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大法弟子2000年進京上訪被迫害的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10月13日】經歷五年風風雨雨的歷程,摔摔打打,我走到了今天,心中感慨萬千。回想起自己得法前體弱多病,同時伴有嚴重的失眠症,經常徹夜難眠,上班就無精打采,打瞌睡,我感到非常苦惱。96年-98年我們全家有幸相繼得法。先是公公肝硬化晚期、腹水、膽囊炎等多種疾病,修大法後全好了,體重由80多斤增到130多斤,腰圍因腹水化了由3尺6小到2尺4;然後是婆婆的冠心病、高血壓、類風濕也在修煉大法後好了很多;丈夫因修大法脾氣改好了,原來打麻將經常整晚不回家,修煉大法後,吸煙、喝酒、賭博全戒了,原來他上班經常遲到、早退的,修大法後他變成了每天很早到廠裏把班裏衛生打掃乾淨,工作積極主動,早來晚走;我也因修煉大法受益無窮,每天精神特別好。

99年7.20江氏邪惡集團開始迫害打壓法輪功,破壞了我們的修煉環境,剝奪我們修煉法輪功的權利。我們修煉這麼好的功法,做好人,對社會、對家庭、對本人有很大益處,媒體怎麼能這麼邪惡的造謠誣陷呢?

2000年2月1日我與一同修進京上訪,我們在金水橋上走,就被公安不由分說綁架到派出所,後由當地架回,非法冠以擾亂社會治安,拘留一個月。十月份派出所來一夥人,沒任何手續抄家。

12月份我決定再次進京證實法,突破層層關卡到天安門廣場,看到不斷有同修被抓被打,我也打出了「法輪大法好」的橫幅,邊跑邊喊,告訴群眾「法輪大法好!」當時衝上兩個便衣一腳把我踢倒,然後一邊一個抓著我的一把頭髮使勁往上拖,可我根本沒感覺到疼,也不怕。

惡警把我們綁架到海澱區看守所,一進去就被把衣服扒得只剩短褲,錢都被搜走了。進牢房,牢頭要報姓名,我不報,她們說:「不怕你不報姓名,把你衣服扒光扔到外面揍死你,兩個月前就有一個二十多歲的姑娘被這樣打死了。」

第二天我絕食抗議非法關押迫害,第四天被拖去灌食,我當時害怕,一位同修鼓勵說:「不用怕,沒甚麼好怕的,我們給他們講真象,告訴他們不要幹壞事。」我看到有六個警察把一個同修按在一個方桌上,用一塑料管從鼻子插下去。一個年輕惡警說:這可是屠宰場了。他們把我按在桌上,就插管,我就背《洪吟》中「無存」:「生無所求 死不惜留 蕩盡妄念 佛不難修」一下我的怕心沒了,結果灌的東西全噴出來了,他們沒得逞。

接下來的一天,我被拖去灌食,又噴出來了,噴出來又灌,這時我因怕懷孕的胎兒受傷害,沒再反抗。第七天強制灌食時,惡警拿一塊厚木板使勁壓我的小腿、膝蓋,又用手掐,接著又拿一把小剪刀剪我的手,我痛得動都不能動一下。回到監室我一看,身上青一塊紫一塊。兩天後當地派出所把我接回,不顧我身孕非法拘留15天,又非法延期15天,一個月後回家時家裏其餘三人還被非法關押,沒放出來。

我在家一個人學法有半年,總覺得狀態不對勁,怎麼也不能安下心來。在這場邪惡的迫害中,還有多少同修被非法勞教、判刑、拘留;有多少世人被惡毒的謊言所欺騙,無知的幹著壞事,全不知道自己將要承擔的一切惡果;師父也被謠言惡毒的攻擊。我是得法的覺悟者,明白真象,怎能不把大法的美好告訴他人,把邪惡迫害的真象告訴世人呢?為使被毒害的世人能明白真象後正確擺放自己將來的位置,有一個美好的未來,我應該放下執著,早日走出去證實法,講清真象救度世人。我終於突破障礙投入到了講真象的洪流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