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劇:小傑變了


【明慧網2002年8月8日】(根據2002年1月3日新西蘭大法弟子《以大法的需要為第一》改寫)

簡單、雅緻、乾淨的小院兒。一個身背書包跑進小院兒的男孩兒,從兜裏掏出一串鑰匙打開了房門。
「媽媽,我回來啦,我肚子餓了。」小傑一邊進門一邊嚷道。
屋裏沒有人回答。
「媽媽──」小傑看了看廚房──沒有人;
「媽媽!」小傑看了看晾院──也沒有人;
小傑坐到椅子上,一臉納悶的表情,(畫外音)「難道媽媽生病了?不會嘛,自從媽媽學了法輪大法以後,媽媽的身體就越來越好,沒有病過。」
「媽媽──」小傑站起身來,還是走到臥室看了看──沒有人。
「媽媽呢?每天中午放學這個時候媽媽總是在家的呀。」小傑想不出媽媽此時會去甚麼地方。
「鈴──」電話響了。
小傑迅速拿起電話,「喂!」
「喂,寶寶,是媽媽,媽媽今天中午要去大使館請願,要晚上才能回來。你自己弄飯吃,好嗎?」
「哦。」小傑不情願地應到。
「要乖啊。」
「你要早點回來啊。」小傑不情願地掛上電話。
小傑走進廚房,打開冰箱看了看,裏面還有食品,媽媽前兩天教了他怎樣做一點簡單的菜,一頓飯還可以湊和。
他從冰箱裏取出了兩個西紅柿,又從蛋盒裏拿出個雞蛋──西紅柿用水洗過之後,小傑在案板上把它切成塊,動作顯得生疏笨拙……
一陣忙亂後,肚子終於不再嘰咕叫了。
小傑放下吃飯的碗筷,心裏琢磨著,(畫外音)「收不收拾桌子和廚房呢?」小傑猶豫著,「算了吧,還是等媽媽回來收拾吧。」
小傑來到客廳,打開電視。電視裏在講甚麼美國正潛力追捕拉登,小心預防流感,譴責中國人權狀況等。
沒意思,小傑關上電視。
在屋裏逛了一會,希望能找點好玩的。看見桌上有一本《世界故事精選》就拿過來翻了起來。
這還是小時候看的書。看著玩打發時間。他隨便翻了一個故事。

翻開的書頁上寫著《三個兒子》。
(動畫)有三個婦人在井邊打水,三人都在誇自己兒子如何好,誰也不讓誰。
三個婦人打好了水,一同往回走。
這時,一個婦人的兒子走過來,邊走邊吹著笛子。他從三個婦人身邊走了過去。這婦人得意道:「看吧,我的兒子多麼有才華,他的笛聲多麼優美啊!」
不一會,另一個婦人的兒子走過來,邊走邊唱著歌。他也從三個婦人身邊走了過去。這婦人得意道:「看吧,我的兒子多麼有才華,他的歌聲多麼優美啊!」
最後,第三個婦人的兒子走過來。他迎面走到第三個婦人身邊,接過水桶說:「媽媽,這水桶很重啊,我來幫您提。」兒子說著提著水桶健步向家奔去。
第三個婦人自豪地說:「這就是我的兒子。」
另兩個婦人不吭聲了。

小傑陷入了沉思:(畫外音)「另兩個婦人為甚麼不吱聲了呢?難道她們也認為第三個婦人的兒子好嗎?第三個兒子只不過是勤勞孝順,這有甚麼呢?她們的兒子如果成為音樂家或歌唱家,甚至眾人癡迷的明星,那是多麼值得榮耀的事啊。媽媽也一定會這樣認為,如果我在學校能出類拔萃,不做家務沒甚麼。」

放學了,小傑和好朋友明一起走在回家的路上。走著走著,明突然拿出一根煙,很熟練地點燃了。
「你會抽煙了?!」小傑吃了一驚。
「會了一陣了。」明吐著煙圈。
「很舒服嗎?」
「才開始時很難受,不過現在已經好了。你想抽嗎?」明問小傑。
「哦,現在還不想。」小傑拒絕了。
沉默一會兒,小傑問明:「晚上去打球嗎?」
「不去了,我要去參加一個派對。」
「甚麼派對,我可以去嗎?」
「不,他們只同意我去。」
兩人走到了十字路口。
「拜拜,明。」「拜拜,小傑。」兩個男孩互相告別,各自朝著不同的方向走去。

小傑回頭望了一下明遠去的背影,一個人慢慢溜達在回家的路上。(畫外音)「明現在變化挺大的,衣著越來越帥氣,髮型也很新潮,而且也變得越來越個性了。不是嗎?很多同學都開始變酷了。我是不是也應建立自己的個性呢?或許我也應該學會抽煙?──媽媽會不准的,不過可以不讓媽媽知道,但這樣好像比較累。」
想著想著,一抬頭看見要到家了,「不知媽媽回來沒有。」小傑飛快向家跑去。
房門一推開,小傑就大叫起來:「哇,好香啊!」
「寶寶回來啦。」媽媽從廚房迎出來招呼小傑。
「你不要總是叫我寶寶,多不好意思。」
媽媽並不介意小傑的抱怨,「快點洗手吃飯了。」

媽媽和小傑一起坐在飯桌前吃飯。媽媽邊吃邊說:「寶寶,媽媽一個在中國的老朋友,因為不肯放棄修煉法輪大法,前幾天被勞教所的看守給折磨死了,……她死的時候……渾身都是傷……」媽媽哽咽得說不下去了。她站起身,取來一塊毛巾擦拭著眼淚。小傑看著媽媽,只是默默地聽著。「小傑啊,人不能沒有信仰,可是現在中國大陸,就不許人有正的、好的信仰,法輪大法教人做好人,教人向善,卻被殘酷鎮壓和迫害。媽媽失去了朋友,有的家庭失去了親人。你說這些迫害法輪功修煉人的人有多麼可惡呀!」小傑雖然默不作聲地聽著,心裏卻覺得這些事情離自己很遙遠,顯示出一種默然。

吃完飯,小傑把碗筷一丟,「我要去做作業啦。」
「呆會再做吧,先和媽媽一起收拾。」
小傑很意外,「您以前不是總催我去做作業,不用管家務的嗎?」
媽媽沒說甚麼,開始收拾碗筷,又用抹布把飯桌擦乾淨。小傑在一旁看著媽媽,媽媽邊做邊說:「小傑,做家務也是生活的一部份,你說是嗎?」小傑聽媽媽說得有道理,不覺點了點頭,能和媽媽邊學做家務邊聊天,他覺得挺高興,臉上笑瞇瞇的。

(字幕)兩個月後
天光已近黃昏。小傑放學回家,媽媽還沒回來。小傑抬頭看看鐘錶,已是下午五點。他走進廚房,拿出鍋,從米袋裏舀出兩小杯米放進鍋裏,然後放進些水,用手指伸進鍋裏攪了攪,又細心地量了量水位,把鍋放到爐子上,擰開了煤氣灶。他打開冰箱,拿出一把芹菜很熟練地開始摘菜。

(畫外音)「媽媽現在好像變了。」小傑想著,「媽媽現在不像以前那樣擔心我了,一會兒怕我學壞,一會兒怕我出意外事故,一天到晚都催促我學習,總希望我出人頭地。難道媽媽不管我了嗎?好像不是。難道媽媽忙於法輪功的事沒空管我了嗎?好像也不是。可是媽媽確實對我放心了。」
不一會兒飯菜做好了,飯桌上擺著做好的米飯、肉絲炒芹菜和黃瓜雞蛋湯。
「寶寶,媽媽回來啦。呀,寶寶把晚飯都做好了,你真有進步啊!」正好媽媽回來,看見桌上的飯菜,媽媽挺高興。小傑感覺自己好像一下子長大了,他一本正經地對媽媽說:「媽媽,從今以後,您叫我小傑吧,別再叫我寶寶了好嗎?我都十四歲了。」媽媽顯得很欣慰,她看著兒子笑著說:「好,你說得對,媽媽從今以後是得改口了,你真的長大了。你看,現在你能做以前做不了的事了。」小傑的臉上透著自豪。
媽媽和小傑一起坐下吃飯。媽媽問:「小傑,晚上有空嗎?」
「甚麼事?」小傑很奇怪。
「媽媽想學電腦。你能教媽媽嗎?」
「你要學電腦?!」小傑反問道。
「是啊。」
「你真的要學電腦?」小傑還是不太相信自己的耳朵,「咱家有電腦已經好久了,你都沒碰過。」
「是啊,媽媽雖然一直不喜歡使用電腦,但現在大法需要,我就一定要學,沒有甚麼自己喜歡不喜歡,習慣不習慣。中國大陸有那麼多人在被謊言欺騙,媽媽要上網,把法輪大法的真相告訴給更多的中國人。」媽媽誠懇地說。
哦,原來是因為法輪大法,小傑好像明白了一點。

(字幕)又過了一個月,媽媽正在客廳收拾著一個不大的行李箱,她身穿一件潔白色的T恤衫,上面印有兩行紅字:「SOS,緊急救援中國大陸遭受迫害的法輪功學員」。媽媽一邊最後拉上小行李箱的拉鎖,一邊對小傑說:「小傑,媽媽要走了,媽媽昨晚和你講的話明白了嗎?中國的法輪功學員,僅僅因為堅持修煉,就要遭到迫害和虐殺,媽媽要為制止這場迫害而做我能夠做的一切。做好人沒有錯!」小傑點著頭說:「媽媽,我明白。你放心地走吧,我會照顧好自己。」媽媽沒再說甚麼,她微笑著拍了拍小傑的肩,轉身背上挎包。小傑幫媽媽拉起行李箱,一直送媽媽到了院子門口。

小傑已經能獨立管理這個家了。放學回家,他打開書包,拿出作業,伏在桌上做功課。天色漸晚,小傑在廚房忙活著做吃的。晚間,小傑打開計算機,點擊明慧網址,專心讀著。小傑在把廚房裏的垃圾拿到外面垃圾箱裏。他抱著一堆髒衣服來到洗衣房,一件一件放進洗衣機,倒上洗衣粉,啟動了洗衣機。小傑來到客廳,打開了電視機和錄像機,開始聽李老師講法。晚上,小傑躺在床上,明亮的眼睛望著天花板,(畫外音)「原來法輪大法不僅僅是中國的法輪大法,他屬於更多的人,屬於媽媽,甚至包括我自己。」
又一次放學,小傑和明走在十字路口。
「你想不想去參加派對?」明問,「我的朋友說你也可以去。」
「明──明──」街對面有兩個女孩在招呼明。
小傑望了一下那兩個女孩,披肩髮,高挑個兒,挺酷的樣子。
「哦,不了,我媽媽今天回來,我要回去。」小傑回答明。
「你怎麼這麼聽你媽的話,一天到晚做家務多沒勁。」
「明──明──」對面的女孩又在叫了。
「她們叫我,我走了。」明急著答應那兩人。
「拜──」小傑笑著與明揮手告別。
小傑頭也不回地向家走去。(畫外音)「不知為甚麼,以前周圍的環境總會影響我,帶動我,但現在,我能輕鬆地堅持正確想法並怡然自得。好像有一種力量在幫我。」

小傑回到家,媽媽已經回來了。20天的長途跋涉,媽媽看上去依然神采奕奕。媽媽很高興:「小傑,你真棒!20多天,你把家維持得真乾淨。嗯,你看起來好像更懂事了,像個有主見的青年人了。」小傑沒有話,只是憨厚地笑著。「來,媽媽給你看看這次長途步行的照片。」媽媽拿出一摞彩色照片,母子倆並肩坐在沙發上,看著照片,媽媽給小傑講著路上的洪法經歷,照片上有好多善良的人,他們用自己的行動在支持大法。小傑好高興。小傑帶著淘氣的神情和口氣對媽媽「抱怨」說:「媽媽,其他同學都沒像我這樣幹這麼多家務。」
媽媽笑著說:「小傑,你知道,媽媽是修法輪大法的,是按照更高標準要求自己的。那麼做為大法修煉者的孩子,你是不是也應該按高標準要求啊?都這麼大了,像這樣有自理能力多好。你幫媽媽做家務,媽媽就可以專心洪法,你也就是在支持大法啊!其實,你這20天裏做得很好,媽媽一點兒也不擔心了。」
小傑笑著對媽媽說:「媽媽,法輪大法是為所有善良人的,我也是其中一個呀!」媽媽驚詫地笑著:「小傑,媽媽不在的這20天,你的變化可真大啊!你說得對,你只要自己把自己當成法輪大法的修煉人,你就會變得越來越好。」

幾個月來的事情又一幕一幕出現在小傑的眼前:媽媽對他的教育方式改變了,在鼓勵他學會自己管理自己;媽媽克服了多年的觀念,為了向更多的人講真相而學習使用電腦;媽媽變得堅強而有毅力,為了營救中國大陸受迫害的法輪功學員而徒步旅行20天;法輪大法的力量也在改變著自己,使自己不會隨波逐流;小傑突然明白了神聖的法輪大法,他的目光裏多了充實。

晚上,小傑對著李老師的像,在心裏恭敬地叫了一聲「師父」。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