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品:北京老宅院裏的新傳說


【明慧網2002年8月7日】

人物:張強──25歲左右,出租車司機。
王大媽──60歲左右
董凱──商場營業員,40多歲
陳老師──中年婦女,教師
顧大爺──退休工人,60多歲

北京的夏天,傍晚,一座古老的院落內

張強高高興興地一手拎著他的包兒,一手拎著泡著綠茶的玻璃水瓶進了院兒。他一眼看見王大媽和顧大爺正呼搧著蒲扇,坐在那嘮嗑兒,衝著他們點了點頭:「您二老這兒乘涼呢。」
顧大爺:「嗨,哪兒有涼快地方啊!強子,今兒怎麼這麼早就收車了?」
張強:「天兒忒熱了,馬路上哪兒有人哪!再說了,我也不是熱帶森林裏的動物,這麼熱的天兒,我才不為了那幾個錢兒奔命哪!」說著,拎著包兒進了自家門兒。
王大媽:「您說,這年頭兒,日子過不順吧,這老天爺也不饒人,熱得讓人喘不過氣來,呼搧了半天全是熱氣,越呼搧越熱。」
顧大爺:「敢情,那桑那浴塘裏你能呼搧出涼風來?!沒轍,忍著吧您哪!」

董凱走到水管子跟前,擰開水龍頭,把頭伸進水龍下面打著滾兒,然後他關上水龍頭,用手糊擼著剛剃的寸頭:「我這頭都快剃禿了,也沒覺出涼快來!」
王大媽:「哈哈哈,我說怎麼看你有點兒彆扭呢,敢情您那‘大背’改成‘刺兒頭’了,你這是要溫度不要風度啦!」
董凱:「得了啊大媽,您別再刺激我了,這大熱天兒就夠讓人難受的了。」

陳老師手裏拿著一條毛巾從家裏走出來:「唉,屋裏實在坐不住啊,大媽大爺,您都在這兒呢!」說著把毛巾在水龍頭下淋濕,擰了擰,一邊擦拭著臉,一邊說道:「看來,人家法輪功說得有道理呀!那天我在市場門口接到一份法輪功傳單,那上邊說,天有冤情,地有異象。1999年7月20日前後,出現了歷史上罕見的持續高溫酷熱天氣。尤其7月20日以後,溫度立刻飆升到40℃以上,24日至25日出現了難以置信的42.2℃。」

顧大爺插話:「可不咋的,我記得真真兒的。記得那幾天,我統共也沒能睡多少覺,熱得我沒著沒落的。」
陳老師:「你們知道嗎?從1743年(清乾隆八年),由住在京城的法國傳教士開始用溫度表記錄溫度以來,氣象史上北京的溫度一直有詳細記載。42.2℃可是這250多年歷史記錄中的最高溫度!」
董凱:「真的!怎麼就偏叫咱趕上了,42.2℃──那可是人發燒開始抽風昏厥的溫度啊!」
陳老師:「法輪功的傳單上說得很清楚,法輪功遭無辜迫害的三年裏,僅僅知道名姓有統計的就有四百五十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死了,有數十萬法輪大法弟子還在監獄裏遭受摧殘,生命處在極度危險中。包括1999年在內的四年中,年年沒有例外地在7月20日前後有持續的40℃以上的高溫酷熱襲擊北京。這在北京有記錄的250多年中是絕無僅有的。傳單上說,江澤民、羅幹一夥迫害佛法,殘害善良,天必譴之,這就是上天善惡必報的昭示啊!」

王大媽:「哎呀!是這麼個理兒啊!老人們都記著,竇娥之冤,六月飛雪啊。眼下照這麼說……」
董凱接著王大媽的話茬兒:「法輪功之冤,天怒如火,地如烈燄啊!」
張強帶著興奮走出家門,招呼著:「來,來,來,給大夥兒看樣東西,我今天收車前剛得到的,剛在家看了一半兒,真開竅!現在的電視裏您絕對看不到,對,陳老師,您家的電視機大,到您家去看。」
顧大爺:「是啥呀?你小強子就是愛咋咋呼呼的。」
王大媽:「嘿,您還沒看呢,憑甚麼呲登人強子。走強子,大媽倒要看看是啥新鮮東西。」
董凱:「怎麼著強子,要開新聞發布會呀?」
顧大爺:「唉得嘞,去看看是啥開竅兒的玩意兒。」眾人邊說邊進了陳老師家。

陳老師家,強子打開電視機,把一張光盤放進了VCD機。電視畫面上出現了中央電視台「焦點訪談」節目有關天安門廣場自焚報導的一些鏡頭,隨之畫面上推出了一行大字:「自焚?騙局?」眾人本來嘻嘻哈哈,隨著畫面的不斷延續和無懈可擊的分析解說,眾人看著看著,一個個默言無語,臉上也沒有了笑容。過了好一會兒──

王大媽:「天啊,敢情自焚是假的!」
顧大爺:「快!快!倒回去,再看一遍!」
董凱:「呵──,人都燒成那樣了,雪碧瓶愣沒事兒,這戲演穿幫了。」
陳老師:「劉春玲分明是被人打死的呀!真不能想像,太殘忍了!這些人一點人性也沒有了啊!」
董凱:「鬧了半天,咱老百姓都被懵了嘿!完了,完了,如今這政府都敢拿人命作賭注啊!」
陳老師:「我的小外甥淘氣玩兒火,胳膊被燒傷過,我記得很清楚,人家大夫一再囑咐要讓傷口露在外面,避免化膿。可你看自焚的那幾位,渾身紗布裹得厚厚的。當初我看焦點訪談時就有點兒嘀咕,沒往深裏想,今兒一聽突然明白了,他沒法兒不裹得厚厚的呀。」
張強:「我親眼見過人家法輪功是怎麼盤腿的。就他那樣兒(指「王進東」)也敢說是煉法輪功的!」
董凱:「你說法輪功怎麼盤腿的?」
張強:「他們盤坐時都是兩個腳心朝上的。」
王大媽:「強子,快,給我們盤盤看看。」這一下可難住了張強,他坐下來吃力地將一條腿搬上來,可是另一條腿怎麼也搬不上來,憋得滿臉通紅。

看到他吃力的樣子,顧大爺說話了:「盤不上就別盤了,別把腿搬壞了。」這一說反倒將了張強一軍,只見他猛一提氣,一下子將另一條腿搬了上來。大夥吃驚地看著他。
王大媽:「喲,還真是兩個腳心朝上呢。那電視裏的‘王進東’可真差遠去了!」
顧大爺認真起來:「正經的盤腿哪兒那麼容易啊,強子,看來是大法師父在幫你哩。」

張強聽顧大爺這一說,顯出若有所思的神態。
陳老師接著顧大爺的話:「強子,你還別不信,我聽說法輪功神奇著哪!修煉的人裏出了好多盲者復明,聾啞人說話,截癱站立的事兒。我的一個煉法輪功的朋友跟我說過,法輪功就看人心,就看人的一念。你給大家打雙盤,就是想證明法輪功的打坐和那個‘王進東’的姿勢根本不是一回事。就衝你這份心念,八成兒人家法輪功師父就幫了你啦!」
王大媽:「法輪功冤枉啊!江澤民真太缺德了,竟然在中央電視台搞這些騙人的把戲,把咱老百姓當傻子耍。」
陳老師:「電視台還一直造謠說,煉法輪功不讓吃藥,死了多少人呢。其實我們單位有一同事就是煉法輪功的,她煉功前大小病一身,住院是家常便飯,可你們猜怎麼著,自從一煉法輪功,甚麼病全沒了,紅光滿面的。別看她比我大十幾歲,上樓我都追不上她。這可是咱親身所見啊!」
張強:「我看,等老百姓都知道了法輪功的真相,江澤民準得完蛋!你看那個德性樣兒,真讓人噁心!」
董凱:「哎強子,這光盤你是從哪兒弄來的?」
張強:「我今兒出車時遇上一法輪功的人給我的,他還跟我說,記住法輪大法好是會有福報的。」
董凱:「強子,把這光盤借給我,我也讓我那些哥們兒姐們兒看看,開開竅兒!」
顧大爺:「哼!這年頭兒,電視上沒真的了!」
董凱:「也甭說,還真有點兒真的。」
眾人:「甚麼?」董凱:「《動物世界》唄。」眾人大笑。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