個月後,因外地資料點的需要,我暫時離開,去外地一趟。我剛走幾天,一位負責網絡技術支持的功友被邪惡綁架了,他在當地起著舉足輕重的作用。到現在為止,大家都不知道他怎麼被抓的,而他的住處只有我一人知道。

等我再回來,可想而知,我會承受多大的壓力,功友那懷疑的目光也深深刺痛我還未修去的人心,另外空間外來的壓力更是巨大。我當時感到自己,已經承受到了極限,無法再繼續承受著這麼大的壓力。雖一協調人因缺少搞網絡技術的人想極力留住我,我仍舊堅持要離開。

我那時的心裏是痛苦萬分的,我心裏對師父說:「弟子現在無法再繼續前進了,假如我的誓約是應留在這裏,我現在暫時真的是無法繼續完成我的誓約了。」就在我準備上火車的途中,天空突降濛濛細雨,我看見一方眾生因為我的離去而在哭泣,我發自內心的感到很對不起他們,內心感到深深的歉疚。

原本以為來到另一曾經熟悉的城市,心裏可以得到一些緩解。但當時這個城市正處於動盪時期,參與資料點的功友都被各種不同的心所困擾,有的是名利心、顯示心,有的是幹事心、有的陷於男女情之中。本來狀態就不佳的我,又陷在了舊勢力的迫害之中了。

舊勢力系統安排的邪惡考驗,在我這兒都上演了。

(1)「經濟上截斷」──我在去電腦城購買耗材時,錢包被小偷偷走,丟了1500元。我的生活費用絕大多數都靠父母和自己打工掙來的錢,這下子我陷在了困境之中,不得不向不修煉的父母要錢。
(2)「肉體上消滅」──我身體出現了消病業的狀態,剛開始只是昏昏沉沉愛睡覺,後來起不來床,不想吃也不想喝了。
(3)「名譽上搞臭」──有的功友說,她天目看到我身上有甚麼不好的東西了。因為我狀態不好,常愛睡覺,在功友家住時,做的家務活少一些,她把這種抱怨的情緒帶到很多功友那裏,這下更是雪上加霜。

當時我很清醒,我看到了整體上的漏已經越演越烈,甚至我所接觸的資料點上的每個人都被舊勢力迫害著。一些看似證實法的行為卻不在法上,表面上越是轟轟烈烈,危機也越為突出。一些理智的功友也看到了四伏的危機,但這種正的力量卻是如此的薄弱,忠言是如此的逆耳。

就這樣無可奈何的看著這一切的發生,舊勢力的安排得逞了。很多資料點被破壞,多人被抓、有的被迫害致死。曾經「輝煌」一時的學員邪悟的邪悟、妥協的妥協,當然也有的功友找到自己的執著,從舊勢力的安排中闖了出來。但是,很大一個範圍受到了這種重創。

看到這慘痛的損失,我也消沉了很多,雖按著師父的要求去做好三件事,但心裏經常向師父訴苦。一次讀師父的講法,讀到:「我每一次都是以真身在往下走,所以每次作為真神來講,身體要下走,他們都不想叫我下走,都知道往下走是很苦的,就等於是毀了。一個神不管從多高來,最後到了人這兒在神的眼裏那基本就是神死了。」(《2003年加拿大溫哥華法會講法》),看到這時,我情不自禁的失聲痛哭,我感受到了師父所承受的苦難,那種苦難是無法用言語表達的,是無法想像的巨難,我們慈悲偉大的師父啊……!對師父所承受的巨難,我能體悟到僅是微乎其微的一點點,但那卻是多麼的苦呀!而我的這一點點苦與師父為我們所承受的苦難相比又是怎樣的微不足道呢?我還怎敢再向師尊訴苦呢?

我的苦不都是源於我放不下的人心,在法理上有不清晰的地方嗎?法理清晰後,我體悟到的只是無限的美好與幸福。

前幾天回家看望父母。有一親屬也是功友,被惡警綁架。母親接到消息後驚恐萬分。待她平靜後,我開始發正念。我想:我是師父的弟子,無論我修得好不好、精進不精進,舊勢力不配迫害我。我從根子上否定舊勢力的安排,我就是師父的弟子,誰也動不了我。在師尊慈悲的加持下,我感到自己整個身體通透了,我隱約看到自己像一尊金佛一樣,穩穩的坐著。我知道。此刻,舊勢力是不敢再來迫害我了。

(4)讚揚聲中更清醒

經歷了重重魔難,我對大法堅如磐石的心依舊如初。周圍的環境也越來越好了,真是柳暗花明,讚揚聲也漸多了。

有的功友說我法理清晰,我怎敢自詡法理清晰呢?要知道佛法是無邊的!師父法中講:「在不同層次中佛法有不同的顯現,但是越高越接近真理,越低離真理越遠。」(《轉法輪》

有的功友說我悟性好,甚麼是悟,師父法中講道:「我過去講悟時,講過一個都不講的天機,就是「修在自己,功在師父」。千百年來都認為是自己在修煉,自己在提高,其實你甚麼都煉不出來,如果沒有師父管是甚麼都解決不了的。那麼也就是說真正的問題是由師父給解決的,是法背後的因素給解決的。你自己的悟,只是在修煉中遇到困難克服後繼續修煉下去,這是講你的悟,真正從理上悟到甚麼。如果這個法不讓你知道,你怎麼悟也是悟不到的,所以你必須具備一個條件,就是說你必須得真正的去修煉。」(《在歐洲法會上講法》)我怎敢說自己悟性好呢,一切是師父給予的啊!

有的功友說我正念強,在巨難中闖了過來。我又怎敢貪天之功說自己正念強呢,要知道我在魔難之中能走了過來,其中溶著師父多少的心血啊!宇宙中又有多少正的因素和正神起的作用啊!身邊的天兵天將也一直在給我護法呀!

(5)夢中的點悟

前些天我做了一個夢,師尊在講台上給大家寫評語,每個人手中有一份卷子,上面有自己證實大法的經歷。大家一個個拿著卷子讓師尊寫評語。我伏在書桌上,內心萬分的痛苦,傷心的哭啊、哭啊……心裏想:有些地方我做得不好,我哪有臉讓師父寫評語呢?這時,我的同桌走上去,師父給她寫了評語。我知道她做得非常不好,師父都給她寫了評語。再看看周圍的同學,從表現上看,好像只有我做得最好,但我仍沒有勇氣拿著卷子去讓師父給寫評語。我仍舊伏在書桌上,傷心不停的哭啊、哭啊……內心對師父說:「師父,我不想與別人比較誰做得更好,我只想盡我的最大的力量去完成我的誓約,但現在還有很多地方做得不夠好。」就這樣,我在傷心欲絕的哭泣中醒了過來。

如果還有一次選擇,師尊,我願再與您簽約──隨師下凡,助師正法,用我的生命維護法,當您的大法徒!

(首屆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書面交流大會交流稿)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