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漂流瓶


【明慧網2002年8月31日】

「啊──」

拼了命似的我叫出聲來,直到再也喘不過氣才結束這似瘋狂的喊叫。我不在乎是不是有人看到,更不在乎看到的人會有甚麼想法,有甚麼呢?就讓他們看吧──一個失戀女人的可憐相。我不是第一個,也不會是最後一個。

「為甚麼──」失了控似的我再一次對天長喊,回答我的只是那一聲聲的浪聲。這時,我才意識到自己竟在不知不覺中來到了海邊。這好像成了一種習慣,每當我心情不好的時候總會下意識地走到海邊。雖然這裏沒有好友、沒有愛人、更沒有親人,但這裏有海。溫柔而又廣闊的海,包容了我所有的委屈和傷心。回答我的雖然永遠都是那一陣陣的海浪聲,但,這已足夠。

記得第一次來海邊是媽媽帶我來的,那一年,我五歲,為了一個漂亮的娃娃哭鬧不休,媽媽無奈只有把我帶到海邊給我一個瓶子。告訴我海中有很多漂亮而好心的仙女,我可以把自己的願望告訴仙女,如果我夠乖,仙女姐姐就會實現我的夢想。我很認真、很認真地在媽媽的幫助下寫下了「娃娃」兩字,將那張紙塞進了媽媽給我的瓶子,封好口扔到了海中。然後就是漫長的等待,終於在我生日的那天等到了我的娃娃。當然後來我也明白,那娃娃是媽媽花費了一個月的工資買給我的,也明白海中並沒有甚麼美麗而好心的仙女。但是從那以後我就迷戀上了海,並也習慣了對海訴說自己的一切,不管是願望、還是悲傷,將心中的想法寫到紙上,裝進綠色的酒瓶子裏,投入大海,那種感覺仿佛真的是將自己的心事告訴美麗而好心的仙女,而她,也會幫我實現一樣。

從五歲到十五歲整整十年的時間我不知往海裏扔了多少瓶子。從一開始的想要一個娃娃,到後來的學習成績、隔壁班的男生,海裏有我全部的童年。直到那一天,父母離婚了,在當今的社會這沒甚麼稀奇的,我難過,這是一定的,但也算平靜地接受了這個事實。但是,我卻萬萬沒有想到,不到一個星期的時間,他們竟然又雙雙的再婚。父親,娶了我最小的阿姨──我母親的親妹妹,一個比我只大十歲的美麗女人;而母親則嫁給了一個年齡足可以當我爺爺的富商。也就是在那一天我突然感到一種恐懼。我不知道這個世間上還有甚麼東西值得我去珍惜、去追尋。好像再深的感情也無法抵擋時間的摧殘與金錢的誘惑,不管是親情還是愛情。今天我的失戀好像再一次驗證了這個論點。男友和最好的朋友背著我偷偷的來往──為甚麼我的身上老是出現這些三流小說的劇情?我只是想要一個很平凡的人生呀,我最大的願望就是想要一個平平凡凡的家庭,這個要求很過分嗎?為甚麼每次我得到的答案都是傷心,而傷我的永遠是我最親近的人!為甚麼?為甚麼?!

「還是你好,永遠都不會傷害我。」跪在沙灘上,我喃喃的低語。一個浪頭打過來,打濕了我的衣服,但我沒有動,看著起伏的海水,我竟似有些著迷。如果、如果我隨著海水而去,是不是從此以後再也不會有傷痛了?海是這樣的溫柔,它不會傷害我的,是的,它不會傷害我的。我站起身,朝海中慢慢的走去,一個浪頭忽然的打了過來,隨之也帶來了一個瓶子。我遲疑的拿了起來。我知道這是甚麼。五歲到十五歲之間我不知道做了多少個這樣的瓶子。我沒有再往前走,而是呆呆的看著手中的瓶子,本已麻木的我漸漸有了知覺。我不禁幻想做著瓶子的人是不是也抱著和我當年一樣的想法。如果現在我手中拿的是一個珍珠,我也會毫不猶豫的拋出去。但我手中拿的卻是這樣一個瓶子,透過它我仿佛又看到了媽媽抱歉的表情,看到當年那個哭鬧不休的我,看到為了給我買那個娃娃爸爸少吃了一個月的午餐──

終於,我忍不住打開了瓶子。當我展開那已泛黃的紙張時,不由的楞住了。這個紙條是我寫的!那是我最後一次寫這樣的紙條。我清楚的記得當時自己的厭世與恐懼,這張紙條是我所有紙條中最悲傷的一個,裏面記滿了我對這個世間的疑惑與不滿。將瓶子投入海中之後我就再也沒有做過漂流瓶。我覺得這是一個諷刺,給我這樣一個美麗的夢的人是父母,打碎的也是他們。而今天歷史再一次重演,當日男友熱烈的追求使我相信也許我可以平凡而安樂的過一生,今天呢?依然是他打碎了我的幻想。

苦笑著,我將紙條撕碎,這一次,是真的放棄了。舉起手中的瓶子,本想再一次將它投入大海,卻忽然發現,裏面似乎還有一個紙條。那是甚麼?我清楚地記得我只寫一張,那這一張?我好奇地將裏面的紙條抽了出來,上面寫滿了字,雖然紙張同樣的泛黃,但並不影響閱讀。

親愛的小妹:

首先請原諒我這樣叫你。雖然我不知道看到這封信的人是不是寫第一個紙條的女孩,不知道我們的年紀是誰的比較大些。但在私心裏我希望是那個憂傷而又聰慧的女孩看到的,也有些自以為是的認為是我比較大一些。

可以說我有個和你很相似的童年。第一次想到自殺是在我12歲那年,因為我不知道我活著的意義與價值。如果說世間最值得追求的是名望、財富與真情,那我只有失望了。因為我清楚地知道名與利是不可能永存的,隨著歲月的流失人能帶走的是甚麼?沒有,甚麼都沒有。古代皇帝的陪葬夠豐厚了吧,但,他能用嗎?真情呢?甚麼是真情?愛情、親情這些被歷代詩人作家歌頌的東西好像只有死亡才能襯托其偉大,因為隨著歲月的流失與名利的腐蝕,他們好像沒有一絲的抵抗力。在我的身邊上演了太多這樣的例子。所以我彷徨、我無奈,甚麼東西才是我要永遠追求的呢?好像沒有。直到有一天,一個很偶然的機會我看到一本書,一本現在全國禁止發行的書──《轉法輪》。不是自誇,對於書籍我也看了不少,但卻從來沒有一本書像它這樣震撼我的心靈。它從另一個角度打開了我的思維。直到那時我才發現自己的思想是如此的自私。

長久以來我所思所想的都是我要去追求甚麼,甚麼是值得我追尋的。所有的落起點都是從自「我」出發。人活著難道要永遠只想著自己嗎?為甚麼我不換一個角度去想,我能帶給別人甚麼,我怎樣才能使別人得到幸福?太陽不分晝夜地散發著熱量與光明,地球毫無怨言地任人類開發挖掘,它們說些甚麼?也許你可以說這是自然的規律,它們必得如此。那麼神農呢?大禹呢?岳飛呢?這些歷史上的偉大人物,他們又是為了甚麼呢?如果他們考慮的是自己從中能得到甚麼的話,也許人類不是今天這個樣子。

從這本書中我明白了這些,知道了真理,知道了真、善、忍!也從那一天起,我的生命不再彷徨。我知道了甚麼是永存的。今天國家開始鎮壓法輪功,我不能理解,如果真善忍是錯的,還有甚麼是對的?我一次又一次的上訪也許在別人的眼中我是鬧事,也許我因此會失去現在所擁有的一切(事實上現在的我已無法再回家了),但我知道我永遠不會失去善良與人格。而且,我的上訪只是很簡單的想使更多的人知道真相,想呼喚出更多人的善良,雖然這樣做我失去了學業與家庭,但我不悔,哪怕是今天我要失去生命,我也可以問心無愧地笑迎那一刻的到來。

你的信是在一個很偶然的機會看到的,看到這封信我仿佛看到了七、八年前的自己,那樣的憂傷與彷徨。我相信這是一種緣分,所以我寫了回信,我相信既然緣分使我撿到了這個瓶子也一定會讓你看到這封信的。希望它能對你有所幫助。

祝:平安
一個和你有類似經歷的女孩
2000年5月20日

我呆呆的看著一望無際的海面,思緒一片混亂。五年前我做的漂流瓶又回到了我的手中,並帶來一個陌生人的回信。不!不應該說是陌生人。從來沒有一個人像她這樣了解我的思緒,她做到了。我們的一切是如此的相似,但是她找到了真理。我呢?想起信中所說的:「人活著難道要永遠只想著自己嗎?為甚麼我不換一個角度去想,我能帶給別人甚麼,我怎樣才能使別人得到幸福?」長久以來我的迷惘與憤恨不都是出自只想到了自己而沒考慮別人嗎。對於法輪功我了解的不多,它是好是壞我也沒有資格評價,但,從這一封信中我最少知道它並不像電視中所說的那樣。如果一件東西值得以生命去捍衛,它一定有可取之處。

一個大浪打來,猛烈的浪花將我打倒在地,陣陣的海風吹走了我混亂的思緒,我忽然豁然開朗。想到信中所說「我的上訪只是很簡單的想使更多的人知道真相,想呼喚出更多人的善良,雖然這樣做我失去了學業與家庭,但我不悔,哪怕是今天我要失去生命,我也可以問心無愧地笑迎那一刻的到來。」這是一種怎樣的境界呀,為了別人,可以犧牲自己一切。也許,這一生我都永遠無法達到她那樣的胸懷。但,至少,從今以後我會牢牢的記住三個字:真、善、忍!我相信不管何時何地它都不會發生變化。長久以來,我希望的都是別人來愛我,也許從今天開始我要學會去愛別人。對父母、對男友,遇到事情的時候,我所思所想的都是保護自己,而不是愛護他人。現在冷靜下來,他們並沒有我所想的那樣罪不可恕──特別是父母,這些年來他們一直是那樣的想要彌補我當年所受到的傷害,被我一次又一次的拒絕也還是一如既往地關心我。是的,他們是離婚了,但,他們依然是我的父母,他們並沒有因此而停止對我的關懷。但我呢?我又做了甚麼呢?除了拒絕,甚麼都沒有。長久以來,我一直認為是他們對不起我,也許恰恰相反──凝望著一望無際的藍色海面,我的心從來沒有如此的開朗與平靜。我忽然發現給別人一個機會、從別人的角度去思考問題,原來生命可以如此的美好。

謝謝你,我親愛的姐姐,也謝謝你,法輪功。是你們使我明白了人生的真諦。也許我依然不會去學習它,但從今以後我會換一個角度去思考問題,盡自己的能力去幫助別人。

我忽然有一個衝動,想再做一個漂流瓶,裝進這封改變我一生的信和我的經歷,將它仍入海中。也許這次真的是我最後一次做漂流瓶。但不同於五年前,也不同於我所做的所有的瓶子。這次,它所裝的不再是心事與憂傷,而是是帶著祝福與真相,我相信,撿到它的有緣人從此以後的人生一定會有所改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