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三家迫害我得了腦溢血 學法煉功顯奇蹟


【明慧網二零零一年五月十六日】我今年55歲,家住東北某市,退休工人、黨員,特一級專業師。兢兢業業為人民服務一生,童叟無欺30多年了,曾多次榮獲服務標兵、技術能手、服務行業女狀元、先進生產者、三八紅旗手的稱號,特別是在92年9月15日在人民大會堂榮獲全國200名優秀服務員獎章。可算是為黨和人民盡心盡力一輩子。工作期間為事業爭強好勝每日都辛苦勞作,連自己的正常休息日都搭進去了,結果把身體搞垮了,有十幾種綜和病如:腦血栓前兆三級、高血壓、腦神經衰弱、腰椎頸椎增生、胃潰瘍、膽結石、風濕性關節炎等。因有高血壓,所以在餐廳做接待工作時,每天中午都得喝濃涼茶頂著,保持頭腦清醒笑臉迎客。下班回家後心情煩躁,渾身疼痛難忍,每晚都睡不好覺,感覺真是太難做人了!太苦了,太累了!生不如死!

96年6月喜得大法,知道了人來在世上是遭罪還業往回修的。我欣喜萬分,因為我知道我得到了天書、真經,年逾半百的我終於找到了一生對真理的追求、對人生真諦的追求,漸漸地明白了人生中許許多多想要明白而又不得其解的問題。思想在昇華、境界在提高,不知不覺身上的病也沒有了,甚麼高血壓、腰椎疼痛等等症狀都不翼而飛了。原來上樓還得讓老伴推著走,可是學法煉功後扛50斤大米上樓都輕鬆,真是太神奇了!

當99年7.20政府決定取締法輪功時,心裏覺得不解,這麼好的功、這麼好的法怎麼說取締就取締了呢?我得上北京到信訪辦向國家講一講,也許是國家領導人不了解情況吧?當我到北京時,我看到信訪局竟成了抓人局,在府右街抓了一車又一車的人。我真的是想不通,國家怎麼了、政府怎麼了,為甚麼懼怕好人呢,為甚麼人民連正當的上訪權都得不到保證呢?

99年10月18日因上訪在北京被抓,11月2日公安局把我這個在服務崗位上奉獻畢生的好人非法送到馬三家教養院勞教一年。不知他們迫害好人的做法是為了維護人民的利益還是為了維護某個人的利益?到了馬三家才知道這裏真是邪惡至極,幹警說話粗魯,打人、罵人如家常便飯。這裏的法輪大法弟子都是被無視國家法律的人非法送來的,他們剝奪了這些守法公民的一切人身的、精神的權利,他們的行為嚴重地違反了憲法。他們不許我們說話、交談、學法、煉功,甚至不讓睡覺;還把他們看不上的人送去做衣服,活多的時候得從早上六點幹到半夜十一、二點鐘,而他們卻欺世瞞人的在幹活的地點掛上了「新華服裝廠」的牌子。他們還剝奪了我的上訴權,2000年5月我想寫申訴信給二高二院,他們不但不讓寫還把我揪起來打我,然後讓我蹲著,我不轉化他們就讓我每天從半夜9點蹲到清晨2點,白天午休也不讓睡。他們怕自己的惡行被曝光,就剝奪了我們通信的自由,不讓我們與外界聯繫。他們不讓學員休息,不分晝夜地往學員的腦中灌邪念和欺世的謊言進行精神控制,把正常人迫害成思維混亂、精神麻痺的人。他們把不聽從他們精神控制的人視為不轉化,不轉化就折磨你直到轉化或是奄奄一息;不轉化到期也不放,還非法加期。難道中國聲稱的「中國人權最好時期」就是這種愚民、欺民、迫害人民的統治得逞的時期嗎?我為我們的民族悲哀,她竟然養育出這些禍國殃民的敗類;我為我們的黨哭泣,在迷途中你還要墮落到何方?

2001年1月30日在他們的迫害中我得了腦溢血,那時他們已超期關押我三個多月了。他們害怕我出事,就找到我家人把我帶回家治療。因為我堅信大法,所以回家後每天都堅持看《轉法輪》,就這樣奇蹟就出現了,我不僅沒打針吃藥、住醫院,還給女兒帶14個月的孩子。馬三家對大法弟子的迫害又一次成為了對大法的弘揚--馬三家蘇境的「三心」導致我得了腦溢血,而被誣蔑的法輪大法卻把病危的我造就成健康的人。(如需查證可附病例與現照)

如不是親身經歷真的不會相信這些事情發生在改革開放的中國。過去只有在舊社會才會出現的事竟然發生在「人權最好時期」的中國,真讓人寒心啊!文化大革命毀了多少人,為甚麼要讓歷史的痛苦在新世紀延續?

世人啊,該清醒了,擦亮你那被矇蔽了的雙眼吧!世人啊,該警醒了,不要成為麻木的民眾!世人啊,站出來維護正義吧,因為那是我們共同的利益。