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弟子致信海外同修講述國內情況

【明慧網2001年8月23日】 你們好!

每當我們看到國外弟子以自己的實際行動聲援國內受迫害的弟子時,內心總是非常的激動,我有時甚至熱淚盈眶。正如師尊所說的,我們是一個整體,在無比偉大的宇宙正法洪流中,我們與師尊同在。

明慧的報導揭露了大量觸目驚心、令人髮指的暴行,其實縱有萬張嘴也道不盡如此鋪天蓋地的迫害,即便是汗牛充棟的長卷也書不完這空前絕後的邪惡,其邪惡迫害之廣、影響之深要遠遠超乎人的想像。

吉林的通化是靠近朝鮮邊境的一個地區,不久前,我碰到一位來北京出差的通化人,他告訴我,在那樣偏僻的地方,國家的許多政策根本無法得到執行,叫上有政策下有對策(其實在大陸現在是一個普遍現象),即便是利國利民的政策當地政府也不去執行,老百姓的生活也每況愈下。但是當我問及法輪功的情況時,他告訴我這也許是唯一被當地政府不折不扣奉行的一個政策。當地官員對迫害法輪功非常賣力,對那裏的大法學員「抓一個,勞教一個」,「真不知道他們與法輪功有甚麼深仇大恨」。他對法輪功了解甚少,於是我向他簡要地介紹了法輪功的一些情況,後來他非常希望我能多講一些,我就給他介紹了大法在世界各地的洪傳,和對人身心的淨化,以及江澤民盜用政府名義發動的這場迫害的邪惡本質。通過我的介紹,他和同行的人對大法和這場迫害有了真實的了解。

在北京,各城區都設有「限養執法大隊」,目的是管理和限制市民養犬等其它動物,以維護其他市民的合法權益。一位居住在洋橋附近的市民告訴我,前段時間有一件事情令她非常生氣,不知哪個鄰居偷養了一條狗,那狗偏偏愛吠叫,很長時間擾得她無法休息。由於只聞犬吠,卻不知來自何處,她忍無可忍只好打電話給限養執法大隊,因為這正是他們的職責範圍內的事,但是他們的答覆卻在她的怒火上加了油。那些工作人員告訴她,上面命令他們抓法輪功學員,他們現在根本不管其它事情,而且抓一個法輪功學員可以得到至少數千元的獎金。

北京市的各街道還設置了城管人員協助市政並彌補某些執法部門的人力不足,據說當初也是為了給眾多的北京下崗職工提供一些就業機會。幾個星期前,我和幾位朋友路過友誼賓館,在公共汽車站附近,一名正在行竊的小偷被一位騎車路過的學生看見,學生呼喊制止,不料小偷的兩名同伙將學生擋住了。這時正好有三、四名城管人員路過,這名學生急忙向他們求救,可是城管人員根本不予理睬。見此情形,學生只好倉皇而逃,小偷回過神來,不覺士氣大振,其中一名小偷怒不可遏,撒腿奮力追趕學生以圖報復。城管繼續悠閒漫步,據說現在唯一能引起他們興趣的是路邊是否有大法弟子張貼的傳單。

在這場迫害法輪功的政治運動中,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種種暴行真是罄竹難書。來自東北的一個人告訴我,在他們當地,邪惡之徒用鐵絲穿在一名法輪大法弟子肩胛骨上,將大法弟子活活拖死;幾個星期前,一名從岳各莊派出所的魔掌中逃脫出來的女大法弟子傾訴了她被折磨24小時的夢魘:警察除了滅絕人性的長時間毒打之外,還用電棍電擊她的私處和其它敏感部位,我們見到她時,她渾身是傷,前胸都是黑的,這些警察已經人性全無。然而那裏還有多名弟子仍然在遭受非人折磨。現在對大法弟子的迫害愈演愈烈,被非法關押的千千萬萬大法弟子生命懸於一線,邪惡的命令則來自於萬惡的江澤民。99年迫害剛開始時,多數警察仍然能夠依法行事,毆打學員的現象相對較少。隨後江氏一夥一道道的密令催促迫害的不斷升級,終於將地獄搬到了這片神州大地。一個人權惡棍作為「核心」,宇宙歷史中最邪惡勢力的代表,還有甚麼歹毒的事情做不出來呢?

大法弟子證實大法的壯舉驚天地、泣鬼神,每每聽到這些事例,眼淚總是會蒙住我的雙眼。一名東北的女大法弟子,在邪惡迫害大法時,負心的丈夫與她離婚,並將她趕出門,霸佔了她的所有財產。她只好吃住在公司的辦公室裏,每天啃著饅頭,連鹹菜都捨不得買,然而當印資料需要錢時,她毅然拿出她剛剛積攢的一萬多元錢,這是她所有的積蓄啊。種種感人的事例又有誰能道得完呢?

天網恢恢,善惡終有報。越來越多的人,包括一些警察和特務,也開始認識到善惡必報的天理,暗地裏開始有所收斂。當局對眾多惡報事例,守口如瓶。一些正直的警官和特務開始收集江澤民集團迫害學員的證據,以備將來所用。

不論我們以後還會遇到多大的艱難險阻,我們都會一如既往地按著師尊的指導奮勇向前。

讓我們做得更好!代我向國外的弟子問好。


大法弟子
2001年8月2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