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馬三家的對內迫害術和對外行騙術曝曝光


【明慧網2001年6月4日】我叫張子蓮(化名),自1997年1月開始修煉法輪功,精神和身體收益很大。從一個自私、狹隘、為蠅頭小利而樂而憂的人,變成一個善良的、做事為他人考慮、道德高尚、健康的人。可是自1999年7月22日以後中國(江澤民)政府取締法輪功以後,我便受到無理干擾。三番五次被強行送進轉化班。扣工資、罰款、不給晉級、不給長工資。於2000年1月被非法開除公職。使我的這個單親家庭撫養的女兒面臨著失學的危險。更有甚者,因為我是法輪大法修煉者,因到公園就被非法扣留,罰款3000元,並被勞教一年。

記得是在2000年2月29日下午3點,我被騙到派出所,被告訴教養一年。當時不允許我通知家屬,不允許我回家準備衣物。傍晚女兒哭喊著找到我:「媽媽,你別扔下我一個人在家,我怕,媽媽!」從我被強行送到市公安分局滯留室開始,我年少的女兒被迫一個人與小狗做伴長達半年之久。

我被送到分局後的第二天早晨,又被帶到市看守所,送到開往馬三家的大客車上。近中午時上來10餘名男法輪功學員、10餘名女法輪功學員,還有很多普通男女勞教人員。我們一起被送往馬三家。男的被剃光頭,提著褲子,沒有腰帶。大冬天讓那些男學員光著腳,穿著拖鞋,因人多,只得擠在車裏的過道上蹲著。晚上8點30分,我被帶到馬三家女二所一大隊,男法輪功學員被分到離我們不遠的六大隊。當時剛下車,我頭暈眼花,肚子餓得咕嚕嚕叫,又冷又餓。樓上下來一個穿警服的、一個穿便衣的兩個女人,穿便衣的女人(後來得知是犯人)非常蠻橫無禮,大聲叫喊:「聽好了,站成一排報數,不會報的就地訓練。」氣氛非常緊張,我身後的學員嚇得抓緊我的衣服,立即她被呵斥道:「手放下,這不是你家,立正站好!」我被帶到一大隊二室,立即上來幾個人對我進行搜身、翻包,把錢交出來「集體保管」。

在馬三家的每天吃的是清水湯,玉米餅子,我與其他三個人擠在兩張床上,本來應該只住16個人的房間裏竟然擠下了40多人睡覺。幾個月都不能洗澡。白天縫衣服扣子。有時我的腿搭在另一條腿上,立即有人把我的腿撥拉下來。開始時由於我拒絕轉化,處處被別人看管,不許遞眼色,不許打招呼,不許看別人,只能低頭幹活。問話時,又用回答的話來諷刺挖苦;不回答又說我態度不好,抵抗改造。叫我們法輪功學員輪流讀誣蔑大法、誹謗師父的書,有學員不讀就一夥人都上來折磨她,罰站,蹶著(就是頭朝下,兩手觸腳尖)。稍有不順,就又打又罵。不放棄修煉的學員有時突然被叫收拾東西送到普通犯人那兒去從事高強度勞動,有時被送到寒冷的屋子裏,每天早晨從起床到晚上12點聽到的是辱罵聲、誹謗大法的錄像聲、廣播聲。我經常聽到警察用電棍電學員、毆打學員時的慘叫聲。看到的是不轉化的學員臉上、脖子上的水泡,渾身青紫,腿殘廢。

在這種高壓下,我有一種逃避的意識,後來在感到迫不得已時順水推舟地寫了保證書、揭批書。雖然逃避了肉體的折磨,但從此精神上卻感到迷惑、空虛、六神無主,痛苦不堪,無以言表的折磨。陷入了一種更深的精神痛苦之中。

2000年8月份我被解教。在馬三家的時候領導向我許諾說,只要寫揭批書,並且吃藥就可以回原單位恢復公職。(在領導眼裏,只要吃藥就證明是所謂的真正轉化了,而不管你需不需要吃藥。)但我回原單位後拿著中央四個部委的文件複印本找到石化公司領導,要求恢復公職。他們卻說:「必須要原件。」可司法局又不給我原件,這樣恢復公職這件事就又成了一句空話、謊言。

回到家裏,沒有人理我,別人都罵我是叛徒,沒有良心。我漸漸明白了我被政府中的那個政治流氓集團所利用了。經過了四個月的苦苦掙扎,我終於擺脫了馬三家的陰影,重新回到大法修煉中來。

為了大法的真實情況,為了還師父的清白,為了那些在馬三家像我一樣深受迫害的大法學員,為了讓人們明白真象,我曾回到馬三家教養院向他們說明真象,制止他們的犯罪行為。但他們非常無禮,非法拘留我二十多天。每天讓我在走廊裏罰站到凌晨,吃不飽,失去人身自由,不允許我接觸其他法輪功學員,不允許我說話,不允許我同不轉化的學員打招呼,甚至不允許我看學員一眼。

在這二十天裏,我看到女二所一大隊一室的一名法輪功學員被迫灌精神病藥,學員不從,打破玻璃瓶子要自殺,被送到醫院搶救。從此以後,廁所的門都被摘掉,各種玻璃瓶子一律不准使用。晚上從9點到第二天早晨輪流派人值班,兩個小時換一次崗。對不轉化的學員看管得就更加殘酷,只要不轉化,就得不到一絲休息。有兩位60多歲的女學員白天幹活,晚上被逼蹲著,一連幾天從晚上一直蹲到早晨別人起床。我實在看不下去了,就找到一室周隊長:「你們這樣做,喪盡天良,會有惡報。」隊長卻恐嚇我說:「給你判刑,送到大北監獄去!」

2000年12月28日,遼寧省副省長張行湘和遼寧省司法局局長、勞教局局長及中國記者到教養院採訪時,各大隊立即把不轉化的學員藏起來,派三、四個人看著,怕學員說出真實情況,還準備了東西捂嘴。我被他們藏到倉庫裏,被四個人看著,只聽到外面提前安排好的學員在喊:「領導好!」我想站起來把真實情況反映給領導,立即就被他們按在那裏。等領導和記者走了之後,才把我放出來。

2001年春節前,中央領導和省領導、記者再次來到馬三家,各大隊、分隊照樣搞假象,按慣例又把不轉化的學員藏起來派人看管。就在這次的解教大會上,女二所一大隊二分隊的法輪功學員鄒桂榮站起來說明真實情況,立即就被周圍的犯人拳打腳踢地打了一頓,回來後,把她的上衣脫光,刺上師父的名字遊室。

我在馬三家期間,每次中央領導、省領導和地方領導及記者來採訪時,都是搞假象。這次居然邀請國外記者來馬三家採訪,為了造成馬三家沒有男勞教犯人的假象,就把不轉化的男法輪功學員送到學員戶口所在地的教養院。江氏犯罪集團利用馬三家又一次在國際上行騙,妄圖掩蓋其鎮壓法輪功的真象,矇騙全世界人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