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三家集中營的法西斯暴行

【明慧網2001年7月10日】國際人權組織和善良的人們:

我們是中國大陸的兩名法輪功修煉者。在遼寧馬三家教養院裏親身經歷了馬三家獄警對法輪功學員的非人迫害。那裏的警察簡直就是魔鬼,教養院就是一所人間的魔窟。

我是99年11月去北京上訪被抓回來後,被警察非法送去勞教的。警察先把我們送到朝陽教養院。在那裏,管教經常打我們。有一次管教讓我們背監規,我們堅決不背,對他們說:我們不是犯人,我們是大法修煉者。於是我們大聲地背起了《洪吟》。管教氣急敗壞,上來好幾個警察打我們,先打我們嘴巴嫌不解恨,又掄起了拳頭打在我們的臉上、頭上,當時頭被打得嗡嗡響,兩腮被打腫,嘴張不開,牙齒閉不上,暴徒們一邊打一邊罵。雖然這樣,也絲毫沒有改變我們堅定的信念。我們咬破手指,用鮮血在白床單上寫下血書:法輪大法千古奇冤,冤冤冤。在朝陽我們被非法關押40多天後,警察見我們不接受洗腦,就把我們轉送到瀋陽馬三家教養院。

在馬三家,獄警對不轉化的大法學員,打嘴巴,用電棍電,蹲小號,開飛機是它們常用的手段。還有的用釘子釘;有的把兩手從背後吊起來長達3~4個小時;有的在寒冷的冬天穿一件單衣服到外面凍著;有時叫我們蹲著(後腳跟抬起,腳跟部位的地上釘上釘子,使人只能抬起腳跟蹲著)。真是慘無人道,滅絕人性。把人折磨得死去活來。同時,每天早晨5點起床,強迫大法學員長達十五、六個小時的繁重體力勞動。還強行灌輸誹謗大法和師父的惡毒謊言。晚上12點之前不讓睡覺。

對待絕食者,暴徒們灌滾開的鹽水,喊聲、叫聲、呻吟聲叫人撕心裂肺,慘不忍睹。暴徒強行給絕食的學員注射一種能使人飢渴難忍的藥物。叫人無法忍耐。

那裏的警察利慾熏心,大法學員家屬來探望時,只有吃接見餐才多給點接見時間。所謂的接見餐就是幾盤小菜,竟索價上百元。有的惡警苛扣學員家屬送來的物品,還高價出售給學員。強佔大法弟子的財、物,像拿自己的東西一樣。

上級領導來教養院檢查時,獄方故意製造假相。有一次,我們正在車間緊張地勞動,惡警們聽說上級要來檢查,就馬上通知法輪功學員回監號。矇騙上級,弄虛作假。

暴徒們口口聲聲喊著「說服」 、「教育」、「挽救」,可是他們用的全是殘暴的酷刑,精神折磨、各種體罰、野蠻的手段,逼迫法輪功學員寫所謂的「悔過書」。暴徒們強行灌輸那些攻擊大法和誹謗師父的假材料,迷惑學員。再加上各種威逼利誘,使大法弟子長期處於這種環境中,身心疲憊,漸漸地神志有些不清,為了從折磨中解脫自己就走上了邪悟。

我們就是在這種環境下被所謂的「轉化」了,寫下了保證書、悔過書和揭批材料等,走上了背離大法的路。

回來後,重新學習大法資料和師父的新經文,去掉了困擾我的精神枷鎖,重新回到大法中來,認識到了過去扭曲的思想和行為,嚴重地破壞了大法,對不起救度我們的師父,使我感到深深的痛悔。首先我們向世人鄭重聲明:過去在高壓下,神志不清時所寫下的「保證書」、「悔過書」、「揭批材料」以及有損於法輪大法和師父形像的言行全部作廢。我們依然堅修大法,加倍彌補過去給大法造成的損失,跟上師父的正法進程。在此,我們向所有接受了洗腦的人說一聲:趕快醒悟,回到大法中來,師父還在慈悲地等待著我們,還在給我們最後的機會。如果再繼續下去,那是非常危險的。

大法讓人修心重德,遇到問題向內找,嚴於律己,寬以待人,時刻用高標準要求煉功人,何罪之有?大法弟子履行憲法賦予公民的上訪權利,何罪之有?大法弟子不斷修煉自己,去掉各種不好的思想和行為,對社會、對家庭有百利而無一害卻慘遭迫害,天理何在?江澤民一夥歹徒利用手中的權力,肆意踐踏法律,肆意踐踏人權,肆意攻擊大法及大法創始人,肆意打擊迫害大法弟子,亂殺無辜,犯下了滔天罪行,遲早要受到人民的審判和天理的懲罰。同時告誡那些不明真相的人,法輪大法在當前受到了不公正的對待,被壞人陷害,遲早有一天會水落石出,真相大白於天下。希望你們要堅持正義,擺正自己的位置。

兩名大陸大法弟子
2001年6月1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